iPhone铃声背后的故事

0
1127

Alexander Graham Bell1的第一个铃声是磁控铁锤敲钟的声音。

接着,我们移步到iPhone的原配铃声“马林巴琴”,也是木槌敲击琴键的声音。基本上,这两个铃声的元素是一样的。都是在当时技术的限制中制作出来的。人类因素以及大脑将铃声转化为提醒信息的能力,都对音色的选择有着很大影响。

iPhone铃声“马林巴琴”的乐谱抄录(by A. Neesley)
iPhone铃声“马林巴琴”的乐谱抄录(by A. Neesley)

就像很多Apple的产品一样,这个铃声也经历了很长的旅程和大量的思索。

让Steve Jobs抓狂的“Candy Bar”

在2005年初,Steve Jobs厌倦了与摩托罗拉合作的Rokr E790“Candy Bar”手机。这是的一款内置iTunes,并且能播放受Apple版权保护的AAC音频格式文件。这是用户界面上的一次灾难,但它促使了Steve去创造iPhone。同时,这也让Apple不得不全权掌控未来产品的硬件和软件。

让Steve Jobs后悔并试图忘记的手机。
让Steve Jobs后悔并试图忘记的手机。

Steve Jobs抓狂的“1902 Era Guitar Riff”

2005年,世界上最流行的铃声是“1902 Era Guitar Riff”——经典的Nokia铃声。无数的手机,每天会重复播放1.8亿次!虽然作为呼叫提醒是很恰当的,但它远不够理想,至少Steve不喜欢这个铃声。当Apple开始着手开发iPhone时,很明显,它们希望使用高精度的音频文件,而不是简单的振铃和MIDI铃声。有很多手机可以用音频文件作为铃声,但这个处理过程很复杂,而且充满挑战。2005年,铃声事业是上亿美元的产业,大量的手机公司都坚守于此。早些年,铃声的单支售价可达$5。但Apple在制作iPhone时,却从未关注过这个产业。他们有更远大的战略规划。

25个铃声,展示了iPhone的与众不同

Steve原本希望iPhone用户通过iTunes音乐文件自行创造铃声。在政策上,这意味着,Steve需要打两场仗,一是与唱片公司的,一是与手机公司的。要想获得这些战役的胜利,同时如期发布iPhone,看起来并不容易。同时,RIAA(唱片工业协会)也一直在追讨铃声的收入,推动美国专利和商标局重视铃声的法律问题。这是衍生产品,演出,还是别的?

所有这些问题,都迫使Steve打消了在iPhone/iOS发布时加入铃声定制的能力。这一点脱离了Steve纯粹的美学追求,与某些消费者想要的自主铃声也背道而驰。因此,发行时的25个铃声就必须达到Steve定性的标准。它们必须非常优秀。在iPhone第一次发布时,它们的确非常独特,也被很多人称赞过。

最初的25个铃声和提醒铃声包括:

提醒、渐强音、犬吠声、钟楼铃声、蓝调音乐、啵嘤(弹簧音)、蟋蟀叫声, 数码、门铃声、鸭叫声、竖琴、马林巴琴、摩托车发动声、老式汽车喇叭声、老式电话铃声、钢琴重复段、弹球声、机器人、科幻音乐、声呐, 吉他扫弦、廷巴舞曲、时间流逝、颤音、木琴

你可以认为,其中有一些很古怪,只能勉强当做铃声。比如,“门铃声”会唤起你的注意,但也许更适合用在大门上。

2007年后期,法律问题被解决,GarageBand的升级,让用户能将iTunes音乐的一部分制作成铃声。之后,这个功能嵌入了iTunes,持续至今。不过,只有很少的iPhone出于某些原因去使用这个功能。

早期的iTunes铃声制作选项。
早期的iTunes铃声制作选项。

有效铃声的科学论证

贝尔实验室“人类因素调查实验室”的科学家们对铃声做了大量的研究,从蜂鸣到震荡。他们研究了音色品质和时长以及分贝电平,对于电脑识别呼叫提醒的影响。他们甚至用iPhone的“老式电话铃声”做了测试。在1956年,伊利诺斯州水晶湖的300名研究对象发现,“乐音铃声”虽然“悦耳”,但大部分的受试者需要花一星期左右的时间去适应。然而,时间一长,大部分的测试者都想要换回过去的铃声。这与早期的人类因素调研结果没有太大的初入,大脑的工作方式仍然一样,但技术可以在铃声制作时做更细微的控制。

理想情况下,铃声应该位于清晰可辨的音频范围,聚焦于人类的听觉中心——2到4kHz。动态范围(最大和最小声音的范围)大约为96dB。因为很多声音的音频范围都属于这一位置,加上大多数语言位于此处,因此,我们对这部分音频范围有着更强的判别能力。

为了让铃声被大脑良好地编译,音频包络的音色脉冲到整个动态范围,再到静音,整个循环最好持续3-5秒(贝尔实验室的调研)。不同谐波的相对振幅决定了乐器和声音的音色,同时,瞬态、共鸣、噪声和失谐也有着重要的作用。

德国医生成了Steve的“耳朵”

2002年,Apple收购了德国数字音频工作站,Emagic。这家公司背后的驱动力是一位转行到计算机音乐应用编程的前任医师,Dr. Gerhard Lengeling。现在,他是Apple的高级总监、软件工程师、负责音乐应用的开发。在Dr. Lengeling的帮助下,Apple成功地制作了Logic Pro和GarageBand音乐应用。

在我看来,Dr. Lengeling也许是Apple最厉害的天才之一,虽然世人并不熟悉他。他是Apple背后的无名英雄,引领着Apple的声音蓝图和音乐应用,定义了所有的Apple产品。

Steve Jobs与Dr. Gerhard Lengeling。在Apple收购Emagic公司前的一周。
Steve Jobs与Dr. Gerhard Lengeling。在Apple收购Emagic公司前的一周。

Dr. Lengeling在音乐创作工具上的优势正是Steve所需要的。Steve非常看重Dr. Lengeling在一切与音乐/声音有关的事情上的洞察力。所以,在2005年后期,Steve就秘密项目中声音重制的规格,咨询了Dr. Lengeling——也就是后来的iPhone。我确信,Dr. Lengeling在Steve挑选这25个铃声时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也造就了那一年中,Apple唯一授权的iPhone铃声。

Dr. Lengeling在软件方面的天赋还体现在他对软件乐器的使用上。这些乐器是由软件真实创造的,而不是声音循环素材。在音乐创作过程中,软件乐器拥有着惊人的灵活度。Apple创造了最通用的软件乐器资源库之一。

Apple的“马林巴琴”和GarageBand

在2005年后期,Apple发布了GarageBand Jam Pack 4:交响乐器。它包含了软件乐器和交响乐循环素材。音质和实用性的强化都是空前的。在长长的软件乐器列表中,我们找到了高品质的交响马林巴琴。这个GarageBand / Logic Pro的软件乐器,马林巴琴,与后来iPhone的马林巴琴铃声几乎是一致的。所以,在GarageBand中,忠实重制的版本,加上适当的滤波器和效果,可谓真假难辨。因此,我和很多人,包括一些Apple内部的员工,一致认为,是Dr. Lengeling在Mac上使用GarageBand / Logic Pro直接或间接地制作了iPhone的马林巴琴铃声。然而,这件事并没有得到官方的回应或其他有力证据。

来自Apple的GarageBand Jam Pack 4。
来自Apple的GarageBand Jam Pack 4。

 

iPhone的默认铃声:马林巴琴

创造有特色和实用铃声的所有因素,马林巴琴都包含了。正如我们提到的,它与敲钟声的概念并不太远,也间接地印证了贝尔实验室的人类因素调查。音色丰富,包含了大量的和声和失谐的泛音。声音足够独特,即便在复杂的声音环境中,人耳也可以轻易地侦测到声音。也许对今天的我们而言,电话响铃更适合上一辈人,但归根结底的重点是,要能快速转移你的注意力。

对于Steve,马林巴琴铃声体现了精炼的文化格调,与Steve反复强调的折衷作风不谋而合。它也让人们了解到了iPhone响亮的高精度声音和扬声器系统。很长时间,这都是Steve的默认铃声,甚至在发布之前。虽然大部分时间,Steve更喜欢纯震动的模式。很明显,在第一台iPhone真正发布前,关于默认铃声,进行了很多次的内部讨论。然而,所有的建议都指引着Steve选择18音符的马林巴琴作为铃声。

iPhone铃声引起的羡慕

在第一年里,iPhone的马林巴琴和与之相近的“吉他扫弦”(吉他扫弦也有马林巴琴那样的人类因素特征),成为了一种标志,就像iPod的白色耳塞一样。它让早期的使用者能够以显著的方式,展示他们支付的昂贵花费。因此,高品质和独特的铃声,加上有限的选择,让马林巴琴铃声为人所知。尽管今天,我们有了更多的选择,但很多iPhone用户仍会使用默认的马林巴琴和吉他扫弦。即使在某些时候,这些默认铃声会遭人白眼。因为在以前,“商务”用户只想要Blackberry那样的铃声。

马林巴铃声,无论你喜欢与否,都无法轻易移除。因为音频文件并不在/Library/Ringtones文件夹中,它位于SpringBoard.app应用的内部。你可以在/System/Library/CoreServices/SpringBoard.app/ring.m4r位置找到。所以,至少对于我们大多数人来说,在一段时间里,马林巴琴铃声会是iPhone不可磨灭的一部分。

那些只是序幕

我个人的铃声是从吉他扫弦开始的。作为吉他手,我发现,快速的原声吉他比马林巴琴更悦耳。甚至,还有一个1950s年代的电话铃声可以选择。“老式电话铃声”是很多年长者的(推荐)铃声,或者,那些重要的联系人。它能立刻引起注意,就像过去100年里那样。

有时候,某些事情就是会起作用,而Steve似乎本来地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