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月17日 星期日 16:39

DJ Woody:视觉唱盘主义

作者Dan Leach
来源DJTT
人物采访 艺术家 DJ Woody:视觉唱盘主义

几乎所有DJ都拥有视频表演工具,其中不乏一些开发良好的软件,比如vjay,Serato Video,MixEmergency和最近兴起的Cross。

但很少有人会冒险去做视频DJ,更别说独树一帜,区别于用MV连接的VJ。DJ Woody,一位富有创造力的视觉DJ,在2010年做出了自己的转变。在这篇采访中,我们会了解他从DJ到VJ的转变,学习一些视频控制方面的技巧。

在表演中检视自己的视觉效果。

DJ Woody从90年代起开始从事DJ,逐渐被人知晓。在1999年参加了自己的第一场DJ比赛,进入了UK DMC冠军赛的决赛圈。在2001年,他赢得了国际黑胶唱机联盟赛的冠军称号,成为第一位获此殊荣的欧洲人。在此之后,他又多次参加Vestax Extravaganza世界DJ冠军赛,连续两年获得冠军。

Woody在2010年转为音视频DJ,以“Turntables In Technicolor”为名开始巡演,将视频和自己制作的视觉动画整合到一起(之前有做过图形设计师)。他甚至在US DMC总决赛中进行了表演——下面是相关的视频:

一开始是什么让你想要将视觉整合到DJ set中的?

我看到一些DJ在用Pioneer DVJ,比如Yoda和Mike Relm,这引起了我的兴趣。作为从黑胶时代过来的DJ,我更喜欢使用传统的唱机,所以当这个技术在Serato上成形后,我自然不会拒绝。

我拿到测试版的Serato Video插件就开始了工作。我有图形设计师的背景,之前为Granada TV工作,这对我帮助很大。

在你开始视觉表演后,学到了些什么吗?

这很像是在从新学习DJ,学着将两个场景融为一体。作为DJ,你了解什么类型的音乐会吸引人群。同样,对于视觉,你需要了解哪种效果会引起人们的反应。你也需要理解,不是每个人都对这种技术感兴趣,所以这个Set光靠音乐也必须能独当一面。

你用什么设备?什么样的视频——你在乎视频的质量吗?

配置很简单——就是电脑上的Serato和Rane 62混音器。演出场地需要提供投影仪和屏幕。

我将视频和音频转为Quicktime文件,用它们进行混音。音频是MP3(320kbit/s)。说到视频采样,我会像对待唱片那样,无论是从老唱片或老的VHS中提取内容,只要适合,就算有些瑕疵也没关系。

你会即兴地使用视频文件,还是说你需要提前考虑好?

即兴是可能的,不过要看你打算做什么样的演出了。做普通的DJ演出,只需要标准的音乐视频就可以了。不过,我用上这么多视觉效果的原因就在于我想要做一些有意思的东西,创造新的感受,也许算是在讲述一个故事,让人们产生共鸣。大多数情况下,我觉得都应该做一些准备。

Woody:Somebody say yeah

你是如何挑选素材的?

这需要根据演出的主题来定,我会从一个概念或想法开始。对于第一场演出(“Turntables In Technicolor”),我很想到镇上,做一场黑胶DJ的展演,挑战视觉黑胶的极限。我想让视觉的混合与音乐达到完美得一致,让它在听觉和视觉上都完美呈现。

对我而言,做一些别人还没做的事情很重要,所以我选择用100%定制的素材。几乎所有的素材都是我用Illustrator、Photoshop、AfterEffects和Premiere设计和制作的。

我最近的两场演出“DJ Woody’s Big Phat 90s”(对90年代Hip Hop和流行文化的怀旧)和现在的演出“Hip Hop Is 40”(上面有预告片)让我对各种纪录片和音乐录影带进行了研究、观摩和聆听。

音乐的选择永远都是重点,完成之后,就是精炼概念,发展视觉想法了。

做一个Set需要多少时间,你用什么将素材组织到一起?

第一场演出花了三个半月的时间,第二场大概两个月,“Hip Hop Is 40”实打实地用了一个月。在我开始制作过程前,我都会在脑袋里形成主要的概念,让这些想法经过沉淀。

这些编辑会在AfterEffects、Premiere或Ableton中完成,主要根据我所做的事情而定。

视觉会转移人们对音乐的注意吗?

视觉是为了带来更多的体验,但我认识到的是,整个Set必须能够有独当一面的音乐。在夜里,并不是所有人都对视觉的东西感兴趣,也并不是所有场所都能让人们看到视觉效果。所以我会用视觉搭建另一个维度。

你是怎么想到给Anne Hathaway的说唱做Remix的?

我并没有刻意地去寻找任何东西。只是那天早上看到了,便想着“我可以试着用它做点东西!”我用了大概30分钟搭建好素材,用一个小时来练习播放,然后录了下来。[这个视频产生了病毒效应,甚至BBC都在问Anne Hathaway要不要做个Remix。]

VJ艺术的前景怎么样?可能会用到3D吗?

带眼镜的3D VJ演出已经有人做过了。Stuart Warren-Hill(来自Hexstatic)已经做了3D全息影像的表演——C2C也在他们现在的现场演出中加入了一些不错的视觉内容。

最近,我正在用Serato和Mix Emergency配合一些3D映射软件做一部分剧场的表演——通过我的唱机来控制故事中的角色和元素,非常有趣。视觉DJ算是一种新媒体,这也是我喜爱它的部分原因——不过其中还有很多可以探索的东西。

Woody在他的工作室。

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我正在制作一张专辑,也是一个现场的项目,应该会在2014年完成。我喜欢不时地发些混音带,所以今年也会有一些合作的计划。剧场的演出也正在探讨,可能会有更多相关的工作,但首要的事情是给我的赞助商制作新的表演视频,所以我很快就要回到实验室去了。

DJ Woody给VJ的五条建议:

  1. 了解你的环境——在俱乐部里,人们注意视觉效果的时间会比在音乐节上短。
  2. 让你的素材与听众有相关性。
  3. 如果表演是重点,那么观众会注意你和大屏幕,否则这两者不会产生太多的联系。
  4. 不要害怕使用话筒——它可以帮助你和观众建立连接,也能让他们了解你在做什么。
  5. 做视觉一定是因为自己喜爱。如果不是这样,别人是能看出来的。

观看45分钟的视觉混音带“Big Phat 90’s”,来自DJ Woody:

有什么想对作者说?

avatar
  Subscribe  
提醒
Logic Loc
Logic Lochttp://www.logiclocmusic.com
乐极客创办人,独立音乐制作人,混音师。

评测:WaveLab Pro 9

如果你正在寻找专业的音频母带软件,那么,WaveLab一定不容错过。第9代的WaveLab带来了更多工具、更顺畅的工作流程、MasterRig以及全新的界面——让母带处理拥有更强的可控性。

来自Arturia合成器的免费音色

MusicRow针对Arturia合成器的完整模拟音色合集。免费的缩减版可供下载了! 包括120个音色(Analog Sound Collection中共有1200个音色),划分成6组: 20个音色,来自Modular V20个音色,来自Mini V20个音色,来自Jupiter V20个音色,来自Prophet V20个音色,来自Arp 2600 V20个音色,来自CS80 V 音色的设计全面利用了这些经典合成器模型,音色的制作充满多样性和丰富的色彩,适用于各种音乐流派。

特别企划:未来的效果

新一代软件处理器带来了更强的性能,更新的制作技巧,甚至会引发出新的音乐流派。 当你步入音乐制作的世界时,理解基础知识是很重要的。现在大多数的DAW都会捆绑一堆基本的乐器和效果,通过这些本地插件,能够制作出非常专业的音轨和混音。只要你花上数小时阅读手册,就能对所有事物的工作原理有良好的掌握,你能理解图形EQ、压缩器的比例和混响的预延迟等。现在是时候以不同的方式去处理事物了;搜寻一些更高级的软件,用不同的或更高效的方式进行处理。是时候玩玩高科技了! 在这个专题中,我们将了解大量的插件。这些插件都来自那些具有前瞻性眼光的开发者,他们将我们了解和喜爱的技术以全新而有效的方式进行了转换。其中有一些插件的功效就像是魔法,为我们提供了空前的能量;另外则是极具创意的开发者想出来的,一些更好更轻松的处理方式。你可能会发现,单独使用某个工具只能得到微小的提升,好像对不起它高昂的价格。然而,当你在追逐混音最后百分之几的品质时,这些小的细节就尤为重要了。小的胜利汇集起来会变得更大,混音也会更完整和有效。 当然,那种万金油的伎俩是极具欺骗性的,没人能保证这些不同的技巧一定能获得更好的结果。归根结底,这需要看你是如何、在哪里以及什么时候使用它们了。虽然多年来,工程师们精心制作的专业混音并没有用上这些插件,但它们同样值得探索,因为说不定在不久的将来,它们将无处不在。 从何处开始 虽然你理解了动态、EQ和立体声扩展,并知道如何实现它们,但你也许并不确定哪种实现方式是最好的。如今,软件开发者为我们提供了太多不同的选项,很难确切地断定哪些能提升你的混音和工作流程。为了填满你的插件夹而进行的疯狂消费是不可取的,但有必要对你的工作方式进行评估,这一点还是很重要的。例如,你创作的主要是重拍的House音乐,使用的模拟音乐和鼓组节拍都较为靠前,那么,你很可能就不会使用那些带有高级引擎和复杂调制效果的顶级混响插件了。你最好留意那些温暖的EQ、饱和和动态处理器,它们能为你创造出响亮有力的声音。然而,如果你正在制作的是Deep House、Minimal或Techno,那么像2CAudio复杂的B2混响可能就是你的理想选择。与此同时,如果你觉得某个东西可能会很有用,那么请先对自己的插件夹进行彻底地探索,检查是否有功能类似的项目存在。我们最近放弃了一款用来处理部分频段的动态EQ插件,因为我们可以使用多频段压缩器中的窄频段来获得同样的结果。这是最简洁的解决方案吗?其实不是,但这让我们对结果进行一番探索,也更理解我们想要实现的效果。这也意味着,钱包里的钱能多留几个月! 当你搜遍互联网,阅读完论坛后,很满意地发现了一款插件,能简化或提炼那些让你为之挣扎多年的任务——比如Xfer的LFO工具或Cable Guys的Volume Shaper,用于快速、简便和精准的进行侧链工作。另外,你也可能会发现一些插件,它们能实现你之前不知道的效果,比如去掉混响的插件——Zynaptic的Unveil——不过,就像之前提到的,你需要考虑这些工具是否符合自己工作流程的实际需要,是否能提升你的混音,或者它们是否是有趣的选择。 干干净净 让我们先来看看那些出售中的新东西,这些东西正引起人们的注意。iZotope新发布的RX3是一款音频修复工具,具有一些出色的特技。它有超过十种以上针对不同任务的模块,外加一个大型的频率图视窗——能用绘图工具高亮显示出音频中的细节,并精准地移除。这让爆音、滴答声,甚至是变调噪声的移除成为可能,另外,你还可以降低背景噪声,甚至拯救发生数字削波的录音。因为“对话降噪器”这样的功能,RX3被重点投放到了后期制作的人群中,但它也有很多开放给音乐人的创新功能。非法采样别人的唱片是我们不能容忍的,不过,你可以将RX3用于老采样(之前无法使用的)的清理或让你过去的录音达到标准。你也可以使用绘图工具进行精准的EQ切除(不要忘了用上你的耳朵)或隔离录音中的某个部分,为它加入特殊效果。试试将钢琴录音中沉闷的金属声隔离开,然后将它变为节奏打击部分。iZotope发现,许多声音设计者使用这种方式在RX上创造奇怪的新乐器,于是他们便决定将这种技术用于Iris采样器/合成器。 逐步讲解:使用RX3清理音频 RX3并非只能用来清理带噪声的对话,它也可以用在各种类型的素材上。为了清理这个带滴答声的Sub Bass Loop,我们可以用上Declick模块。因为我们仍然想保留Bass的重击声,所以可以将算法改为“多频段”(周期性滴答声),调节倾斜频率以关注频谱的顶端。最后,调节敏感度,这样我们就完成了清理,而不会带走所有的冲击力。 现在,我们的Loop已经被处理过了。我们可以将注意力转移到带有噪声的混音上,加入Denoise模块。为了追踪我们想要清除的元素,可以选择Output Noise Only,并微调曲线,取走混响中较高的频率,并完整地保留低频的厚度。然后微调Reduction滑动条,将不想要的声音移出混音。 我们工作已接近尾声,但观察示波图后发现,在6k之上还有一些元素需要进行清理。我们可以使用Spectral Repair模块和一个选择工具,高亮这个令人不悦的区域并进行衰减。这是一个快速而直观的EQ选择方式,甚至可以用来移出某个特定的频率或和声。 接着,我们还有Pi——无可争议,别出心裁的设计已经足够抢眼。Sound Radix开发团队发现一个普遍存在于许多轨道上的问题,当多个乐器同时演奏时,某些频率会因为叠加造成相位问题。虽然有一些插件可以帮助我们对抗相位问题,比如Waves的InPhase和Sound Radix自家的Auto Align,但这些插件都是针对于多话筒录音的。Sound Radix的研究员开发了一个新的概念:如果可以在轨道播放时,可以对每个轨道的相位排列进行实时地分析和比较,那么不就可以对它们各自进行动态翻转来减小频率抵消了?将Pi放在每个轨道信号链的末端,剩下的就交给插件去做吧。 逐步讲解:使用Pi进行相位控制 Pi可以为一些音轨带去奇迹,但对另外一些,则毫无作用。最好的做法就是去尝试,使用耳机去追踪细微的差异。这里有两个相当厚重的舞曲底鼓,我们想要利用两者的厚重感,但在低频的地方会发生相位问题。将Pi放在两个通道上,用它对相位进行排列,将中低频的冲击力找回来。你也可以将它设置为低频模式,以便进行聚焦。 接下来,我们会用另一个Pi在厚重的底鼓下加入一点Sub Bass。现在的低频有点太多,所以Pi不得不更用力些才能把东西提起来。同样,Sub Bass的声音也有一点颤动,你可以尝试将它与底鼓对齐。如果你开启了Sub Bass通道Pi中的CHNL WEIGHT,它会赋予这个实体优先权,将不太受到其后的底鼓影响。 最后,我们在吉他段落旁加入一些额外的鼓组。使用Pi,可以将它们分成不同的编组(Kick和Sub,Snares和Hats,Guitars)。因为现在高频内容多了,所以我们将强调的重点调整为“全范围”。如果发现不同的编组之间会有相互的影响,那么,你可以用Pi调整这些编组内部的平衡。 虽然有人可能会说,相位抵消是声音结合后的自然作用(有些情况下,能为老唱片增加光泽),但就冲给清脆的现代音轨增加冲击力这点,还是足够吸引人的。当某个贝斯音符与底鼓碰撞后消失时,或因为与通鼓共鸣的相位不同,导致军鼓音量降低时,才是Pi实时功能真正发挥作用的时候。我们发现,Pi对一些乐器能有神奇的功效,但对另一些则完全没有效果。所以,你不用将它放在所有东西上。当你在舞曲制作中叠加多个底鼓时,通过Pi可以获得厚重,强力的底鼓声音。 延迟和CPU问题 不幸地是,所有这些功能、处理、光滑的图形界面和反馈都要付出代价——通常会增加CPU的负担或增加延迟,或更糟糕地,两者同时出现。现在的计算机比起几年前的配置已有了很大的提升,但研发者又利用这些性能创造出更好,更精准的模型和更复杂的插件。 饱和效果,比如Wave Arts的Tube Saturator在数学层面上模拟了电子管放大器,虽然结果相当不错,但对CPU的冲击也相当得高。这意味着,你不得不做出选择:只在重要的轨道,比如人声或编组上,使用这些插件,或将效果并轨。在某种程度上,这让人想起了过去使用硬件设备的日子:你只有一台EQ或压缩器,所以不得不做出决定,将它录制下来。聪明的研发者找到了解决的办法,提供了不同的品质或重采样设置。这意味着,你可以获得想要的声音,然后降低品质继续工作。来自u-he的模拟软件合成器Dive会在并轨的时候自动切换为“全品质”,无论你使用的是什么设置。这一点很有效,这样,你就不用每次并轨时都去更改设置了。 附加的延迟又是另外一个问题。分布在多个轨道上的插件,比如相位翻转插件,Sound Radix的Pi,需要进行实时运算,提前读取数据来完成工作。虽然CPU的负载不算高,但它意味着,每当你按下播放键,就会有大量的延迟发生,无论你使用了一个还是二十个。因为这些效果常常都很细微,所以你不得不做出艰难的抉择,是否要忍受这些继续工作。最好的解决办法可能是,在混音过程的最后再用上这类处理器。 购买指导:高品质硬件模型 挑战极限的不仅仅是那些具有创新想法的高科技软件。在过去几年里,我们看到,开发者在煞费苦心地复制经典的录音室压缩、EQ和磁带机,达到了以假乱真的地步。虽然这事已经有好一阵子了,但近期的发布版本又将模型提升到了另一个层次,研发者更加重视信号处理的每个阶段,几乎对工具的每一丝特性都做了复制。也许,我们无法做对硬件进行100%的复制,但我们能做到99%。多种多样的模型能让你立刻回到过去! Pultec Passive EQ Collection 公司:Universal Audio...
- 广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