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chie Hawtin:谈Techno和计算机制作

0
414

无论是发行专辑《Plastikman》或《F.U.S.E.》,做“Decks,EFX & 909”巡演,与雕塑家Anish Kapoor合作,或在纽约的古根海姆博物馆表演,Richie Hawtin始终尝试将Techno带到新的领域。

他的最新项目也毫不例外:这位44岁的制作人为1928年Dimitri Kirsanoff的无声电影《Brumes d’automne》重新谱了曲。

“过去,我也接过一些电影项目,但它们都没有这次感觉对,”Hawtin解释道。“坦白来讲,做音乐是为了自己,考虑的主要是自己的意见,但创作原声带不仅仅是音乐的事。你会听到音乐,看到运动的画面,你得让它们匹配…你需要让自己的情绪与画面的情绪保持一致。”

Hawtin出生在牛津郡的班伯里,九岁时就随父母搬到了加拿大;需要特别说明,是在底特律边境不远的安大略湖温莎市。他主要的工作室仍在那里,但过去十年,他大部分时间都在柏林呆着,《Brumes d’automne》的工作也是他在柏林的家里通过一台Mac完成的。

“首先,在‘盒子里’工作让我感觉不太舒服。我觉得,不把我在一间装满硬件的房间里关上几个月,是无法激发出创造力的。不过,最终还是找到了办法:保持简单,不要迷失在机器中。最好的电子音乐来自人与机器的协作,而关键就是人与计算机之间的抗争。”

真的是你父亲带你认识电子音乐的吗?

“是的,大致如此。我对孩童时期有着非常清晰的记忆。我记得,他坐在厨房的桌子边,做一些技术活:拆开他的hi-fi,搭建早期的计算机。然后,我看到他坐在他最喜欢的椅子上,听着Kraftwerk、Tangerine Dream和Electric Light Orchestra。大量合成器的声音,感觉很古怪。”

“回过头看,我的确很喜欢这些古怪的东西。在学校里,没有多少孩子知道谁是Nitzer Ebb。我很享受呆在这个有点独立的电子世界里,因为它似乎很合适我。在某个圣诞节里,我收到了一把吉他,但我从没有真正地弹过它,因为我更喜欢用计算机制作一些叮叮咚咚的声音。在电子世界里,身边可以没有朋友,不需要去组个乐队——靠自己就能弄出些噪声。”

Richie-Hawtin-2-460-85

是用Commodore 64吗?

“那台机器就是未来!VIC-20,64,然后到IBM。我从来不是玩Mac的小孩——Mac是富裕家庭中的奢侈品。我大概在父亲的地下室里花了五六年的时间,学习如何编码,写自己的游戏,制作噪声,让计算机实现我的想法。找到公告板后,我进入了另一个关键的时期;我与整个北美志趣相投的孩子交流。我意识到,这些东西让我走出了自己生活的小镇。”

“在我年少的头脑里,有很多的关键词:Kraftwerk、New Order、80年代合成流行乐、计算机、科技、父亲的卷盘磁带机,芯片,将它们融合起来,就成了一件颇有国际视野的事。现在看起来,就是这些让我对电子音乐产生了兴趣。”

而且你就住在离底特律边境不远的地方。

“每天晚上,我都在当地电台听Jeff Mills和Derrick May的东西。我去俱乐部,看他们做DJ表演。87年的Detroit和88年的Summer Of Love都引发了很大的骚动。我经常跟John Acquaviva、Kenny Larkin和Daniel Bell一起闲逛,看到这些发生在我们身边的事——我们也很想参与进去。”

你是否“本能地”知道如何制作Techno音乐?

“我花了很多年做计算机编程,就自己的认识来讲,我认为909的编程也是一样的。它是一个逻辑过程。当然,刚开始会经历很多失败,但逐渐,你会知道如何让SH-101与303、909以及Pro One沟通,你会做出一些声音,就像你在俱乐部里听到的一样。”

“奇怪的是,在底特律的圈子里,并没有很多人使用计算机。它们都使用硬件连接——DIN Sync、CV,相互地触发。那是一种即时的方式,就像在与机器一起玩即兴。”

“自发行专辑《Closer》(2003)后,就算是踏上正途了,那种即时性的东西是我现在最想念的。”

如果我们没记错的话,后来你开始用Pro Tools了…

“现在,Pro Tools也是我配置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从《Closer》到现在,经过了很复杂的历程——一切并不容易。”

“我认为《Closer》是我的实验,我想看看在计算机里能弄出什么。我们都知道,Pro Tools是一款出色的编辑工具,通过叠录和素材的互锁,它能变得很有创造性——这是专辑《Decks, EFX & 909》的基础。但说到真正地录制一张‘新’专辑,那就是两码事了。我似乎迷失在机器中了!”

Richie-Hawtin-3-460-85

太多插件?太多选择?

“这是典型的录音室问题,不是吗?你有一点钱了,就想得到所有的插件。你可以有20个混响、50个压缩器以及100个合成器。你沉醉在它们强大的性能中!哈哈!你需要更强大的计算机,才能一次运行所有的插件。你需要更多插件,让这些插件的声音变的更好。我开始成为一个搜集者…一个搜集所有东西的人,但其实一无所获。”

“我花了人生中最黄金的十年克服这些障碍。十年后才意识到,我并不在盒子里。我是被困在盒子里了。”

是什么改变了你?如何从盒子里出来的?打个比喻说…

“那十年实际上都在录音室之外。我几乎快成为一名DJ了,制作音乐快成为…它不是我人生的重点了。我想,在某种程度上,就像是回到过去。回到那个发行唱片不需要花钱,运营唱片公司不需要花钱的时期。那就是热情;一切以乐趣为主。DJ给我带来很多收入,成了我的‘工作’。”

“当我意识到自己回到了同样的位置时,我开始思考应该将音乐当做乐趣;音乐是一种热情。我能够退后——字面上或心里上——从混音台退下,问问自己哪里出了问题。为什么我不再享受音乐制作了?”

“在80年代后期,我思考着自己,‘我们做的事是否跟别人不同?’答案很简单。有人认为那是个硬件的时期,但我不同意。硬件——909、808、303——很重要,但我们也需要基础的构建。两三台机器,也许是效果器,就能制作出音乐。如果有问题,你可以找到解决的办法,或者看看那是否真是一个问题。我们让工作有序地进行,在那个简单的时期,创造了一些经典的音乐时刻。”

“在过去的18个月里,我尝试用同样的态度去看待计算机配置。我需要用来演奏和享受音乐制作的最小配置是什么?”

Hawtin的计算机上面有什么?

“Pro Tools和Ableton [Live]是我主要的平台。我在Ableton中创作和录音,然后用Ableton回放——演奏和调试——通过Pro Tools捕捉,准备编辑和做母带处理。Ableton是我的乐队,它拥有大量的复古硬件;Pro Tools是我的卷盘磁带机。”

Richie-Hawtin-4-460-85

你说你对插件和扩展内容有点痴迷。在那之后,你是否丢掉了所有的第三方插件?

“我是303的爱好者,在现场演出时,肯定需要用到。有段时间,我喜欢使用AudioRealism Bass Line,但在最近的专辑里,我开始用D16 Phoscyon了。根据追求的声音,我会使用不同的插件,甚至是多个叠加。”

“有些传奇效果很合我的心意——Lexicon和Eventide。然后当然是Traktor,用于现场配置。但剩下的基本上都是你可以在Ableton和Pro Tools中找到的。”

“好吧,我跟大家用的软件一样,但我不认为这是什么问题。回到早些年,Derrick、Jeff、Kevin、Aphex和我,以及其他人都在用同样的设备,但我们都能将这些元素组织在一起,创造出自己独特的音乐。这也是我在Ableton和Pro Tools中所尝试的:将零散的积木搭建在一起,创造出独特的声音。”

你是909的爱好者…

“现在仍是!”

现在的鼓声都从哪里来?还会用那些真家伙吗?

“采样!很遗憾,即使我自己很喜爱909,但也不会再用了。你需要多一些冲击力,加上失谐和自动化的能力。不过,我仍然喜欢在步进式音序器中编程。这是我不能打破的习惯。我讨厌在编配页面中放置大量的鼓声音频,然后挪来挪去。我喜欢敲击按钮…你知道我有多喜欢那些机器。”

“对我而言,两件最棒的当代发明就是Ableton Push和Native Instruments Maschine。它们让我想起了以前的日子,但又能在数字领域中工作。我不知道人们对‘与计算机配合’是持什么态度,但我认为,这是你在录音室中舒适度的体现。16个按钮能够让我实现所有想做的事。”

“与我的303软件配合多年来一直是个问题。就在最近,我拿了过去Roland的机器,用它试验一些东西。用这个银色的盒子控制计算机,又让我找回了熟悉的感觉。”

有人可能会好奇,为什么你不回到硬件上去?

“不,不,不!这不是我要说的意思。我不会舍不得过去。这是一种重新发现…态度和灵感。808和909以及303都有它们的时代,它们仍然是非常优秀的机器,但现在我们需要捕捉的是它们的精神。”

“当我去听那些我最喜欢的唱片时,总是不禁感叹,它们是多么基础和简单;它们是声音和空间之间巧妙的相互作用。回到过去,你无法决定你的贝斯或底鼓音色,因为它们都是从机器中发出的。”

“这就是我用计算机想要实现的。在一天结束前,你不应该在乎是否找到了超级好用的插件或舞曲效果包——你应该坐在计算机前,捕捉下真正值得记录的时刻。”

原文地址:Music Rad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