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法国里昂的La Cordonnerie剧场中,上演了一出现场电影表演《Under the skin of Don Quixote》。塞万提斯笔下的著名小说人物穿越到了2000年,为正义的理想而战,去拯救寡妇和孤儿。

这场电影表演正在法国和其他国家巡演,包含了两位音乐人和三位演员。他们将我们进入西班牙南部和法国的皮卡第,从中世界到3000年。现场的音乐、音效和表演对话,通过Spat Revolution,在9.1声道下进行混音和处理。

我们有幸采访到了来自法国巴黎/里昂的声音设计师Adrian Bourget。他是La Cordonnerie剧场的声音设计师,也负责《Under the skin of Don Quixote》的混音。

你的事业是如何起步的?

“我12岁就开始接触录音了。我进入大学学习打击乐,开始给其他学生和老师录音。后来,我很幸运地加入了我父亲的录音室。”

“我的职业生涯是从录音室开始的,当时我要接待很多的声音工程师和设计师,其中有一些人跟我成了朋友,比如Jean-Pierre Spirli(Benjamin Biolay、Decouflé、The Wampas)和Adrian Shivers(Real World Studios)。我从他们身上学到了很多。我开始跟不同的乐队进行现场合作,也包括La Cordonnerie这样的剧场。今天,我拥有了自己的录音室,活跃于现场扩声和录音室中。”

那么,你的重心是在现场扩声还是录音室工作上?

“创新和试验是我工作的基础。我喜欢在有原声乐器的地方创造声音,除了我自己的录音室,我也会到其他工作室工作。我认为,如果有可能脱离录音室的束缚,在现场寻找‘灵魂的补给’,会激发一些意想不到的情绪。我常去试验新的技术,我在录音室和现场的工作是相互补充的,我可以在两者之间搭建桥梁,在声音的创造上做得更多。我也很荣幸地去到里昂和格勒诺布尔的一些私密场地工作;Artscène Studio,有3间录音室,可以容纳10到12位音乐人,可以同时演奏原声乐器,互不干扰。混音室的阳光很充足。”

能告诉我们《Under the skin of Don Quixote》是什么吗?

“它是在舞台上表演的无声电影。音乐人、演员和音效师会在屏幕前进行现场演绎,使用乐器和物品为电影创造声音效果。可以这么说,就是把后期制作从录音室搬到了舞台上。”

“Spat Revolution,我大概用了一年多。在管理空间方面,它对我的工作流程有很大的改变。直观的界面,让工作变得很高效,栩栩如生。通常,在空间里为声音的移动创建自动化,是一件很花时间的事。你也可以轻松地将已有的声音设计适配到不同的系统装置中。当我们到其他剧场表演时,可以掌控房间的混响,可以很容易地使用一定量的自然混响。我在很多现场使用过Spat Revolution,它没有视觉延迟,使用体验很好。从2018年1月开始算,我们做了50多场演出,没有出现任何问题。”

可以告诉我们使用的其他设备吗?

“在录音室里,我用了很多模拟设备(Neve、Manley、Urei、Studer、AMS、EMT),许多经典话筒(Neumann U47、U67、Schoeps),搭配Logic Pro和RME MADI系统。对于现场工作,我的目的是发挥数字录音工具(包括插件)的创造性,在任何类型的调音台上补充和加强我的工作。我在笔记本上使用了独立的配置,连接了调音台(通常是Yamaha CL5或Midas)。我们在演出中不断改进设计,有时候不一定需要有调音台在身边。为了创造更加沉浸的体验,丰富声音的质感,在可能的情况下,我都会使用全景声、四通道或环绕声。我的目标不是使用好莱坞式的空间设计,而是扩展空间,管理混音,让每个元素都更生动。”

Adrian Bourget

La Cordonnerie

有什么想对作者说?

avatar
 
smilegrinwinkmrgreenneutraltwistedarrowshock???cooleviloopsrazzrollcryeeklolmadsad!?ideahmmbegwhewchucklesillyenvyshutmouth
  Subscribe  
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