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4月14日 星期三 05:25

在音乐行业混出名堂比登天难?

新鲜资讯 观点看法 在音乐行业混出名堂比登天难?

从目前的情况看,在音乐行业混口饭吃实在是难上加难。但其实,有时候是因为你根本就没有开始着手做。

听起来很轻松,但是大多数有创意的人(比如我)常常——做不到。

说白了,如果你没有付诸实际行动,各种天才一般的点子就一文不值。特别是涉及到将你的音乐用于商业用途的时候,比如我们将要说到的电影,电视以及广告中的商业音乐。

今天给大家介绍的是著名独立制作人,Soundhoodle的合伙人John Parsons。最近,他们的工作室做出了不少好作品,比如,NIKE的一支新广告,当然后期母带是LANDR负责完成的!

除了一定要付诸行动之外,John最大的领悟就是,在音乐行业里是有可能混出名堂的。

“在这个行业混出一番名堂貌似看起来不可能。但是现在我做到了,我基本也就没什么别的奢求了。”

从多年摸爬滚打,成长为一名独立音乐制作人——这些经验中给了我们三点启示:

做你相信的音乐,写你想听的歌

原创和真实向来都是广告行业的指标词语,就算你是为了把自己的曲子卖给某个广告或者电影。你最终的目的是创造一种体验:一种鲜活的,有生命的人类感受。如果你都无法相信自己在做的事情,那么你的听众也绝不会买账。

和三观一致的人一起努力

Kanye West和NO I.D.在工作室 Angel Laws摄影 / CC BY 2.0
Kanye West和NO I.D.在工作室 Angel Laws摄影 / CC BY 2.0

John和他的合作人算是发小,他们也没有正儿八经地做过什么宣传。他们是靠关系找到演出的,这些关系基本上都来自朋友圈子里互看顺眼的人。

因为从一开始他们就有着良好的合作关系,所以他们的圈子才能越混越广。

付诸实际行动,不要半途而废——拜托!

做音乐不要半途而废!

做音乐不要半途而废!

做音乐不要半途而废!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John逐渐意识到每个人的本性都是“即兴一族”,甚至是最专业的人,所以克服那种半路上觉得“我心好累”的情绪很重要。想太多必定会导致“不作为”,不作为简直就是创意人的死穴。

“不要半途而废这种话看起来相当愚蠢,但当你实际做到的时候,就会产生滚雪球的效应。这就是我们得到NIKE合约的原因。我们也不是一开始就清楚他们要什么,我们在做什么,但是我们通过一路过来的不断试验,最终满足了大家的要求。”

John在他大部分的音乐作品上使用LANDR,当然他有时也会去找学校里的专业音效工程师:

  1. 他认为母带后期制作太费时间
  2. 他个人不觉得做母带后期是一件很激动人心的事情

“对我来说,LANDR是一个激动人心的项目,他能帮助我对最终的音乐作品进行专业打磨。从一开始,我就非常看好这项技术,因为我看到了他对我音乐带来的改变。”

LANDR在中国以革新性的面貌出现——在乐极客上,帮助大家更好地完成音乐。

有什么想对作者说?

avatar
  Subscribe  
提醒
LANDR
LANDRhttp://www.logiclocmusic.com/landr-online-mastering/
LANDR智能母带处理,耳听为实。瞬时上传,自动处理,免费试听一气呵成,全球25万音乐人的不二之选。

探访复古合成器收藏地

加利福尼亚的埃默里维尔坐落在旧金山湾的东海岸,是一个神秘的小地方。它位于奥克兰和伯克利之间,有志从事动画制作的朋友可能知道它,因为它是皮克斯的故乡。

无关紧要的格莱美奖

对很多人而言,音乐行业的黄金桂冠非格莱美莫属。它被人看作是一种成功的标记。 颁奖典礼很好。但我们必须保留对这些活动价值的观点,了解它内部的真实运作。 评判者 首先,艺术是无法评判的。 随着年纪的增长,我越发困扰这件事了。最近,我看了所有奥斯卡的提名影片。我根本不知道他们要怎样或凭什么挑选出“最佳影片”。 这些影片都很出色。彼此之间是完全不同的,你不可能在它们之间进行比较。 就好比,在椰香虾和克力蛋糕之间做比较。这完全不同于比较两种类型的巧克力蛋糕。 过期商品 格莱美是一样的。而且,格莱美还不如奥斯卡。 格莱美几乎没有抓住当下的文化。它就像是离开美国,到了80年代的前苏联一样。牛仔裤和摇滚音乐对它来说,都是很稀奇的事。 格莱美根本没能触碰到音乐社会的脉搏。 才华 并不是说获奖者就没有才华了。在这些活动中,总会有一些特别的表演和意外的赢家。 获奖是很棒的事。无论你是不是喜欢这个赢家,我们都会赞同一点,这些艺术家、制作人和工程师非常辛勤地工作着。不仅是因为大家喜欢他们的音乐。如果你很懒惰,你将一无所获。通常,这些人都会为娱乐行业带来一些疯狂的时刻。 议论纷纷 每次,在格莱美之后(或进行时),我们的社交媒体就会充斥着各种各样的评论。我在很多的评论中看到了不错的观点。不过,为什么大家会对一家错失了历史上大部分重要唱片的机构抱有期待? 这篇文章的观点并不是说谁应该获奖,而是说这个奖项根本无关紧要。建议大家不要用格莱美作为你的“黄金指标”。 我强烈建议艺术家、制作人和工程师在创作音乐时,不要去想这个奖项。你应该这样看待这个颁奖典礼:一小群音乐家的流行竞赛。 因循守旧 格莱美就像是你父母在对当下的音乐形势大放厥词一样。他们被误导,并且老到掉牙。 当Hip-Hop出现时,格莱美在哪?当Grunge出现时,它们又在哪?还有,Beatles呢? 人们对这个呆头呆脑的组织感到失望。我并不是要诋毁那些获奖的天才们。我相信那是令人激动的事情,并且我也为之开心。 头脑清晰 我只是建议在评判和选择影响我们的音乐作品时,能够保持清晰的头脑。这一年里,那些非常重要的作品并未得到重视。这并不是什么新鲜事,20年前也不是。它的运作方式就是如此。 让人愤怒的游戏 我的话听起来像是在挖苦。但其实并没有。我年轻的时候,格莱美曾让我感到愤怒。但现在,我已经看清了它的本质。 它并非一无是处。Sia的表演就很值得关注。这不是非黑即白的事。 表现 如果你认为格莱美从360度审视了艺术,那么你就错了。那只是布鲁克林街区一些邻居的观点。 我想,我要表达的是:是否真的出类拔萃并不是音乐颁奖典礼要表现的。如果你触碰到了音乐的边界,十有八九是会被唱片学院冷落的。但你根本不用在意。 看看过去几年里那些经典的唱片。有多少获得了格莱美奖?当你寻找音乐时,是否会考虑它得没得格莱美奖? 可能不会吧。你更在乎它所创造的影响。它可能会很流行,也可能只是冒个小泡。你需要与当前的文化保持一致。 你可以做个调查,看看哪些专辑和艺术家被格莱美冷落过?相信你会为之震惊的。 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请停止以格莱美为目标创作音乐。它在摧毁音乐本身的影响力。每思至此,都感觉我们将要进入一个没有情绪的世界里。 什么是经得住时间考验的?艺术的表达。说点什么。不要只是在你的音乐中,悄悄地说“我要得奖”。我不想在你的作品中听到这样绝望的声音。 来点真实的东西。就像John Lennons说的,“我需要真实。” 原文地址:http://theproaudiofiles.com/why-the-grammy-awards-dont-matter/

Pro Tools:鲜为人知的技巧

这是Sreejesh Nair授权我们转载的一篇精彩文章。
- 广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