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复古合成器收藏地

0
392

加利福尼亚的埃默里维尔坐落在旧金山湾的东海岸,是一个神秘的小地方。它位于奥克兰和伯克利之间,有志从事动画制作的朋友可能知道它,因为它是皮克斯的故乡。

深入调查,你会看到宜家,两所巨大的生物技术院校。你也会发现一些集体和合伙办公场所,那里是各种制造者、音乐人和艺术家的家园。Lance Hill的工作室就是这样一个地方,他花了大部分的生命时光在搜集这个地球上最值得拥有的复古合成器。他并不是所有东西都有(什么?没有Elka Synthex?没有RSF PolyKobol?),只是一大部分。坦白讲,在美国,除了那些摇滚明星的家庭工作室外,这是我们能看到的最完整,也最引人注目的收藏了。所有合成器都处于可演奏的状态,最重要的是(不同于摇滚明星的工作室),这个地方可以参观。虽然它并不像街边商店那样的公开,不过,Lance经常会主持合成器的发布会、演奏会和小型市场,供Eurorack模块制造者们展示他们的商品。实际上,称为“博物馆”的确有一点不妥,因为它更像是旧金山湾区域的一个社区合成器活动。要了解更多,可以访问vintagesynthmuseum.com。好好欣赏下面的图片吧!

Depeche Mode乐队的最爱。1970年代,ARP 2600是Moog Synthesizers的主要竞争对手。这是Lance Hill在埃默里维尔复古合成器博物馆中的收藏之一。

Depeche Mode乐队的最爱。1970年代,ARP 2600是Moog Synthesizers的主要竞争对手。这是Lance Hill在埃默里维尔复古合成器博物馆中的收藏之一。

Synthi是VCS3的继承者(想想Pink Floyd在《On the Run》中的声音)。它放置在便携手提箱中,可选配触碰键盘。“战舰游戏”一样的指针矩阵,可以用来分配信号和调制路径。

Synthi是VCS3的继承者(想想Pink Floyd在《On the Run》中的声音)。它放置在便携手提箱中,可选配触碰键盘。“战舰游戏”一样的指针矩阵,可以用来分配信号和调制路径。

由Bob Moog设计的Crumar Spirit,是带有两个振荡器和调制轮的单音合成器。现在,很难在外面看到它们的身影了。

由Bob Moog设计的Crumar Spirit,是带有两个振荡器和调制轮的单音合成器。现在,很难在外面看到它们的身影了。

来自Electronic Music Labs的Electro-Comp 101,拥有半模块化的构架(你可以推翻默认的信号路径,但不需要使用路径连线来获得声音)。它的商业使命,是成为Minimoog的替代选择。

来自Electronic Music Labs的Electro-Comp 101,拥有半模块化的构架(你可以推翻默认的信号路径,但不需要使用路径连线来获得声音)。它的商业使命,是成为Minimoog的替代选择。

最先于1982年制造,Gleeman Pentaphonic是早期的平板复音合成器,拥有五声部的复音,为了增强调音稳定性的数控振荡器(虽然它是完全的模拟设备)。清透的树脂玻璃是很多人所追求的。

最先于1982年制造,Gleeman Pentaphonic是早期的平板复音合成器,拥有五声部的复音,为了增强调音稳定性的数控振荡器(虽然它是完全的模拟设备)。清透的树脂玻璃是很多人所追求的。

从上面每一行开始,从左至右依次是:Maestro Rhythm King鼓机,EMS Vocoder 2000;Korg MS-50合成器,Korg SQ-10音序器;Korg MS-20合成器,Korg MS-10合成器;Sequential Pro-One合成器,Gleeman Pentaphonic合成器。底部的隔板上:Lonely Roland SH-101。

从上面每一行开始,从左至右依次是:Maestro Rhythm King鼓机,EMS Vocoder 2000;Korg MS-50合成器,Korg SQ-10音序器;Korg MS-20合成器,Korg MS-10合成器;Sequential Pro-One合成器,Gleeman Pentaphonic合成器。底部的隔板上:Lonely Roland SH-101。

从左至右:EMS Synthi、iMac、Roland TR-808鼓机(在多种处理器的机架前面),Electro-Comp 101,Electro-Comp 200,Maxi-Korg。

从左至右:EMS Synthi、iMac、Roland TR-808鼓机(在多种处理器的机架前面),Electro-Comp 101,Electro-Comp 200,Maxi-Korg。

从左至右:EML Electro-Comp 101和200;Crumar Spirit下面是Maxi-Korg,再下面是Mackie调音台;Minimoog下面,是Lance的个人模块配置;Paia Gnome(在小精灵上方);Steiner-Parker Synthacon,下方是Yamaha CS-20M;Oberheim Xpander和Xk控制键盘,以及下面的ARP 2600。

从左至右:EML Electro-Comp 101和200;Crumar Spirit下面是Maxi-Korg,再下面是Mackie调音台;Minimoog下面,是Lance的个人模块配置;Paia Gnome(在小精灵上方);Steiner-Parker Synthacon,下方是Yamaha CS-20M;Oberheim Xpander和Xk控制键盘,以及下面的ARP 2600。

主房间的一些合成器,我们所在当天,正好是模块制造者的临时商铺活动。从前至后:Yamaha CS60、Oberheim OB-Xa及下面的Oberheim Four-Voice,Mackie调音台,Sequential Prophet-5及下面的Prophet-T8,Roland Juno-60及下面的Roland VP-330 Vocoder Plus,Roland Jupiter-4及下面的Jupiter-8。在两位参与者的背后,是Wurly电钢琴。

主房间的一些合成器,我们所在当天,正好是模块制造者的临时商铺活动。从前至后:Yamaha CS60、Oberheim OB-Xa及下面的Oberheim Four-Voice,Mackie调音台,Sequential Prophet-5及下面的Prophet-T8,Roland Juno-60及下面的Roland VP-330 Vocoder Plus,Roland Jupiter-4及下面的Jupiter-8。在两位参与者的背后,是Wurly电钢琴。

Oberheim的天堂!OB-Xa(在Van Halen的专辑《1984》中名声大噪)下方是Four-Voice,包含四个SEM和一个控制键盘映射、滑音以及其他实时演奏行为的编程器。

Oberheim的天堂!OB-Xa(在Van Halen的专辑《1984》中名声大噪)下方是Four-Voice,包含四个SEM和一个控制键盘映射、滑音以及其他实时演奏行为的编程器。

Xpander成功的OB系列,六声部单元,在当时(1984-88)拥有空前的调制路径能力。Matrix-12,仍然是用户市场中最受人喜爱和昂贵的复音合成器。基本上,它是由两个Xpanders和一个键盘组成。在Xpander下面是Xk,一个有专属琶音器的键盘控制器。

Xpander成功的OB系列,六声部单元,在当时(1984-88)拥有空前的调制路径能力。Matrix-12,仍然是用户市场中最受人喜爱和昂贵的复音合成器。基本上,它是由两个Xpanders和一个键盘组成。在Xpander下面是Xk,一个有专属琶音器的键盘控制器。

这一对夫妇(Susan Anton和Dudley Moore,好像这些合成器对他们来说很新鲜)被眼前的设备吸引了。顶上一排,从左至右:ARP Odyssey、Oxford OSCar、Octave Cat。中间一排,从左至右:Crumar Spirit、Minimoog、Steiner-Parker Synthacon。底下一排,从左至右:Maxi-Korg、Lance Hill自己的模块合成器(模块太多,不一一列举)、Yamaha CS-20M。在底部右边,是一个放在BOSS Multi-Echo和Korg Stage Echo上方的黑胶唱机。

这一对夫妇(Susan Anton和Dudley Moore,好像这些合成器对他们来说很新鲜)被眼前的设备吸引了。顶上一排,从左至右:ARP Odyssey、Oxford OSCar、Octave Cat。中间一排,从左至右:Crumar Spirit、Minimoog、Steiner-Parker Synthacon。底下一排,从左至右:Maxi-Korg、Lance Hill自己的模块合成器(模块太多,不一一列举)、Yamaha CS-20M。在底部右边,是一个放在BOSS Multi-Echo和Korg Stage Echo上方的黑胶唱机。

无所不在,深受喜爱的Minimoog之下,是不太为人所知(但知道的人会很喜欢)的Oxford OSCar。

无所不在,深受喜爱的Minimoog之下,是不太为人所知(但知道的人会很喜欢)的Oxford OSCar。

有什么比小精灵更能代表你的Paia Gnome合成器呢?是的,他并不是真的小精灵,只是一座雕像。是吗?Lance报告说,到晚上合成器的路径会发生神秘的变化...

有什么比小精灵更能代表你的Paia Gnome合成器呢?是的,他并不是真的小精灵,只是一座雕像。是吗?Lance报告说,到晚上合成器的路径会发生神秘的变化…

Lance Hill的工作室和复古合成器博物馆为这些小的模块制造者组织了这场临时的销售——由加州奥克兰的I/O Music Technology举办。I/O是Guy Taylor的心血,他是标志性的Austin TX合成器商店Switched On Music的联合创始人。你可以访问他们的网站,看看有什么新产品。

Lance Hill的工作室和复古合成器博物馆为这些小的模块制造者组织了这场临时的销售——由加州奥克兰的I/O Music Technology举办。I/O是Guy Taylor的心血,他是标志性的Austin TX合成器商店Switched On Music的联合创始人。你可以访问他们的网站,看看有什么新产品。

理想的搭配:放在Prophet-T8之上的是Sequential Prophet-5。T8拥有木质琴键和复音触后,这是Weather Report键盘手Josef Zawinul最喜爱的功能——他一直在使用它,即便现在的他需要更多的现代音源。

理想的搭配:放在Prophet-T8之上的是Sequential Prophet-5。T8拥有木质琴键和复音触后,这是Weather Report键盘手Josef Zawinul最喜爱的功能——他一直在使用它,即便现在的他需要更多的现代音源。

在Lance Hill的复古合成器博物馆中,Roland Jupiter-4放置在Jupiter-8的上方。Jupiter-8是1980年代超级乐队的标志性声音,如Duran Duran,而现在几乎已经要在eBay上消失了。

在Lance Hill的复古合成器博物馆中,Roland Jupiter-4放置在Jupiter-8的上方。Jupiter-8是1980年代超级乐队的标志性声音,如Duran Duran,而现在几乎已经要在eBay上消失了。

在Lance临时的模块展出商中,有一位是Bill Mitsakos,他为那些没有太多旋钮的复古合成器开发了iPad上的实时控制面板。我们对此印象深刻,并在这里做了一个小的视频。准备在稍微安静的时候,拍摄更多视频。

在Lance临时的模块展出商中,有一位是Bill Mitsakos,他为那些没有太多旋钮的复古合成器开发了iPad上的实时控制面板。我们对此印象深刻,并在这里做了一个小的视频。准备在稍微安静的时候,拍摄更多视频。

CS-80的小兄弟CS-60,只有一个合成器声部。它带有CS-80管风琴的预置标签,拥有足够强的音色塑造能力,可以按照喜好改变预置。有趣地是,它保留了昂贵的大型合成器上的条带控制器。

CS-80的小兄弟CS-60,只有一个合成器声部。它带有CS-80管风琴的预置标签,拥有足够强的音色塑造能力,可以按照喜好改变预置。有趣地是,它保留了昂贵的大型合成器上的条带控制器。

两件珍品:双声道的Octave Cat,类似ARP Odyssey,几乎要气得ARP诉诸法律程序了。Octave后来成为了Octave-Plateau,因为制造了八声道的复音合成器Voyetra-8——分离的声音模块和控制键盘。下面是极为罕见的Steiner-Parker Synthacon,3-VCO Minimoog的竞争者,它的自震荡滤波器设计,在提升共鸣时,不会损失整体音量。这样的滤波器设计,现在可以在Arturia的Brute系列单音合成器上找到。

两件珍品:双声道的Octave Cat,类似ARP Odyssey,几乎要气得ARP诉诸法律程序了。Octave后来成为了Octave-Plateau,因为制造了八声道的复音合成器Voyetra-8——分离的声音模块和控制键盘。下面是极为罕见的Steiner-Parker Synthacon,3-VCO Minimoog的竞争者,它的自震荡滤波器设计,在提升共鸣时,不会损失整体音量。这样的滤波器设计,现在可以在Arturia的Brute系列单音合成器上找到。

我们在Lance Hill的复古合成器博物馆中,找到了被人们低估的CS-70M。跟CS-80一样,它有可以混合的平行合成器声部。六个声部的复音数,每个声部有两个振荡器。它对触后支持很好。键盘主编Stephen Fortner曾在毕业后以$700的价格入手过一台,至今依然非常好用。

我们在Lance Hill的复古合成器博物馆中,找到了被人们低估的CS-70M。跟CS-80一样,它有可以混合的平行合成器声部。六个声部的复音数,每个声部有两个振荡器。它对触后支持很好。键盘主编Stephen Fortner曾在毕业后以$700的价格入手过一台,至今依然非常好用。

(作者:Stephen Fortner 编译:Logic Lo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