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4月3日 星期五 19:25

Sandy Vee:谈《Firework》的创作

人物采访 制作人 Sandy Vee:谈《Firework》的创作

主流美国唱片公司的主席告诉Sandy Vee,法国人已经改变了美国音乐。这样说会很夸张吗?

Vee其实还只是这个行业的新手。与David Guetta合作了的歌曲《Sexy-Bitch》和《Gettin’ Over You》 让他获得了全球的知名度。之后,他又参与了五首重磅歌曲(Taio Cruz的《Higher》, Pitbull的《Hey Baby (Drop It To The Floor)》,Rihanna的《S&M》和《Only Girl (In The World)》以及Katy Perry的《Fireworks》)的创作和制作。后三首让他获得了格莱美奖的提名,而《Only Girl(In The World)》则为他赢得了第一座真正的格莱美奖杯。

上面提到的音乐主要以快速的四拍节奏为特征,深受House音乐的影响。确实,现在欧美的榜单比以往更倾向于舞曲风格了。是否有一部分的原因是跟Vee制作的歌曲有关,或者说就是他在引领这个风潮?让我们来讨论一下…

事业的腾飞

从去年8月开始,35岁的Vee开始定居纽约,但他的事业最初是从法国开始的。“我住在法国南部的城市图卢兹,”Vee回答,“我在那里的艺术学校学习倍低音提琴,古典音乐以及和声。我也在许多乐队中演奏过不同风格的音乐,从Rock到Funk,再到Jazz。”

“到了某个阶段,我购买了计算机和合成器,开始做制作和一些俱乐部音乐。我很享受自己独立完成所有事的感觉,这样很棒。我同样意识到,如果想做制作,就需要理解音频工程的相关知识,所以我花了很多时间学习压缩,限制和EQ等。在开始制作生涯的一年中,我的一首歌曲获得了法国榜单的第一名,叫做《King Of House》。这是改编自Michael Jackson歌曲《Billy Jean》的俱乐部版本。我现在再听时,就会想:这真是太糟糕了!之后,我建立自己的工作室,有一对Yamaha 02R控制台,一台Sequential Circuits的Prophet 5,一台Roland Juno 106和Korg Polysix。(如图)”

Vee的真正姓氏是Wilhelm。为了促进自己的事业,他用了很多不同的艺名工作。2005年,他搬去了巴黎。在访问瑞典期间,他和Swedish House Mafia进行了合作。有人发现他的名字太难发音,所以他们就将它改为“Sandy W”。在瑞典语中,“W”和“V”很相似。这个昵称就这样定下来了,Sandy Wihelm就成了Sandy Vee。2008年,Vee以《Bleep》获得了俱乐部金曲的好成绩,其中用到齐柏林飞船(Led Zeppelin)1歌曲《Immigrant Song》开头Robert Plant的哀嚎。正是因为《Bleep》和DJ的工作,让Vee和David Guetta在伊比萨见了面,随后Guetta便邀请他一起工作。

Vee:“我并没有太严肃地对待此事 – 在派对上,每个人都会给你说很多东西。在半年的DJ生涯后,我才发现这并不是我真正想做的。我对自己说:“Sandy,你应该待在录音室里。”虽然你可以通过DJ赚很多钱,但这无法提高我对音乐的积极性。我喜爱做音乐,我会对每天做的东西感到兴奋,而且很享受其中。当我回到巴黎的工作室时,David打给我,让我带上一些歌曲的草稿去录音室。接着,我便参与了他专辑《One Love》中8首歌的创作与制作。我们的合作很自然,我跟David都是工作效率特别高的人。我一个小时就能做好一首歌。”[sl paid=true]

David Guetta个人专辑《One Love》

《Sexy-Bitch》(审查版名为《Sexy-Chick》)和《Gettin’ Over Your》花了很长时间终于跻身了美国排行榜的前列,Vee跟纽约的经纪人签订了合约。这位经纪人介绍他认识了很多美国音乐工业重要的角色:A&R经纪人2,唱片公司主席,艺人,制作人等等。与Guetta的会面随后被证明是非常重要的。同时,他的经纪人又将他介绍给了挪威的制作组合Stargate。当他与 Mikkel Eriksen,Tor Hermansen在Jay-Z纽约的Roc-The-Mic工作室碰面后,这三个欧洲人立刻被彼此所吸引。

《Firework》是Sandy Vee和Stargate团队共同努力的成果。

听完他们合作的三首歌曲(Rihanna的《Only Girl (In The World)》《S&M》和Katy Perry的《Firework》)后,你立刻能感受到他们技能间的互补效果。Stargate为人所知的主要是情歌方面的创作与制作,比如Ne-Ye的《So Sick》;以及一些中速的歌曲,比如Beyoncé的《Broken-Hearted Girl》。Vee的加入让Eriksen和Hermansen拓展了新的领域,因为《S&M》和《Only Girl (In The World)》的曲风是深受俱乐部音乐影响的。同样,《Firework》的副歌部分也是快速的四拍节奏和House风格的键盘音序弹奏组成的。Vee回忆起那时的情况:“当我们一起工作的时候,碰撞出很多灵感。可以说,半数的工作都是我们一起完成的。我们的合作不仅仅是在音乐上。我们更像是一家人。”

并非所有的DAW听起来都一样

直到去年八月,Vee终于不用再往返于法国和美国之间了。他搬到了曼哈顿,在那里,他正在建立自己的工作空间。“我的公寓中有一个很大的房间,”Vee解释说,“它有Whisper Room3的隔音措施,里面还做了一个单独的录音间。我喜欢在居住的地方工作,不过我也在考虑购买一间大的录音棚。我的工作室里有12核的Mac,27寸的Apple显示器。我的监听是Dynaudio Acoustics BM15A,它的声音很不错,还有一对Avantone Mixcube,它们可以用来检查你混音后的作品。我也有一些外置的合成器,像是Roland的V-Synth和Access的Virus TI,Korg的M3,Yamaha的Motif XS和Korg的Radias。”

“说实话,我越来越常用到软件合成器,而且也都习惯了在‘盒子里’工作。”Steinberg的受助人Vee解释说(在盒子背后可以看到)。“话说回来,我很想念用推子和按钮的时代。我正在跟SSL的人说,准备为下一间工作室购置一台SSL AWS924。你可以用它来控制DAW,这非常不错。我使用Steinberg的Nuendo 5,用了很多年。现在我在美国,随时都要面对Pro Tools,所以我也装了Pro Tools 9。然而,我更倾向于使用Nuendo。我通常是在Nuendo中进行编写,然后导出主干分轨到Pro Tools中。使用AAF格式,能保证声音的质量。我知道自己需要什么样的声音色彩,所以少一点灵活性也不是什么问题。用Pro Tools录完音后,我会选定全部,用AAF格式再一次输出。我会把它们导入Nuendo的工程中。这样,在Nuendo中,就有了跟Pro Tools中一样的编曲。所有东西都很平淡,也没有使用任何插件,但是我喜欢这种方式。我喜欢这样开始编曲和混音的工作。”

“我很了解Pro Tools,但在我看来,这个系统还停留在2000年。当你使用TDM时,它会很慢。最近我用虚拟合成器做了一个测试。我用Nuendo系统打开200个虚拟合成器,CPU的占用率只达到了6%。当我用Pro Tools做同样的事时,打开8个虚拟合成器就已经耗尽CPU资源了!Pro Tools用来录音很不错,几乎没有任何延迟,而且简单易用。但是我的Nuendo加上两块Universal Audio Quad卡已经能完败HD6的系统了。在Nuendo里,我的工程能同时打开200轨,300个插件以及30个虚拟乐器,而且还很稳定。音频在Nuendo中的回放也很不错。所有人都认为DAW的声音是一样的,但这并不是事实。我做了一个测试,比较了同样的工程在不同DAW中的声音。Ableton很糟糕,Logic和Pro Tools还不错,Nuendo是最好的。Nuendo里的编辑也是最快捷的。Pro Tools只是一个标准,是最早进入市场的。就算人们用得不太习惯,也都会去用。美国人不太了解Nuendo,但是我确定如果他们了解了,一定会立刻更换的。”

点燃蓝色的导火线

当Vee搜集齐全《Firework》的音乐想法时,他还在巴黎的工作室。他将他的想法制作出来,并用AAF格式导出,带到了Stargate纽约的工作室,他们将其导入Pro Tools中。Stargate特别喜欢其中的一些想法。“我已经编辑好了节奏部分”Vee回忆道,“他们加入了弦乐和桥段,接着我们一起建立了整个歌曲的结构。我们能感觉到这首歌的与众不同,当Katy造访我们的工作室时,她很喜欢这首歌。她跟Ester Dean一起完成了歌词和旋律。这一切就像是变魔法一样。”

Katy Perry在2008年夏天以一曲《I Kissed A Girl》引爆国际音乐领域,这首歌也是21世纪至今最卖座歌曲排名的第十位,也为Perry赢得了第一个格莱美的提名。在接下来的2年半中,这位美国歌手接连拥有了4首白金单曲—— 《Hot n Cold》《California Gurls》《Teenage Dream》和《Firework》——以及两张白金专辑—— 《One Of The Boys》(2008)和《Teenage Dream 》(2010)。在《Firework》之前,Perry的主要金曲都是Dr Luke和Max Martin打造的。

《Firework》是Perry充满自信演唱的一首赞歌。她将它看做《Teenage Dream》中最重要的一首歌曲。Stargate,Vee,Dean和Perry的才智相互补充,在副歌前的弦乐组和Vee的贝斯以及四拍的底鼓上都得到了体现。跟Rihanna《Only Girl(In The World)》中的合成弦乐不同,《Firework》的弦乐已经达到了以假乱真的地步。

“我们从Katy Perry的经纪人那里得到电话,”Vee回忆道,“问我们是否想要找交响乐团来录制真的弦乐。Mikkel,Tor和我一起讨论了这件事,但我们感觉这些弦乐已经相当不错了。接着,Mikkel剪切了Katy的人声,就只剩下贝斯的部分没有完成了。在纽约完成歌曲的录制后,我用AAF形式导出了所有的轨道。回到巴黎,我用的是我的Stuart Spector Bass加入了真贝斯。歌曲中没有其它的真实乐器 – 鼓组是以音频的形式编辑的,用到了Korg pad。我对歌曲的乐器部分做了缩混,人声部分则交给了Phil Tan。”

《Firework》

创作人:Katy Perry, Ester Dean, Sandy Vee, Mikkel Eriksen & Tor Hermansen

制作人: Stargate & Sandy Vee

“《Firework》的Nuendo工程由177轨组成,不过这个数字有些迷惑性,因为129到166实际上都是主干轨道或者音频轨道的辅助混音通道,1到128是实际的轨道,167到177是效果轨道。”Vee解释了这177轨是如何输出为两轨的。

《Firework》的混音并不是我典型的工作方式,因为它经过了Pro Tools。像Pitbull的《Hey Baby》和Taio Cruz的《Higher》,从头到尾都是在Nuendo中完成的。使用Pro Tools的结果就是我有了这些主干轨道或编组轨道,从129到166轨。当你从Pro Tools中导出一个立体声轨道,你会得到两个单声道轨,L&R。在Nuendo 5中,你可以将它们作为间插立体声的形式导入。这样比分别在两个不同轨道上使用插件要好很多。轨道129到144是鼓的轨道,底鼓有两个Bus轨道,鼓组有三个Bus轨道,军鼓有两个,等等。“Kick 1”是主要的大鼓,由三个不同的底鼓采样组成。“Kick 2”有一些相对软的底鼓,作用是稳固低频。

“工程是16/44.1的。我通常是以这种方式工作,因为你想想人们是在哪购买音乐?iTunes上。他们在哪看视频?YouTube。如果我要录制交响乐 – 我说的是电影的配乐 – 我可能会选择更高的解析率,但我并不觉得流行歌曲值得用24/96来录制。当然,16/44.1也让工程更容易管理。即使所有的处理都在‘盒子里’完成,我也不害怕耗尽处理器的资源,因为我有两个UAD Quad。我完全不使用外部设备 – 现在,很多插件跟‘盒子外’的实物一样优秀。我对比了外部的Manley Massive Passive和插件的版本,听不出任何区别,这让我很吃惊。”

“像我上面提到的,我工作效率很高。这意味着,当我跟Stargate一起工作时,我们一天能写出并录制3到4首歌。混音也做得很快。我花两个小时完成我称之为初混的工序,就是做到我认为听起来不错的程度。做到了那种之后,我会休息一下,过一两天,再回过来接着完成混音。当你工作几个小时之后,你的耳朵会变得疲惫。花十个小时不停地进行混音是很愚蠢的事,因为几个小时后,你就再也听不出任何区别了。”

“开始混音的第一件事是调整平衡,不加入任何插件。让所有东西都能有不错的电平。然后,我会去掉人声,这样我就可以更关注音乐,做好它们的平衡。我通常会从鼓开始。我混音的特点主要集中在底鼓上,我想要得到肥厚响亮的声音,并具有良好动态和低频。我可能会叠加6到7层底鼓,这看起来有些疯狂。其中的某些底鼓的声音可能很微小,但也能起到神奇的效果。完成底鼓之后,我会开始处理军鼓,然后是Hi-hat,然后是鼓组的其他部分,我会尝试将它们粘合到一起。”

“我不会用太多的压缩,因为当你压缩用得过多时,无疑是在杀死这个声音。没有压缩会听起来更开放。当我设置好了正确的平衡,我会将鼓的元素发送到Bus轨中,对它们进行一些平行压缩。在这个处理中,我喜欢使用FabFilter的Pro-C插件。一旦我对鼓组感到满意后,我会加入贝斯的声音,做点饱和失真,让它有点脏。完成鼓和贝斯的混音后,我会加入其它的元素,像是键盘,吉他和弦乐。”

“通常来讲,我喜欢加入很多失真效果。我感觉它会带来更多的温暖和活力。也许是因为我接触的法国音乐,它告诉我,‘脏’就是温暖。这个处理中,我也会加入压缩,做出一些创造性的效果。对我来说,混音就是要去冒险,我会做很多传统工程师不会做的事。他肯定觉得我疯了,但是冒险会让你得到很多有趣的结果。比如,我可能会捕捉Katy人声中的一个音符,循环它,加入疯狂的EQ和失真处理,将它发送到Bus轨中,制造出非常奇怪的声音。将它放在靠后的地方,很难听见,但是如果你将它静音,你就会开始想它。”

鼓组: UAD – EL7 Fatso,EMT Plate 140,Dbx 160,Harrison EQ,URS –  N12。

Sandy Vee处理Linn Drum采样和其他打击元素的通道链包括了UA的EL7 Fatso压缩和EMT Plate 140混响和URS的N12图形EQ。

“要给你讲很多东西,才能有一个整体的理解。不过,我会挑出一些重点来讲。我喜欢Linn Drum的声音,也拥有很多它的声音素材。Linn Drum和其它小的部分会进入Bus轨。甚至当我用很重,现场感很强鼓声时,我也喜欢叠加很多其它的鼓采样进去。我在之前提到,我喜欢叠加几层底鼓,因为如果你只用一个底鼓,你会很有限制。当你使用EQ和压缩时,很容易发生失真。一个底鼓可能有很不错的低频部分,而另一个可能会有我喜欢的中低频,诸如此类。如果你叠加了许多不同的鼓声,你可以对它们应用不同程度的EQ和压缩处理。最终的底鼓会听起来很棒。所有的底鼓在一起构成了Sandy Vee独有的声音,这也是Tor和Mikkel喜欢的。(笑)”

“在Linn Drum的Bus轨上有UAD的EL7 Fatso,URS的N12 EQ和UAD的EMT 140混响。我喜欢N12,因为它是所知的图形EQ中唯一有Q值设定的,这让我可以做得更加精细。Fatso作为压缩表现得很纯净,处理得很恰当。我喜欢在通道链后面放上混响,但有时候我会放在前面。因为在混响后使用压缩可以制造出一些特殊的声音效果。这里的混响能给鼓加入一些生气,是比较基本的应用。在主要的军鼓轨道上,我有UAD的Dbx 160压缩和UAD的Harrison EQ——它是我最喜爱的插件之一,会给你的轨道添加上不可思议的色彩。我喜欢用它让更高的频段有一些闪光点。在200Hz的地方,我会增加1到2dB。很多人告诉我,他们去掉了军鼓的低频,我会说:‘什么?!那可不行!我喜欢军鼓有一些低频的东西。’”

贝斯: Sound Toys – Decapitator,SPL – TwinTube,Vitalizer,UAD – Pultec EQ,EL7 Fatso, Waves – CLA-2A,SSL Compressor,API 560,URS – N12。

《Firework》的合成贝斯经过很长的处理链条。从上面开始依次是:Sound Toys的Decapitator失真,SPL的TwinTube模拟电子管,UA的Pultec EQ,Waves的CLA-2A压缩,SPL的Vitalizer增强器和URS N12 EQ。

“歌曲中有一轨合成贝斯以及我的Spector贝斯。我在合成贝斯上用了Sound Toys的Decapitator,因为我喜欢这种脏脏的声音。音符有太多的延续了,所以我用SPL的TwinTube对瞬态进行控制。UAD的Pultec EQ效果很不错。Waves的CLA-2A让贝斯声音更融合,它有出色的峰值衰减功能。我通常会在侧链中使用它,制作抽吸效果,用底鼓作为触发信号。最后,SPL的Vitalizer给合成贝斯制造了更多失真感。同样,它也加入了很不错的低频。”

“Spector贝斯的通道链有UAD的Fatso,接着进入Waves的SSL Compressor的侧链,然后是Waves的API 560 EQ,最后是Waves的CLA-2A。”

Vee的真贝斯也经过很重的处理,插件链条包括UA的EL7 Fatso和Waves的SSL Compressor和API 560 EQ以及CLA‑2A压缩。

Fatso增加了一些色彩,CLA-2A主要用来控制电平。我用API在250Hz的位置做了切除,因为在那个位置总有一些共鸣出现,无法和底鼓良好地融合。只要切除200到300Hz间的某个位置,就能立刻让轨道焕发新生。我也通常会在2kHz和4kHz的位置做一些提升,增加贝斯的清晰度。

人声:

“只起示范作用”:这一句Katy Perry的唱段展示的是Nuendo内部的人声处理工具。也是,Vee在别的混音中广泛运用的工具之一。

“我用了一句唱段的截图向你展示,在Nuendo里如何对人声进行直接的处理。不同颜色的方块表示不同的音符,你可以改变人声的音调或者颤音。你不需要Melodyne或Auto-Tune就可以很轻松地做到。这个截图只起示范作用,人声的混音是由Phil完成的。我将129到166的轨道并轨给了Phil,以及我母带通道链的截图。我对立体声母带做的处理,所以,当Phil缩混完人声时,他可以使用同样的插件,参照截图,来重新制作母带通道链。这里,音乐部分就做完了,剩下的人声就交给Phil了。”

混音总线: UAD – Manley Massive Passive,Waves – API 560,PSP – Vintage Warmer,Sonnox – Oxford Limiter。

Sandy Vee的母带处理条由UAD的Manley Massive Passive和Waves的API 560 EQ, PSP的Vintage Warmer谐波产生器,Sonnox的Oxford Limiter组成。

“我的母带处理条由UAD的Manley,Waves的API 560 EQ,PSP的Vintage Warmer和Oxford Limiter组成。Manley插件非常出色,对声音做了一点加强。我用560在1kHz的地方做了一点切除,PSP给混音增加了一些温暖的感觉。我通常会在Knee设置上增加10%到30%,你不要加入太多,否则会杀死动态。Oxford对我来说,是市场上最好的限制器了。它简单易懂,能让你获得疯狂的电平值。我不会加入太多,我对限制器的使用比较基本。”

谈到格莱美的前夜,Vee评论到,如果他赢了,可能是个噩梦,因为他会做很多采访,在回到纽约的第二天几乎没有机会睡觉。他解释到:“你知道。我是一个很规律的人,我只是为了音乐而做这些,我并不需要这些关注。我现在很快乐,因为我曾经做了一阵子电子的东西,我喜欢俱乐部歌曲的能量,但是最后我失去了和声,旋律以及歌曲的结构等。像《Firework》或《Higher》这样的歌曲,制作也可以只用一把吉他。我很开心能开始做真正的歌曲,试着将不同领域的优势都融合起来。

Sandy Vee: 产品布道者

在我们的访问中,Sandy Vee很热衷于Nuendo,以及Waves和Universal Audio生产的插件。他也很大方地透露,因为他真实的热情,Steinberg,Waves,Universal Audio,Softube,FabFilter,Arturia,GForce和Rob Papen都对他有所支持。作为回报,Vee是很多公司的测试用户,他甚至加入了Universal Audio的董事会。而这一切都要追溯到多年前,Vee与Steinberg法国公司建立的专业合作关系。Vee一边有繁忙的歌曲制作工作,另一面还要花时间参加这么多的赞助活动,实在让人惊叹。不过这次访问,确实为了我们揭开了他职业生涯中的一些秘密。

“我跟Nuendo德国的开发者谈论过。在Nuendo 6发布前,我做了半年的测试。我最近也在测试Cubase 6。我将Cubase 5和Nuendo 5进行了对比,即时他们有同样的软件引擎,我发现还是Nuendo的声音更好一些。但是Cubase 6的声音也很出色,跟Nuendo 5一样。我有一些朋友以前用Logic,后来也换到Nuendo上了,他们都用得很开心。我认为Steinberg应该在市场上有更多的表现,特别是美国市场。”

“关于UAD,我在参与他们一个新的项目——Satellite,一个插件与硬件的结合体,有点类似Quad。你只用笔记本和两台Satellites就可以在世界任何地方进行录音和混音了。Satellite使用Firewire 800进行工作。我们准备做一个视频,展示它的简便易用性。这是混音过程的一次大的迈进。我还在测试Arturia新的鼓机,叫做Spark,我很喜欢它。我主要还是用音频的形式在Nuendo的编配窗口进行编辑 – 我喜欢实时地叠加鼓声。但有时候,我也喜欢用鼓机做出完整的节奏,这时候Spark就很适合我了。同时,它有很好的硬件控制器。在过去几个月中,我还测试了GForce的一个猛兽合成器,叫做ImpOSCar2,它的声音很出色。是它们对模拟时代OSCar合成器翻制的版本,我认为第二版更出色。我还没听过哪个软件合成器的声音能做成这样!”[/sl]

Logic Loc
Logic Lochttp://www.logiclocmusic.com
乐极客创办人,独立音乐制作人,混音师。

官方评测:Audified MixChecker Pro

Audified发布了功能全面的MixChecker Pro插件,带来了更多的设备模型,提升了混音决策的效率。

Apogee宣布支持Logic Pro X 10.1的音频接口控制功能

Logic Pro X 10.1和Logic Remote 1.2是非常有意思的更新,引入不少新的功能。Apogee抓住这个时机,宣布自家的音频接口支持音频接口控制功能。 Apogee向大家宣布,新的软件将支持Logic Pro X 10.1和Logic Remote 1.2的音频接口远程控制功能。现在,Logic用户将能够在Logic Pro X和Logic Remote的混音器视窗中,对Apogee Duet、ONE、Quartet、Ensemble或Symphony I/O的硬件输入参数(包括话筒增益、输入类型选择、相位控制等)做调节。这种简化工作流程的做法能让Logic用户在录音时更加关注项目窗口,提供了对输入参数的全面控制。 同样的功能也可以通过iPad应用Logic Remote使用,也就是说,Apogee用户可以在工作室的任何位置对输入电平和设置进行无线调节。鼓手无需从架子鼓后走出来,就可以调节话放,工程师能在摆放话筒的同时,进行线路检查,在家工作的音乐人不用通过电脑就可以从话筒切换到连接的乐器上。 看看怎么在Logic Pro X中控制Apogee的话放: 要使用这项新的功能,拥有下列Apogee产品的Logic用户必须升级至Logic Pro X 10.1,同时在Apogee的官方网站上更新软件/固件。 兼容的Apogee产品 Duet for iPad...

Pro Tools:捆绑插件(上)

捆绑在Pro Tools里的插件比你想象的更强大。
- 广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