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9月19日 星期四 09:57

2018年流行音乐混音趋势

来源iZotope

iZotope的博客将给大家带来很多混音的贴士和技巧。这一期的小贴士我们将关注:2018年的流行混音趋势。我们将罗列出它们是什么,并且给你一些建议,指导你用iZotope的插件做出来。

1.柔和的军鼓和掌声

注意,掌声和军鼓不再像前几年那么响亮和凸显了。就拿Halsey的《Without me》举例:在主歌和副歌部分,军鼓元素并没有成为节奏中最突出的部分。Ariana Grande的《Thank u, next》,另一首热门单曲,军鼓几乎被当成了背景;在主歌部分,它的混响几乎和军鼓本身一样了。同样的处理方式也可以在The Chainsmokers的《Beach House》以及Ava Max的《Sweet but Psycho》中看到;相对于底鼓,这些歌曲中的军鼓/掌声似乎都存在于较远的位置。

用iZotope的产品很容易获得这样的声音:在通道条中,比如Neutron 2,衰减一下掌声或军鼓声音的高频。不要提升太多高音 – 保持克制。也许,你甚至可以用上高频斜拉/低通滤波器,根据歌曲风格而定。然而,要注意,别切得太多了:我们不想失去军鼓的撞击感。

对于动态,平行压缩屡试不爽,但你也可以试试Neutron的Transient Shaper模块,软化启动和持续状态,获得2018年流行的柔和声音。

2.更低,更饱满的低音

无论我们谈论Travis Scott《ZEZE》中的重低音,还是《Thank u, next》中猛烈驱动的合成贝斯,或是榜单上的其他歌曲和Spotify的播放列表,2018年的低频看起来都比以往更大 – 中频也是一样。那里不再是一个掏空的区域,而是特别饱满的地方。

同时,大量冲突的对象都进行了滤波或压实,为低频和中低频留出空间。之前,平衡可能很难做到,你需要对与贝斯冲突的元素进行参数提升或凹陷。但现在,我们似乎听到了更多斜拉和切除,而不是用参数去解决。

在Neutron 2这样的插件里,你有很多方式可以为底鼓和贝斯腾出空间。EQ部分提供了手术式和音乐性的曲线,可以做低频斜拉或高通滤波。我不太会在这种效果上使用动态EQ,因为我们没有在这些元素之间看到太多的弹性:铺垫音、乐器或人声不会在底鼓消失后恢复成完整的声音。然而,你也可以试验动态部分的多段压缩,确保低频比其他部分更低。

这是向你介绍Neutron Masking Meter的好机会,你可以对比两个元素,同时调整它们。这个功能的详细介绍,可以观看官方的视频。

3.不断滤波/调制的乐器和铺垫音

之前可能算是小众的做法,如今已经融入主流音乐了。我们会在以往静态的乐器上看到更多持续的调制。钢琴、吉他、电钢琴和其他真实乐器都受到滤波、相位等流动性效果的处理。

想想《Without Me》和《Happier》中的调制,或是Maroon 5《Girls Like You》中原始吉他上的滤波效果。在这些歌曲中,真实世界的元素都处理得很有趣,氛围感十足。

这可能会让你想起Radiohead的歌曲《Codex》,来自2011年的《The King of Limbs》以及《Glass Eyes》,来自2016年的《A Moon Shaped Pool》。你可以听到钢琴经过了一种奇怪的处理方式。

在现在的流行歌曲中,调制的方式可能会有一些不同,但原理是一样的 – 调制效果,比如,镶边、合唱、位数调制和相位,都会被用到。这些效果通常会跟原始声音保持平行。声音通常会更暗,归于立体声频谱的两侧。

使用iZotope的产品如何实现呢?MacGyvery提示我们可以在乐器上使用不太常见的插件:Nectar 3。它的Dimension模块提供了合唱、镶边和相位,使用很直观,能获得符合当下审美的声音。滤波可以用EQ模块实现。另外,你可以平行使用Dimension和EQ。使用自动化控制比率、深度、扩展等其他变量,获得持续流动的声音。

4.更多的人为失真

我在人声中听到了比以往更多的人为失真。你也是吗?如果是这样,就有另一个问题了:我们是不是要把这种趋势归功于SoundCloud上火起来的卧室说唱歌手 – 或者,这种风格由来已久?我认为是后者。的确,在流行音乐的人声混音中,人为的失真和机械故障效果越来越被接收了。这可能是直接用Auto-Tune录音的结果,当然,也有其他的原因。

不相信我?你可以听听《Happy Now》44秒左右的人声,或者《Beach House》的副歌(Drop前的那句“darling of mine”)。再听听XXXTentacion《BAD!》的28、29秒。可以做个有趣的实验,把2018年的流行人声和3、4、5年前的流行人声对比,看看自己是不是发现了什么不同。

也许,这是人为失真,或者也许,这是一种充满光泽的新声音 – 就像嘶嘶声效果或有损的MP3,或是经过Auto-Tune处理后留下的失真痕迹。如果你随机做下这样的测试,你会注意到一些有趣的结果。

有人可能会从理论上分析,这些效果中有多少的无意为之的,相反,你也可以想想,是不是人们有意模仿这种无意为之的效果呢?SoundCloud上的说唱歌手可以带来一种文化上的影响,引导那些预算有限的制作人,故意“雕琢出”这种表面真实的结果。

这是音乐评论家们应该讨论的东西了。对我们而言,在制作中,人声上的人为失真有着不同的意义:为你提供了短时间的避风港,让失真和机械故障变得可以原谅。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不会持续太久。

5.更暗,更氛围化的整体混音

这里有另一个实验可以做:找一些现在流行的音乐,随机播放。如果是比较资深的艺人,可以跟他之前的作品对比。我打赌,你会听到更暗的声音,即便不是所有的。这不仅仅是我们之前谈论的低音问题 – 这也标志着人们对亮度的看法。让我给你们举一些例子。

Charli XCX:《1999》(或《5 in the Morning》) vs. 《Famous》

Ariana Grande:《Thank u, next》 vs. 《Problem》

Maroon 5:《Girls Like You》 vs. 《Moves Like Jagger》

Drake:《In My Feelings》 vs. 《Hotline Bling》

从Drake说起:你可以听听两首歌的镲片部分,这里有很大的区别。Maroon 5的话,听听和声的部分 – 铺垫音和吉他 – 也可以再听听《Moves Like Jagger》(他们这首歌更亮)。坦白讲,感觉是完全不同的,不过,这就是2018歌曲创作的趋势。

Ariana Grande的《Problem》比《Thank u, next》的混音更薄,当808底鼓出来时,它是被掏空的;没有了现在流行的中低频。然后,Charli《1999》厚重的混音风格几乎和《Famous》一样,但后者没有太多低频延伸,也没有太多雕琢的痕迹。

其他一些艺人也为这种偏暗的流行混音风格做了贡献 – 虽然没有过去的作品作对比。当我们听《BAD!》的混音,铺垫音的氛围把我们带到音乐的情境中,我们可以看到,越来越多的流行音乐正在向更暗的领域前行。

对你来说,有什么意义?你可以保留更多的低频和中低频。然而,也不要忘记你高频。你也需要注意最靠前的元素,让它们更亮眼 – 通常是人声 – 你必须注意,理智地获取相对柔和的军鼓/掌声、更重的低音、有力的底鼓和让人沉浸的和声元素,相互之间,要留足空间。

理智地对待乐器的立体声宽度,确保当你使用左右调制效果时,不会掩盖住中间的人声、贝斯或底鼓。尝试使用Neutron 2中的Masking Meter工具 – 以及Nectar 3中未被发掘的功能 – 让人声保持光泽。使用Insight 2的Spectrogram追踪各个元素。总之,要善于利用你的耳朵去雕琢空间。

结论

当然,还有一些流行的混音趋势是我们需要强调的 – 比如,和声乐器似乎不仅只是更暗了,而且还特别得宽,刚好在单声道兼容性的极限位置。我们的空间就只有这么多,所以,选择也不多。有一些会让我兴奋 – 我喜爱现在的低频和立体声宽度。其他的,还是少点吧(说的就是你,那些人为制造的失真)。无论如何,我们会更加期待2019年,加油!混音师!

Logic Loc
Logic Lochttp://www.logiclocmusic.com
乐极客创办人,独立音乐制作人,混音师。

Waves:使用Cobalt Saphira雕塑谐波

实用的技巧:使用Cobalt Saphira插件增加谐波,雕塑声音,给你的混音增加深度和细节。 给信号增加谐波失真可以加强音乐性,制造饱满圆润的感觉。但它也会带来意想不到的人工现象。大部分的谐波强化工具,无论你是否喜欢它们的做法,你都只能控制应用程度的多少。但Cobalt Saphira不同。在这款插件里,你可以单独雕琢和控制你加入谐波的不同方面。 增加偶数和奇数谐波 有两种谐波,偶数和奇数。大部分的谐波强化工具不会让你选择加入哪个——要么全有,要么全没。你只能全盘接收或者完全略过。 不过,有时候,只加入奇数或偶数谐波会让声音变得更好听。比如,只为钢琴增加奇数谐波,它会听起来更加饱满,演奏的音符会得到强化。只给军鼓增加(大量的)偶数谐波,它会更有咬劲,更容易在混音中凸显。 在Cobalt Saphira中,你可以只增加一种类型的谐波,或者,准确地混合你想要的偶数和奇数谐波。 增加偶数谐波:使用“Edge”控制,增加偶数谐波,会感觉信号经过了一种特殊的压缩。将“Edge Send”控制拉上去,压缩会变得自然。最后,使用“Edge Return”控制,决定你想要怎样的效果。 增加奇数谐波:增加奇数谐波的同时,也会增加基础频率。也就是说,处理奇数谐波(使用Cobalt Saphira的“Warmth”控制)时,声音的改变会比处理偶数谐波时更为显著。 谐波的均衡 有时候,你只想要强化复杂信号中的某个范围。通过Cobalt Saphira的四段均衡,可以只处理某一部分的频率,加入谐波,不改变声源和你增加的其他谐波频率。 使用低通和高通滤波器,在你想要强化的区域应用带通处理。这时候,你能更容易地控制谐波的电平,而不会影响选择频段外的信号特性。 处理低频谐波:低频失真通常不太好听——它们将不再圆润饱满。在Cobalt Saphira的均衡上,应用高通滤波器,使低频部分保持圆润,同时增加高频部分的咬劲和个性。 塑造中低谐波:中低频谐波的塑造是一门艺术。正确的处理会给混音带来暖度、深度和细节。在Cobalt Saphira中,你可以精准地雕琢中低频。 增加高频谐波:如果你给复杂信号加入大量的谐波失真,那么,高频会变得非常“毛躁”。通常的处理办法是用低通滤波器消除它们。在Cobalt Saphira中,你拥有全面的切除/滤波类型,可以精准地控制高频削减量。 选择谐波模式 谐波模式A、B和C是较自然的声音,模式C更加有力,而模式E、F和G更脏,能制造更有创意的声音。 如果你感觉,自己加入的谐波弄脏了你的信号(在鼓点或简单的乐器断奏上容易发生),建议使用带有一级谐波(模式C)或一级和二级谐波(模式A)的谐波模式。 选择磁带转速 使用“Tape(磁带)”功能可以增加动态和深度。磁带转速越高,效果越不明显。低速对低频内容有益。15 ips和22.25 ips适用于混音整体。如果你喜欢给歌曲加入一些柔和的动态,那就将“Depth”拉到最高,从最不明显的速度设置往回调整,直到你不太能听得到调制效果时。

评测:Shure MV88电容话筒

SHURE是全球知名的话筒制造商之一。在IOS大行其道的年代,越来越多的厂商加入到了这个阵营,SHURE也不例外。

Stems:数字音频格式的探索

Stem,英文原意是指植物的茎干。在音乐制作中,我们常用这个词语形容歌曲的各个组成部分。
- 广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