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4月15日 星期四 05:02

Jack Hotop:合成器编程的秘密

人物采访 Jack Hotop:合成器编程的秘密

在Korg任职期间,为了帮助决定哪些声音会用到产品中,我花了无数的时间在声音的试听和调试上。

与我共事最久的是首席程序员Jack Hotop,他在Korg工作的时间长达30年。

Jack是声音设计团队里的一员,参与设计的产品包括Poly -800、M1、WaveStation、Triton系列以及OASYS和它的继任产品Kronos。他在近期完成了Krome和Kross工作站的设计。我从其他程序员身上学到了不少,当然,Jack和整个Korg团队也教会了我很多。本来,这次专题是该由他来操刀的,但我已经迫不及待想要让他来分享Lead声音设计上所用到的方法了。

平滑的歌唱式Leads声音

许多程序员会做这样的设计:使用强力的启动部分,保留一小段时间,然后降到较低的持续电平上,以此来为振幅包络加入更多的冲击力。在2011年12月和2013年10月《Jordan Rudess的Lead声音》专题中,我已经做过讲解。Jack有时候也会采用这种方式,不过,他也喜欢使用较为“平滑”,衰减较慢的包络形状。当Jack需要设计持续时间较长,用于舒缓演奏的Lead声音时,他会倾向于选择保持更多的电平音量。

“启动部分的突起适合用于较有侵略性的演奏,但使用更为平滑的包络,能更好地表现主旋律,”Jack说道。“你可以使用音量踏板,像管风琴演奏者(它们会用踏板控制动态)那样塑造旋律,也可以将调制滑轮分配给MIDI CC 11(表情),从号角吹奏者的角度去思考。你可以更好地平衡演奏的寄存器,特别是对于无力度敏感性的Leads声音。”图1到图3展示了他所使用的EG图形范例。

图1 带有突起的振幅包络是Jack钟爱的三种图形之一。
图1 带有突起的振幅包络是Jack钟爱的三种图形之一。

图2 较为平滑的包络更符合歌唱的特质。
图2 较为平滑的包络更符合歌唱的特质。

图3 这是一个用于Lead的衰减振幅包络。
图3 这是一个用于Lead的衰减振幅包络。

当使用PCM方式从失真的电吉他声音中获得歌唱式的Lead时,他并不总会保留采样的原始启动状态,因为这会妨碍你对声音做相位处理。不同的合成器对于这点的回避方式也不尽相同,在他编程的Korg合成器中,提供了多种不同的采样启动点。有时候,是从启动点后的某个位置进入(通常是循环的部分),另外的则多达八个不同的启动点。开发者会预先编程,从声音内部选择不同的点来启动。

让它去吧

Jack认为振幅的释放阶段至关重要:释放时间太短,声音的起伏会太大,反之太长又会拖沓。通常,他会让滤波器的释放值高于振幅。这样的话,即使他给声音加入了少量的释放值,也不会听到滤波器在振幅淡出前关闭的声音。

同步建议

当制作振荡器同步的声音时,Jack可能会在调制器的声音里加入少量缓慢的LFO音调变化,这会让声音变得鲜活。他既喜欢制作固定频率的同步声音(没有调制器音调的自动变化),又喜欢自带音调扫频的声音。他通常喜欢使用LFO、步进音序器或可循环的包络(保证扫频不停)来制造扫频。当想要保留较长的音符,让声音更持久地运动时,给音调分配少量的LFO会收到不错的效果!

失真观点

Jack对失真声音的要求非常严格,他会竭尽全力让它们听起来不刺耳、聒噪、数字或浑浊。在这里,他分享了自己通常的工作流程:

“我发现越简单的波形效果越好,不过我的做法应该会打破你所做的假设。最近我在Korg Kross上使用电钢琴波形制作了一个失真的Lead(Program C-021,“EP Annihilation SW2”)。对我来说,只要效果理想,它就是合格的!在我最初寻找吉他放大器/音箱模型时,试听了各种放大器和音箱类型的组合,直到我找到一个自己喜欢的常规音色。这不仅需要选择正确的模型,同时还要考虑输入增益相对输出阶段的变化带给声音的影响。通常,音箱模型会损失声音的大量辨识度,所以,如果它提供了混合控制,或直接信号路径,我通常都会用上。需要提醒,在开始阶段,我通常会将内置效果里的EQ调平。这些EQ阶段都是在失真/增益后的,所以如果我感觉失真之后丢失了什么,我可以在这个效果前加入EQ来补足。我可能会增强低音,让放大器模型提供更为厚重的频率来进行处理。不过,这都没有死板或速成的规则。”

“接下来,我会用上增益后的EQ,首先在中频部分进行扫频,找到能给我更多实体和辨识度的区域。基于Korg放大器的模型,我通常会选择在3到3.4kHz附近做一些突起的提升——根据你所选的合成器,设置会不太一样。对于高频,我不喜欢用斜拉式的EQ切除刺耳的频率——这样做太粗暴了。我会使用狭窄的带宽参数来找到有问题的区域,然后对它进行切除,同时尝试不同的带宽。如果数字失真太多,我可能会用上斜拉式的EQ切除,但我会将切除点设置得很高,依据不同的声音,可能在11到19kHz之间。有时候,串联多个放大器模型,或让放大器模型进入过载能获得不错的效果,因为它们各自都会带来不同的风味。”

在前或在后

很多程序员喜欢在失真的Lead声音上使用压缩,Jack对此也有自己的建议。“如果我想要声音在进入失真时保留动态,就会将压缩放到失真之后。当你改变效果输入时,会浮现出许多声音的细节,因为压缩器的作用,它们可能会丢失。所以,我会将压缩器放在失真/放大器模型之后,让声音更加饱满和持续。”他使用的设置是什么呢?“我没有既定的公式,要获得自然的声音,需要不断地试验。我建议你仔细去聆听效果的响应。在演奏的同时,去改变参数,留意它们的作用。闭上眼睛;不要盯着数字,或思考参数,让你的耳朵来做评判。”

从部分去思考

来自Jack的最后一些建议:“一定要在现场演出和/或乐曲中去测试声音。本身不错的声音经由不同的回放系统或在现场环境中播放可能会发生变化。如果你正在处理特定的歌曲,可以根据混音和其它部分的情况对声音进行优化。任何制造商在设计合成器时,都会考虑声音的各种用途,但你还是得针对自己特定的需要去打磨它。比如改变颤音的LFO速度;考虑音乐的速度,不要让声音听起来都一样。最后一点,也很重要,不要忘记闭上眼睛,发挥丰富的面部表情,让自己沉浸在演奏的乐趣中!”

原文地址:Keyboard

有什么想对作者说?

avatar
  Subscribe  
提醒
Logic Loc
Logic Lochttp://www.logiclocmusic.com
乐极客创办人,独立音乐制作人,混音师。

手指最快的Maschine表演?

谁是世界上最快的手指鼓演奏家?Asadi绝对是有力的争夺者。看看下面这段精彩的视频,你会发现,传说中的手垫合一已经出现。

说唱人声缩混技巧(1)

如果要我挑选被问到最多的问题是什么,那应该就是“我要怎么缩混说唱的人声?”或者诸如此类的问题。至少每周都会被问到一次。 我一周会缩混4到5个说唱人声——如果要计算同一首歌中不同的说唱歌手,那就更多了。我研究了一个捷径——类似于创造一个公式。事实上,我们知道每 首歌,每个人声,每次对声音的采集,以及演绎方式都是不同的。从来没有一个公式可以有效地用来处理所有的人声。但是有很多方式可以让我们对人声的处理形成 概念——我的这些也是其中之一。 概念 所有事物都得先有概念。我反复提到这一点,因为它不断被证明是对的。在你要处理声音之前,脑袋里应该有很多想法。这些想法可能在途中会发生很多变化,但你得让这些想法指引你怎么去做。 人们处理说唱人声最大的问题是他们总是考虑到这是“人声”,而不考虑这是“说唱”。从1994年纽约风格的说唱到2010年洛杉矶风格的说唱人声之前发生了很大的改变,这在说唱的历史上也是很普遍的现象。 比如你可以对比A Tribe Called Quest的《1nce Again》和LL Cool J的《Loungin》,都是慵懒舒适的说唱歌曲,但是混音上却完全不同。 《Loungin’》属于经典的Bad Boy风格,混音是Rich Travali做的。你可以从112,Mariah Carey和Biggie后期的音乐中听到相似的感觉。 《1nce Again》是Bob Power的主要作品——很能代表早起的纽约说唱。我希望你能对比这两首歌。 注意,在《Loungin’》中说唱部分在整体混音中相当突出——跟军鼓的电平一样——高频也很亮很平滑,清晰度很高,在中频之上有很开阔的细节表现。 而《1nce Again》中的人声位于军鼓下面,中频部分的人声很有冲击力。高频很有沙粒感,在低频部分使用了很陡峭的高通滤波器。声音的包络也是不同的—— 《Loungin》的压缩相对较轻,而《1nce Again》的压缩是很猛的(特别是Phife的声音)。让我们来看一个最近的例子——Nicki Minaj的《Massive Attack》。 人声本身和高音特别清晰,突出于整个混音之上,没有像《Loungin’》那么多得中低频。 这三个例子有一些特别的地方: 1.《1nce Again》中是很锐利,很猛的声音——代表了早起的纽约说唱。 2.《Loungin》的人声就很亲切,很平滑——接近R&B歌曲的处理。 3.《Massive Attack》有水晶般剔透的人声,留给低频的乐器大量的空间,在夜店播放效果应该是很好的。 重点是,要知道处理的原因和方式同等重要。艺人的听众是哪些人,艺人是什么风格,音乐主要在哪播放——这些才是作为工程师应该考虑的。 所以你决定要做什么了,那该怎么做呢? 清理 在混音之前,很多说唱的人声都需要清理。通常的问题是——人声并不是在理想的情况下录制的,比如在衣橱里或者浴室里。我知道这样听起来很奇怪。但是 有传言说在衣橱或者浴室录音是一个好的主意。但通常来讲不是的。另一个问题是,人声录制得太猛。又有传言说录制的信号越大越好。这实际上也是不对的,特别 是在24位音频的时代。 其实清理是很粗糙的——因为你能做的范围是很有限的。对于太猛的信号——用iZotope的Rx De-Clipper这种去除失真、削波的软件是很理想的。同样,失真会创造出频率中心的共鸣,你可以用EQ来去掉。 对于在有混响的空间录制的人声,加上些微门限,小心地调整EQ可以抑制房间的声音——或者你可以用像SPL...

Logic Pro 9:理解Ultrabeat(下)

Ultrabeat遵循了模拟减法合成器的基本规则,同时又有着许多额外的高级功能。
- 广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