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月27日 星期三 12:57

Jack Patterson & Mark Ralph:Clean Bandit的制作人

作者Tom Doyle
人物采访 制作人 Jack Patterson & Mark Ralph:Clean Bandit的制作人

很少有舞曲组合是从弦乐四重奏乐团开始的——然而,将古典和电子乐融合的Clean Bandit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

近期,Clean Bandit成为了英国最火爆的组合。他们拥有六支排名前五的单曲,其中包括两首冠军单曲:《Rather Be》和《Rockabye》。他们在2014年的首张专辑《New Eyes》获得了第三名的成绩,他们的单曲销量超过1300万,专辑销量超过150万。

从2008年组建以来,他们走过了漫长的道路。他们在剑桥,开始了古典音乐和电子舞曲融合的实验。最初成员包括键盘手/程序设计Jack Patterson,大提琴Grace Chatto,鼓手Luke Patterson和小提琴手Neil Amin-Smith(2016年退出团队)。在Jack Patterson尝试给Chatto和Amin-Smith录制弦乐四重奏的时候,促成了Clean Bandit。

“我那段时间都在用Ableton,”Patterson说道。“我在帮助Grace完成弦乐四重奏,并且录制了他们的演奏会。有时候用Ableton,有时候用现场录音机。之后会导入Ableton进行编辑,主要是放在网站和其他一些平台。后来,我发现自己的Ableton里有这个弦乐四重奏,我就在琢磨着给它加点鼓和贝斯。”

“我给歌手朋友Love Ssega听了,他有一些想法。我们就开始计划着组建一个乐队,尝试做点演出。进展得很快。大概就在几周内。我们很快录制了一堆素材,到俱乐部里去播放。”

Jack Patterson是Clean Bandit的幕后制作人。图片:Richard Ecclestone

[wshop_paid post_id=”16062″ show_buy_btn=”true”]

洁匪诞生

就这样,Clean Bnadit诞生了。他们在剑桥Fez俱乐部举办的National Rail Disco之夜里进行了首场演出。Patterson和Ssega对乐队构想中,包括了在弦乐乐手的乐器上装拾音器,直接导入Ableton。这样,他们的演奏就能在进入前场PA前,经过Patterson的操控了。

“我会叠加,”他说,“还会做一些极端的处理,比如节奏门限。所以,在他们演奏和弦的时候,我会用MIDI控制器,通过鼓组来触发门限。我还会加入一些节奏型的切片效果。”

对一支乐队而言,这样的开始很不寻常。在某种程度上,这也折射出了Jack Patterson的家庭背景:母亲曾在悉尼音乐学院学习圆号,父亲是70年代的移动迪斯科DJ。12岁的Patterson在圣诞节获得了一台配备了MIDI键盘的计算机,同时,还附赠了Cubase和试用版的Fruity Loops——他的学习生涯由此展开。“我最早接触并演奏的乐器是钢琴,然后是单簧管,”他回忆道。“我跟母亲有一个约定,只要我的单簧管过了四级,她就给我买一把萨克斯。”

Patterson在大学学习的是建筑学,毕业后,他进入了电影学校。他跟Grace Chatto去莫斯科呆了一段时间。在那里,他继续在计算机上研究Ableton,提炼那些与Clean Bandit一起录制的乐曲。“我用毯子裹着一台MIDI控制器上了飞机,”他笑道。

这段时间,诞生了乐队的前两支单曲,《A&E》和《Mozart’s House》。“我想,《Mozart’s House》是第一首我们真正计划认真录制的歌曲,”Patterson说道。“我们在Grace的卧室里录了人声。小提琴是在教堂一类的地方录制的。我们在霍本的教堂录制了《A&E》,用的就是M-Audio录音机上的话筒。我认为,这印证了一点,最重要的是演奏和你的录音环境。如果这些都做好了,结果不会太差。”

Rather Be

回到英国,通过建筑行业的朋友介绍,Patterson了解到了伦敦西北部的一个社区录音棚项目,他决定将此作为Clean Bandit的第一个基地。“我们从一开始就参与到了这个项目中,帮助他们铺设了地板,”他说。“这是一栋老建筑,但他们将它改造成了工作室——各学科的工作室,从制造帽子的工坊到音乐人、设计师、摄影师的工作室,都聚集在这里。你可以免费获得这里的空间,只要拿出一些时间去给当地的小孩授课。这就是我们的起步阶段。”

2013年,Clean Bandit签约了Atlantic唱片。随后不久,迎来了他们第一支冠军单曲《Rather Be》。客串歌手是当时还未成名的Jess Glynne。“对我们双方而言,都是新的方式,”Patterson回忆道。“在录制《Rather Be》的时候,她甚至还没有签约。作为歌手而言,她的实力毋庸置疑。”

《Rather Be》中颇有特色的断奏合成旋律,是Patterson通过Ableton软件合成器Operator制作的。“我必用的工具就是Operator,”他说道。“通常,是一个振荡器上的正弦波,加上是另一个有点调制的正弦波,这样就会得到一个很真实的风琴声音。”

Patterson表示,尽管《Rather Be》中的弦乐部分很紧凑,节奏感很强,但并没有经过任何的音频量化。“全是现场录制的,”他说道。“不过很明显,有很多剪辑汇整。但我觉得,你并不会注意到。我们的弦乐,是人为做得宏伟的,因为Neil堆叠了很多。或者,我们会尝试四重奏,在四重奏的声音上叠加。”

钢琴部分更有意思,Patterson用了Metropolis录音室A里的Fazioli F228三角钢琴做了两轨叠加。“这是真实弹奏的,”他承认,“因为是两台钢琴叠加的,所以感觉是四只手在弹。这其中有很多的处理。对我而言,钢琴是这个房间里最吸引我的。我特别喜欢它。它们发售过一个采样版本[Wavesfactory Mercury],但我还没有下载。我很想去对比一下。”

虽然Clean Bandit首张专辑《New Eyes》中的大部分歌曲都是在商业录音室里进行混音的,但《Rather Be》却是在South Kilburn录音室的计算机里完成的。对2014年率先发行的单曲来说,结果很不错。“是的,”Patterson笑着说。“Wez Clarke [Beyoncé, Rudimental]也做了一些工作,但最终的混合是通过Ableton完成,再送去做母带的。”

Club Ralph

从South Kilburn录音室搬出来后,Jack Patterson到了伦敦西北部的Queen’s Park,入驻了Club Ralph录音室一楼的编曲室。这个场所是Mark Ralph的,他是Hot Chip和Years & Years的制作人和混音师,也是《New Eyes》的制作人之一。“他对声音有着非常敏锐的洞察力,”Patterson谈到Ralph时说道。“对我而言,我总是在听单独的东西,但他对整体有着更好的把握。当我们刚开始工作时,他更像一个混音师,之后才慢慢开始一起制作。他有俱乐部背景,知道如何获得平衡。”

Jack Patterson在伦敦Club Ralph录音室的创作间。

现在,Patterson和Mark Ralph磨合出了一套高效的工作方式。Patterson在他的编曲间里完成创作和前期制作,之后,将结果带到楼上的SSL房间,做进一步的制作和最终混音。因为长期以来都是用Ableton Live进行创作,所以,Jack Patterson需要将项目转换到Pro Tools中。“我开始发现Ableon的出色之处了,”Patterson说道,“但是处理人声还是很麻烦。同样,录制弦乐也是。我开始理解创建VCA编组的意义,开始使用多话筒对弦乐进行拾音。我会在Ableton中创建很多编组,于是,工程开始变得庞大。”

“还有,在Pro Tools中剪辑汇整人声真是太方便了。你能够很好地处理各种各样的人声片段。感觉Pro Tools本身就像是一个操作系统,因为它很容易隐藏和去掉东西。现在,项目变得越来越大,在Ableton中,你却没有办法隐藏。如果在这里,就是在这里,你总是看得到。所以,我很喜欢Pro Tools的处理方式。’”

因为是Clean Bandit的第一张专辑,所以Patterson的做法还是维持了极简主义的风格。“之前,我会一直堆叠东西,直到听起来不错,”他说。“现在,我会考虑给四条主要的轨道留出空间,确保每一条轨道都尽到职责。”

“作为通用的准则,”Ralph补充道,“我总会尝试削减一些内容,做到绝对的精简。可能会有很多不同的内容出现和消失,让人们感觉编曲内容丰富,充满变化。如果你听过一些优秀的唱片,你用一只手就能数清楚同一时间演奏的乐器。我想,就是这些让它与众不同的——你需要尽可能地削减元素,但要能区分关键的旋律和歌词段落。这也是我们希望在唱片里做到的。”

在创作方面,Jack Patterson主要依靠他的Yamaha立式钢琴和Wurlitzer电钢琴。

在这边,Patterson会提前将诸如弦乐的部分混合成立体声,有意识地限制在SSL房间里要做的抉择。“我会混合弦乐,只保留一轨立体声,”他说。“工程可能会很大,这样做更好,‘只要它听起来不错,就没问题,果断合并。’少了一个参数,你的选择就更少。如果都是可以编辑的,你知道,你可能会试着调整弦乐,去适应贝斯。把一些事情定下来会更好,否则,一切都是变量。”

清晰透明

虽然Patterson拥有各式经典的合成器,包括Roland Juno 106和SH09,但在创作阶段,他只会用Yamaha的立式钢琴和Wurlitzer电钢琴,在贝斯部分和Pad部分也只会用软件合成器。他最喜欢的是U-he的Diva。“它就是合成器中的Frankenstein,”他说。“你可以选一个振荡器,不用指定是什么,但你可以从图形中看到它所重制的内容。所以,你可以用上很像Juno 60的振荡器,经过很像Minimoog的滤波器,选择一些不错的元素,去构建声音。很有意思。”

Grace Chatto的大提琴部分主要是在他的房间里,用Neumann U87或(更多时候)Neumann TLM103录制的。“话筒声音很明亮,似乎可以用在所有对象上,”Patterson说道。“U87有自己的声音,但我不太喜欢。我想,我们大部分人的审美都更倾向于清晰透明和极端无噪。”

比起他的U87,Jack Patterson更喜欢“价格公道”的Neumann TLM103,因为它有干净而明亮的声音。

监听方面,Patterson用了一对Dynaudio BM15,配合一支Behringer K10S低音音箱,用来平衡那一对可靠的Yamaha NS10。“我更加依赖它们了,因为我会在不同的地方工作,”他解释道。“NS10越来越难买到了,所以我设置了eBay提醒,只等有人出手。如果通过它们能听到不错的结果,你就可以满足了。我知道,只是打个比喻,但事实就是这样。我发现更好的一点,是它无处不在。我在洛杉矶做了很多东西,如果录音室里有一对这样的音箱,我就会拿来听听,因为我了解它们的声音。”

Yamaha NS10:世界录音棚的标准,对经常旅行的制作人来说,意义非凡。

数字染色

插件方面,Patterson使用的是Universal Audio Apollo音频接口和DSP平台和他擅长的DAW软件。“我很喜欢Oxford和Massenburg EQ。但说实话,我在这里创作的时候,所有东西都是在Ableton里完成的,因为我想保持简洁和高效。流畅的工作方式越来越重要了。所以,在这个阶段,我更倾向于使用Ableton的插件,它们都很棒。鼓方面,我会在创作阶段从808入手,然后,逐步进行替换。”

说到混音的效果,Patterson和Ralph都对Valhalla的混响插件大加赞赏,特别是Vintage Verb和Shimmer。“真是太棒了,”Patterson不停赞美。“它听起来很数字,但调制方式很独到。它不像真实空间的效果——并不是用来让声音听起来更真实的。它是用来染色的。Shimmer我用得更多。它很出色。我喜欢通过Valhalla做自动化控制。”

最近,Patterson发现,自己可以将Valhalla Shimmer和Halls Of Valhalla的卡片放入Tiptop Audio Z-DSP的Eurorack模块中。于是,他毫不犹豫地将其加入配置。他计划在未来用在自己的项目里。“能够真正地控制所有参数会让我感觉很好,我喜欢在上面进行控制,”他说,“但前提是硬件。”

节奏方面,很多Clean Bandit的音乐都使用了经典的Roland TR808。

“Valhalla很不错,”Ralph也同意,“说实话,我购买过更贵的混响插件,都没有这么好的声音。它们的调制插件,UberMod,也相当出色。在我看来,能跟硬件混响相提并论了。”

在楼上的混音室里,Ralph有硬件混响,包括镀金面板的EMT 240板式混响、Lexicon 480L、AMS RMX16和Yamaha REV7以及ARP 2600合成器里的弹簧混响。“我还有一台[Eventide] H3000,也有混响。但我发现,现在的插件声音是真的不错。不过,某些板式混响的声音很真实。所以,我需要搭配使用。”

《Tears》

Jack Patterson和Mark Ralph都表示,完成Clean Bandit的第二张专辑并不是最重要的:在今天的流媒体时代,唱片公司和听众都更需要单曲。对整个团队而言,2016年,Clean Bandit有两支重要的单曲获得了巨大成功,一支是与X-Factor获胜者Louisa Johnson合作的《Tears》以及圣诞节的冠军单曲《Rockabye》,合作者是Sean Paul和Anne-Marie。

“Louisa的声音很惊艳,”Patterson说道。“她的到来让我们很吃惊,因为我们已经和其他人完成了《Tears》。我和Sam Romans在两年前就写了这首歌。我们有一个抒情歌的版本,是Sam演唱的。他的经纪人给Simon Cowell听了,与此同时,我们正好跟其他人完成了这首歌。Simon Cowell的意思是,‘我为这首歌找到了一个完美的声音,可以让Louisa为你们唱一遍吗?’我们的意思肯定是不行,因为已经做完了,但我们的确想跟她合作。所以,她过来录了别的歌,当我听到她的声音时,我的感觉是‘真见鬼,她的声音太适合《Tears》了。’这样做真是不妥,但我还是重新来过了。但我们都一致认为,‘需要让Louisa试试这首歌。’”

“我猜想这首歌的概念,”Ralph说道,“是类似‘我能生存下来’,但制作风格是更现代的Garage。歌曲讲述了一种心碎的感觉,但与稀疏的Garage节奏和贝斯形成了鲜明对比。我想,这能够升华原作。”

“当你在制作音乐的时候,你总是会想,如果我们将这种风格和另一种风格混合会发生什么?或者,做这样类型的唱片,但用不同的方式,或者别人从来没有做过的方式?我想,我们做的唱片总是掺杂了这些因素。《Rockabye》也是一样。它是一首很阴暗、忧郁的歌,但混搭了电子和古典的元素。我认为,这种结合是很有意思的。”

Jack Patterson的创作室里还有其他的经典键盘。从上面开始依次是:Roland Juno 106、Clavia Nord Stage和Rhodes Stage 73。

《Rockabye》中Sean Paul的说唱部分是在Club Ralph的主控室里完成的。“看他创作很有意思,”Patterson说道,“因为很像是在看钟乳石生长。他不是一开始就对整段歌词有一个概念的。他会不断发展,直到全部完成。我发现,有些人也开始这样录音了。他们会一遍一遍地尝试,录到满意,再继续下一句。这种方式很有意思,可以录得很细致。这样做,不是任何单次的演唱能相提并论的。我的意思是,你可能认为这是作弊,但是不是你最终也会去做剪辑汇整呢?”

Disconnect

在Clean Bandit目前进行中的歌曲里,接下来很可能发行的是与瑞典歌手Zara Larsson的合作曲《Disconnect》,参与合作的有Marina and the Diamonds,Nile Rodgers演奏了放克吉他的部分。“我们在美国与Chic、Duran Duran一起巡演,”Patterson说道,“我们给他听了。他在家里的录音室完成了所有工作。所以,这算是一次远程录音。”

更直接的合作是最近Clean Bandit与Elton John在RAK录音室进行的创作和录音项目。“我们在全英创作音乐奖上遇到了他,”Patterson说道。“Grace厚着脸皮制造了这次合作机会。她建议我们一起合作,他似乎很支持。”

Patterson承认,他小时候是一个摇滚爱好者。现在,却要在录音室里指导Elton演唱。“真是很怪,”他笑道。“你知道,我凭什么告诉Elton John怎么去唱,或者告诉他,再重新来一遍?但我不得不这么做。这是我的责任。无论你合作的歌手是什么级别,你都有义务帮助他们,指导他们。但我不认为我做到了。我感觉我只是坐在那里说,‘整段都很不错!’”

Clean Bandit可能得习惯与更多重量级的艺术级合作,如果他们目前的商业成绩继续上升。Mark Ralph也不知道未来会走到哪里。“我认为,他们很擅长写出好歌,很多能力都具备,”他说。“他们很独特,结合了古典音乐和跳舞音乐,尤其是对Garage的倾向。我认为,这一切都是团队努力的成果,他们很会利用各自的长处。”

“这很鼓舞人,尤其是在这个公众只会用脚投票的年代。有这么一支优秀的乐队,你感觉他们拿出的音乐都会成为金曲,但事实并非如此。我想,要保证一首歌能得到满分,你付出的努力远比想象的更多。”

http://cleanbandit.co.uk

不同的控制台

Mark Ralph(右)和Jack Patterson在Club Ralph的SSL E系列控制台旁。

Mark Ralph为Clean Bandit首张专辑《New Eyes》混音时,他的工作室还在Kilburn。当时,那里有一台60轨的控制台,是德国制作人Conny Plank [Kraftwerk]在70年代制作的。“我想,大家都习惯自己用的控制台,”Ralph说道。“我非常习惯它的声音,EQ的表现以及音频信号混合的方式。你的工作流程是否直观,要看控制台的设计和你对它的理解。”

两年前,Club Ralph搬到了Queen’s Park,房间里已经有了SSL E系列的控制台。之前是Tony Visconti的,安放在他的Good Earth录音室里。这意味着,Ralph不能再用他的Conny Plank控制台了。“我借给了伦敦东区一个录音室的朋友,”他说,“因为一个录音室放不下两个控制台。”

Ralph承认,他花了一些时间去适应E系列。“当我切换过去时,我很难调整到对的状态,”他说。“即便我这些年也经常在SSL上工作,但还是感觉很奇怪。SSL的功能更多,有更多方便的路径选项。但我需要适应,我感觉,一旦你习惯了一个控制台,你很难再换到另一个上面。我到洛杉矶Interscope的录音室去,我正在处理Years & Years专辑的一些事情。我使用的是E系列,那是Dr Dre过去的控制台,它跟我在家里用的完全不同。所以,我相信它们本身就非常不同。”

“你认为SSL就是SSL,但实际并不是。从我的经验来看,它们是独立的,因为随着时间的推移,经过的修订是不同的。随着迭代,主要的区别出现在了核心部分和计算机上。很多E系列的控制台,像我的,都升级成了G系列的计算机,性能更加可靠,功能也更多。我也有不同的EQ组合——多数是棕色的EQ,但也有一些黑色的EQ,一些橙色的Pultec EQ。当我接管录音室时,我进行了全面的翻新,所以,它肯定是完全不同的。”

Ralph提到了G系列软件的一个问题。“我想,最新的版本应该是1987什么的,”他说道,“但是时钟是无法超过2012年的。它们假设世界会在2013年1月1日灭亡[笑]。很多时候,时钟都没有工作,一直卡在某个时间。所以,你只能去选择一个历史上的时间,之后,你会忍不住去看看今天到什么日子了。”

[/wshop_paid]

有什么想对作者说?

avatar
  Subscribe  
提醒
Logic Loc
Logic Lochttp://www.logiclocmusic.com
乐极客创办人,独立音乐制作人,混音师。

新手指引:浅析EDM流派

近些年“EDM”一词的出现,让很多音乐爱好者摸不着头脑。

评测:Audio-Technica ATH-M70x 监听耳机

Audio-Technica(铁三角),是耳机界中举足轻重的名字。

Kontakt:自制复音合成器

经典或现代单音合成器有“同一时间只能发出一个音”的限制,我们通常都认为这是“一件好事”,尤其是对贝斯、主音和其它核心元素。然而,我们都经历过这样的时刻:希望单音能变成和弦。
- 广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