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né Möller:在Teldex录音室工作

0
594

柏林市郊的Teldex录音室,曾是Telefunken总部的所在地。

秉持着Telefunken以及后来Teldec Classics的传统和历史,这里是当今世界上最大的私人录音室。在全世界范围内,没有多少录音室能像Teldex这样专注于古典音乐——录音室最多可容纳80人编制的交响乐团同时演奏。

我们很荣幸能见到声音工程师&制作人,René Möller。他从1999年华纳兄弟收购这间录音室起,就待在这里了。(在1950年代,因为Telefunken和British Decca的合作,命名为Teldec)

customer_stories_teldex

René,关于这间录音室,有什么可以告诉我们的?

“2002年,华纳撤离,卖掉了所有的录音&混音机构,此时,我们创立了新公司,Teldex——同样的人,同样的机构,为了延续我们的血统。从那时候起,我们转型成一家全方位的服务公司,提供各种类型的录音服务。主要围绕我们机构的核心——450平米的声学房间。在这里,我们可以调整房间的尺寸,让其满足从单架钢琴,到整个交响乐团的录音需求。从之前只为一个厂牌服务的机构,到现在全方位,自由的服务提供商,现在的我们会在这里做各种的项目,特别是古典音乐,因为这里的所有人都来自这样的教育背景:教堂音乐,交响乐,电影配乐以及外景移动录音。”

听起来(看起来)真是非常出色的机构!

“是的,确实很棒。在这里工作很愉快,我们非常幸运!”

你是如何在录音行业开始自己的职业生涯事业的?

teldex_rene

“我在柏林艺术大学学习Tonmeister项目。在学期的最后,我来到当时华纳拥有的录音室做助理工程师,做一些诸如项目配置和准备录音室的工作,还有开卡车,操作机器之类的杂事。逐渐地,我被分配到越来越多的录音工作中。总而言之,在这里,我顺利地从大学世界过渡到了专业世界。现在回过头来看,能得到这样的过渡机会实属幸运。所以我一直认为,这间录音室造就了现在的我。”

告诉我们一些在Teldex完成的项目?

“我们很荣幸地与法国古典乐厂牌“Harmonia Mundi”建立了亲密而长久的合作关系,它们在我们的录音室中制作很多项目,从教堂音乐到莫扎特的歌剧。既然说到这里,我觉得我不得不提到久负盛名的指挥家René Jacobs。因为他,我们在录音室中录制完成了全部的莫扎特歌剧。”

“当然,我们也跟大型交响乐团合作,比如柏林爱乐乐团、Staaskapelle Berlin、Deutsches Symponie-Orchester,以及维也纳爱乐乐团等。后来,我们获得了15年以上,为维也纳新年音乐会制作CD的授权。这是与奥地利电台的一次重大合作,当然会涉及音乐会的现场电视和电台转播。我们密切配合,分离信号,用非常快的速度完成混音和后期制作。我们已经做了很长时间,对我们来说,这是每一年的一个重要里程碑。这类录音当然都是在现场完成的。”

teldex_mp

“另一个在音乐和技术方面都非常有趣的项目,是我们在两年半前做的——巴赫《St. Mattheus’ Passion》的录音。录音项目是在柏林的录音室完成的,合作的音乐人是Rene Jacobs、Akademie für Alte Musik和RIAS Kammerchor。《St. Mattheus’ Passion》需要两个合唱团和两个交响乐团,以及完全配置的独奏人员。在标准立体声录音中,这个乐章的问题是,无法从左至右将这个庞大的群体覆盖下来。在这个项目里,我们决定尝试一点新鲜的方式。因为作品会在SACD上发行,这意味着,我们有各种利用多通道环绕声的可能。所以,我们决定,采取前/后的方式,取代通常有问题的左右方式。不过,最后的问题还是如何将它转换成立体声,因为90%的市场都是立体声的。所以最后,我们决定完全利用立体声全景。我们让一个交响乐团更靠前,另一个更靠后,这会让第二个合唱团感觉会更靠后。现实中的案例应该是教堂里相对而设的风琴露台——合唱团分别站在两个风琴露台上。我们通过这个很有趣的策略,将环绕声转换成了立体声。我认为我们取得了很大的成功,还获得了最佳环绕声录音的格莱美提名,我们赢得了Echo(德国音乐奖)的最受欢迎环绕声录音奖。除了音乐本身的表现力之外,声音的工程和制作都确实获得了认可。”

关于工作流程,有什么能透露的吗?

“这些日子,我们主要在做录音和混音。我得说,90%的时间都是在计算机里。为此,我们当然会依赖于工具——插件。我必须说,我被开发者研发的各种工具所折服了!”

在我的工具箱中,会用在任何东西上的,肯定是Flux:: Pure Series的动态处理器。我特别喜欢Pure Limiter,我认为这是我用过最好的限制器之一,因为它几乎没有处理痕迹。

说到限制器,我也很喜欢Elixir。可能,Elixir的处理痕迹更加透明。在我昨天完成的混音里,主要的总线上都用了Elixir。我意识到,如果我要把声音做得很立体,就需要多压一些。而这时,它的处理痕迹却依然很透明,甚至当你给限制器注入5-6dB时,Elixir也绝对没有问题。它仍然能保留自然的声音,这一点是杰出的。我想不出还有什么限制器能提供这样清晰透明的声音。现在,响度越来越重要了,特别是在音视频制作上,而这是我们领域的大事,所以Elixir自然就成了一件相当实用的工具。

“另一样我会在所有混音上使用的工具是Solera,我觉得它特别灵活。不过,你得熟悉它,因为它拥有大量的旋钮和选项。当你了解它之后,就会理解它真正灵活和强大的地方了。作为工具,它有动态处理所需的所有选项和可能性,真正自然的声音,以及非常低的延迟。从我的经验来看,除了Pure Series处理器,其他的Flux::工具也都如此。延迟对我们来说很重要,你应该能想象,当你面对50轨以上,装载着插件的工程时,使用这样的总线,会让汇总变得多快!”

你做过最有挑战和趣味的项目是什么?

teldex_backdoor

“当然,之前提到的《St Mattheus’ Passion》项目就是一次很大的挑战。不过,我得承认,虽然方法和经验是很重要的,但如果你能在制作每个作品时,保持“最初的感受”,问问自己“为什么我要录这个,这个项目中真正需要什么”,那么,我想你会在项目中找到挑战,无论是钢琴录音或是大型交响乐。这就是我喜欢的工作——没有任何录音是相同的。反之,你得在自己接手的每个项目中寻找挑战,尝试为每个瞬间做一些特别的东西!”

有什么建议给年轻人?

“当然,做出好东西,同时享受其中——没有任何录音是相同的…”

感谢René抽出自己宝贵的时间,与我们分享自己的经验。

“也感谢你们,感谢你们为我们工程师提供了这样优秀工具。我非常期待看到你们在未来拿出更多好东西。Level Magic看起来很有意思,我已经迫不及待想在新的项目中试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