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月22日 星期五 00:24

来自业内专家的混音技巧

人物采访 制作人 来自业内专家的混音技巧

论是从技术的层面还是听众的经验来讲,混音都是一首歌曲成功的关键。

但是,良好的混音包含了什么,又是怎么实现的?今天,MTF与十位世界顶级的混音工程师进行了交流,了解了他们对着这项主观、多面的处理过程持有的观点。

以下是我们请到的专家:

  • Ian Sherwin:流行电子乐歌手La Roux的混音工程师,网络教育机构Point Blank的舞曲混音老师。
  • Joe Chiccarelli:许多大牌的录音和混音工程师,包括Strokes,The Killers,The White Stripes,U2和Beck。
  • Guy Massey:学成于Abbey Road机构的录音工程师。
  • Jacquire King:与Tom Waits,Cold War Kids,Norah Jones,Modest Mouse和Kings of Leon等合作的专业工程师。
  • Machine:多元化的代表,缩混过Lamb Of Gold和Oh Sleeper的金属乐以及Jay Sean的R&B音乐等。
  • Philip Tan:混音工程师,合作过的艺人包括Rihanna,Alexis Jordan,Pixie Lott,Alicia Keys,JLO,Toni Braxton,Katy Perry等。
  • Sigma:Drum&Bass艺人,被所有大牌DJ以及Life Recordings的创建者大力支持。
  • Steve Levine:数字混音技术的先锋,合作过的艺人有The Clash,The Beach Boys,Motorhead和Culture Club等。
  • Vincent Di Pasquale:Remix艺人,合作过的艺人有Mariah Carey,Madonna和Missy Elliot。
  • Steve Mac:英国榜单背后的重要制作人。最近合作的艺人有The Saturdays,The Wanted和Susan Boyle。

如果你想了解混音艺术,有太多的信息等待着你去查阅。大多数的信息会对技术细节进行深入的分解,告诉你精准的处理方式,让你完成充满能量的,连贯一 致的,如果需要,也会是足够响亮的混音。这些当然都是很有用的信息,但与其陈述这些方法,我们更想通过对经验丰富的行业专家的访问,来传递他们对于这项处 理过程的看法。你在这里读到的所有内容都是绝对可靠的。

在这些混音师的帮助之下,你会对这些技术和方法有更深入的洞察,让你有信心亲自动手去应用。实现完美混音所需要的技能,很多都来自于经验和一些简单的方法——你会发现这些专家的话语就是最好的证明,同时也是很好的精神食粮。那么,让我们从混音前的准备工作开始说起吧。

进入混音

在你准备开始动手混音前,需要做一些准备和决定,这些是非常重要的。我们的很多专家都会参与到项目的录音和混音工程中,所以对于他们来说,最终的混 音从录音时就开始了。Ian Sherwin解释了他的哲学:“从混音的观点来看,主要是考虑编曲的音色。而录音的初期,你考虑更多的是音乐性的问题。交响乐是最好的例子——每样乐器 都在频谱上占据着特定的范围,但仍然有一些频率的存在,能让彼此更加融合。这对于做出有凝聚力的混音是相当重要的。”它同样让我们想起了一句常讲的话: “编曲中的声音越多,为了适应混音,这些东西就会显得越渺小——当然,前提是为了清晰。”

Guy Massey和Jacquire King通常会完成项目的录音和混音。所以在他们录音的时候,就已经构建出了整个混音的图景。Guy告诉我们,“如果我来负责录音,所有的声音便会经过应 有的调试。从一开始,就要保证声音是我和乐队/艺人都认可的。因为常言道‘听起来好,才是真的好’。不过,当层次太多的时候,你会需要经过一点混音才能呈 递给他们。”Guy也强调,在录音阶段如果有一些他们喜欢的效果,在递交混音文件时,也会单独拷贝一份出来的。有了这些,才能更了解艺人追求的风格。

歌曲的重新编曲是很多混音工程师会做的工作,Jacquire经历了这样一些情形:“试着在混音的时候对编曲做重大的改变是要冒风险的,最主要的就 是对自动化数据的把握。所以我会输出很多不同的版本,尝试不同的编辑方式。这样,我能进入不同的版本对自动化控制进行更改。不过,我也尽量在限制自己的选 择,只保留应有的版本。作为混音工程师,你应该是能够做出清晰的决定的。但如果没办法做出,那么里面就一定存在很深的问题。我并不知道所有的答案,但只要 有方法可行,我就会那样去做。”

【自动化】录制或编辑参数的变化。通常会使用MIDI控制器或控制面板来完成,也可以手动进行编辑。

部分处理过程

好,你已经准备好开始进入混音工程了。关掉手机,备好零食和饮料。让我们来看看专家们遇到问题时会用什么方法解决。Ian Sherwin相信,“每个作品都是不同的,所以你应该总是对你听到的东西保持开放的心态,不要武断行事。例如,在你要使用压缩前,问问自己是不是真的需 要。别因为‘这是我通常的做法’就去做。总之,最终的平衡才是重点,EQ和压缩只是实现平衡的手段。”

Philip Tan也分享了他对处理方式的思考:“如果各个部分都是精心录制的,那么选择和整理声音时需要很小心,混音需要的可能是:1.创建良好的平衡;2.使用自动化和效果创造一些有趣的点。使用类似的音乐作为参考很重要,因为它能帮助你拓展你的音乐词汇。”

接着,他提到了压缩的使用:“对我来说压缩就是两件事:动态控制以及染色。这些需要见机行事,我的做法上也没有什么固定的套路。不过,你能找到一些 通用的指导。举例来说,对于打击元素,你通常想要启动时间变慢,这样压缩器就不会夺走或碾平瞬态。释放时间通常根据曲速而定,因为你需要压缩器能有喘息的 余地。”

说到平衡,Jacquire有强硬的观点:“我很讨厌现在人们滥用限制器的做法,这样得到的是静态的平衡。你应该让母带工程师为你做到最终需要的电平。你需要关注的是良好的平衡和动态表现。”

接着,他阐述了一些他的处理方式:“我在鼓组和一些别的元素上会应用平行压缩,但我不会过分压缩。人声,军鼓和贝斯是我压缩最多的部分。使用音量调 整来进行混音,而不要寄希望于那些外部设备。对我而言,这也是早期多轨唱片有良好存在感的一个原因。因为单一声源的动态都被保留下来了,拿到手的东西包含 了所有重要的信息,而不是所有东西争先恐后地涌出来。”

混合和匹配

我们故意找到了一些不同背景的专家来进行探讨。当我们问Joe Chiccarelli如何做出坚固响亮的混音时,他回答道:“对我来说,只有做Aggressive Rock和Techno时才会考虑混音的响度。否则,都是根据歌曲的导向而定。摇滚乐的重点是吸引人们的注意,能留住人。为了实现这个目的,我使用了一定 量的平行压缩,用到了Chandler,Urei和Daking Audio的压缩器。我会在鼓组,人声,贝斯,甚至吉他上应用,做出一道音墙。有时候,我会在一件乐器上使用多种压缩器。”

【平行处理】在保留未处理的原始信号的同时,对拷贝的新信号进行处理。

在合成电子乐的世界里,精通鼓和贝斯的Sigma又有另一种制造响亮混音的方式:“音量通常是来自于我们选择使用的声音的频谱内容。有的合成音色可 能比其它的音色更能让混音变得响亮,同时不需要做到失真。通常是一些在失真和EQ处理前就包含大量2-7kHz内容的音色。我们试着不用太多的压缩,将混 音直接放进Sonnox Inflator里。它实际上是一个砖墙限制器。它是我用过最透明的砖墙效果。”

因为多元化的背景,Machine很精通如何处理声音的边际:“你可以用很多方式让声音变得更好,或引人注意。比如,对吉他进行重新放大的处理或用 采样对鼓组进行层叠。如果要说有什么会吸引更多的注意力,通常都会是鼓。因为你用了10到16轨来做一样乐器的声音,它们彼此之间的声音和相位关系,会产 生化学反应而变得特别。对我而言,这是一项永远不会停止研究的技术。我对鼓的声音有特别的追求,让它们变得更好,才能让歌曲更加畅销。”

我们询问了他关于一些流派特有的元素:“通常来说,重的音乐挑战集中在中频区域。失真吉他,贝斯吉他,军鼓和人声都是非常关键的元素。它们会一直演 奏,而且都是中频的乐器。Hip Hop和流行音乐是节奏驱动的,会有很多空间。注意力应该放在混音的空间和动态的情绪控制上。”

另外一个观点来自于Vincent Di Pasquale,他完成了大量重要的Remix工作。我们询问了他缩混Remix时用到的方法:“因为大多数remix音乐的目标都是夜店,所以底鼓和 贝斯之间的关系就显得尤为重要了。夜店的音乐倾向于带有更多的低频,适量的低频冲击力,但不能淹没其它的元素。我通常会保证较低频率的元素,如底鼓,贝斯 和低音合成音色能放置完好。在加入新元素时,我通常会预留大量的动态空间。一旦整个混音设置好后,我就会在总线上将增益调大。另外,高频也是我很重视的部 分,比如hi-hat和人声部分。我对它们的处理要比通常的流行或电台项目要更加明亮一些。原因是,在夜店里有很多的人,他们会吸收许多较高的频率,就会 产生损失。让它们更加明亮,就能在混音中得以突显。我会在单独轨道和总线上都用到EQ,在7-10kHZ的位置做一些锋利的提升。当然,对于每个混音都是 不同的,不过这是我通常开始的位置。”

盒子里还是盒子外?

(盒子里的混音指的是完全在计算机内部完成的混音)

混迹于这个圈子的顶层,这些专业的工程师能用到各种各样的设备,所以我们很好奇他们的混音是在盒子里还是和盒子外完成的。Joe Chiccarelli告诉我们:“我要说,我60%的混音都是在模拟台上完成的。然而,就算在模拟台上混音,我也还是会在盒子里完成很多工作。可能是对 一些副组使用EQ,压缩和其它效果。我最近特别喜欢UAD的Satellite,它快成为我的处理基站了。我喜欢快速地对人声尝试不同类型的混音和延迟。 让摇滚乐主唱的人声融进歌曲并不是简单的事,因为你要面对像墙一样的吉他和鼓组。我通常会用很多硬件压缩器来实现。不过在Pro Tools里给人声使用不同的压缩器插件确实是有很大的好处。它能给我额外的能量,让人声凌驾整首歌曲。”

Steve Mac两者都喜欢,他会在收音或对DAW已有元素重录制的时候用到硬件。软件EQ会用来做些整理,EQ和压缩在他的工作站中都是用作平行处理的。说到硬件 的话题:“EQ我会用Neve 1084,几乎对所有的东西。我也喜欢Pultec EQ。我准备投资一个API 550a,给鼓用。GML 8220作为整形EQ。压缩我会用Urei 1178和1176。它们是行业的标准,因为非常优秀。我也用DBX160,它对底鼓,军鼓和贝斯很有帮助。人声上是Teletronix LA-2A。整个混音会在SSL上进行。”

Steve和Philip Tan一样,也是UAD插件的粉丝。他们会用UAD的插件来给数字世界的东西增添模拟味道。他解释道:“即使用默认的设置,这些模型都会带给你不同的风 味。以1176为例,声音就与Neve或API完全不同。问题只在于谁能帮你实现你想要的感觉。作为这个目的使用的还有DUY,Crane Song和Avid的一些插件。还有很好着色效果的是Slate Digital的VGG控制台模拟器。即使驱动的设置为0,只要切换模拟器,就会有不同的风味出现。”

Vincent Di Pasquale则试图尽可能地将声音搬出盒子,来实现独有的感觉,甚至对整个混音这么操作:“我仍然在使用一些外部的合成器,如Nord Lead 2和Moog Little Phatty,作为外部音源。我试着录制更多的吉他,也增加一些通过模拟路径录制的元素。通过模拟通道连进行录制,会给它们增加一些个性。同样对于整个立 体声的混音也是——我会将它们从DAW中转录出来,经过模拟的通道链,让声音有漂亮温暖的饱和化模拟效果。我的通道链包含了SSL的话放和混录的控制台, 以及Expounder立体声EQ和一些模拟压缩器。不过现在,因为设备供给的丰富,你可以以各种预算获得话放,压缩器和模拟的混录台。这种方式,能让声 音多一些不同。”

处理得脏一些

正如我们上一期谈论的,失真已经是很多混音的基本部分了。虽然,对于耳朵来说,还不是那么明显能反应过来。当Ian Sherwin缩混La Roux的第一张专辑时,失真用得非常充分:“专辑中有很多通过模拟电路的自然过载。Minimoog,VCS3和Revox磁带机都经常被我们滥用。在 Rak Studio中,我也用SSL的台子做了一些我之前没有做过的事。我在群组上应用了多种效果,失真和平行压缩,这样我很快就将声音融合到了一起。然后就飞 到了Ben的计算机旁。这是很有趣的事,也很直观。因为我能轻易地获得各种色彩。”

这个方式更多的时候是将混音看做录音的一个部分。当然有一些东西是你想去尝试的:试着探索你身边任何模拟工具的输入级;甚至是声卡的输入级。当你通过它们将DAW中的声源进行转录时,会得到很好的饱和处理。

Guy概括了他最喜爱的失真处理:“如果吉他的失真并不尽如人意,我会将它重新输入到麦克风的话放中,调大增益,加入限制,获得更好的高增益声 音;Helio的控制台特别适合这种方式的处理。或是,如果我有很多时间去创造,我会用很多吉他放大器进行重新放大,录回到磁带或Pro Tools中。军鼓和人声通过Fender Twin会听起来很棒。我很喜欢使用踏板,这类的处理用它很方便。”

Joe Chiccarelli在人声上使用了失真:“我有时候会在主人声上用它加入一些边际,特别是在一些多轨道的音乐中。我最喜欢的装置是McDSP的 FutzBox。通常我会在鼓和贝斯上用Sans Amp插件来做失真效果。Thermionic的Culture Vulture和Standard Audio Level-Or也是这类处理的好选择。”

Philip Tan在他缩混时对失真的选择有特别的理由:“我通常会在那些缺少特色的声音上加入失真,像是内置的键盘音色,或者是录制时加入过多压缩的部分。这么做可 以做一些掩饰。比较轻柔的失真,选用模拟磁带或电子管建模类的插件会不错,像是UAD的Studer,Crane Song Phoenix,DUY DaD Valve和DaD Tape。有时候,剧烈点的效果我会用SoundToys的Decapitator,Massey的Tape Head,McDSP的Futzbox,以及各种吉他放大器的模拟模型,像是McDSP Chrome Amp和Waves GTR。用吉他踏板做些实验或许能收获不错的效果。Way Huge Electrionics也有一些这方面的东西。”

工作方式

我们决定在最后,让这些专家以他们多年在行业内积累的经验来结束今天的谈话。Steve Levine,做过各种风格的音乐,概括了他的工作经验:“找对情绪非常重要。无论什么风格,这一点都是真理。有了对的情绪,混音就会顺风顺水;如果没 有,最好就停下来,做点别的。我的大部分混音都在八小时内完成的,但我会把工程进行划分。如果我在家里混音,我会在认为达到90分的时候去睡觉。在第二天 清晨的时候,做最后的调试,然后转移到下一首歌去。对我来说,每一次都这样。”

Steve Mac解释了他获得启示,发生戏剧性改变的经历:“我总是过度地工作!这样会让处理过程失去控制。有时候,退一步,重新审视你的作品还真的是不错的主意。我将混音放过夜,早上起来做调整。结果真的太不一样了。”

Sigma也有一个坏习惯,现在准备改掉:“把混音弄得太复杂。加入太多元素和效果通常是我们的一个大问题。有时候,当你被一段Loop困住时,才会开始思考,好像音乐有点容不下其它东西了。其实,现实中,简单才是硬道理。”

[separator]

编译:Logic Loc

出自:《Music Tech Focus – Mixing》2012年 P79

有什么想对作者说?

avatar
  Subscribe  
提醒
Logic Loc
Logic Lochttp://www.logiclocmusic.com
乐极客创办人,独立音乐制作人,混音师。

Ableton Live:Analog乐器

我们将深入解读Live强大的Analog合成器。

新手指引:浅析EDM流派

近些年“EDM”一词的出现,让很多音乐爱好者摸不着头脑。

Sonar:PA录音的经验之谈

很多人用Sonar和其他DAW制作高品质的录音作品,但也有人将Sonar当作创作的一部分使用。我发现自己使用Sonar的方式有些不同,我用它来处理演出或俱乐部中的现场录音。这种使用方式会遇到各种问题,这是在受控的录音室配置中无法察觉的。这篇文章会展示我在处理现场录音时的工作流程以及我在Sonar中发现的一些好功能。 目标 在大部分情况下,我的主要目标是制作用于音乐人研究和提升演奏技巧的录音。 在某些情况下,演奏和制作的品质会相当高,足以当作小样素材,进行团队的推广。 我尝试在48小时内完成音乐人的混音和母带版本,此时,活动的场景还历历在目,所以,速度和效率是非常重要的。 有时候,音乐人会要求给其中一首歌做进一步的编辑,比如,加入他们的个人简历。灵活性和设置的召回能力很重要。 改变期望 很多年前,我用Audacity完成这样的项目,那时候看起来也够用了。然而,期望值变化得太快。 今天,很多音乐人都拥有了便宜的立体声现场录音机,比如TASCAM DR-40。这些录音机跟定点相机的意义是一样的。大约100美元,就可以在理想的环境中,获得相当高的品质。 这成了许多音乐人评判其他现场录音的标准。即便我能快速做出结果,但如果我不能在总体上超过TASCAM DR-40,那么,我就在浪费自己的时间(我注意到自己也喜欢这些小型现场录音机,有时候也会使用它们,但这不是这篇文章的主旨)。 幸运地是,我找到了一种Sonar的工作流程以及一套“首选”功能,这让我每一次的作品都能超过立体声现场录音机——只用现场PA系统设置好的话筒。 简单介绍我的背景 我的主要身份是一名乐手(铜管演奏者)。我会在交响乐团、演唱会乐队和爵士乐团中演奏和录音——从小型编制到18人的大乐团。 我在录音室和现场PA系统方面有几十年的经验,但我从不认为自己是专家,现在也是。我从Sonar 7开始使用,但真正成为DAW的用户是在过去三年,所以,我仍然感觉自己是个新手。 我不会在文章中展示那些深奥的技巧。我的重点是整体的处理,而不是处理本身。 案例研习 这个案例研习的是全编制的“维加斯风格”爵士乐团。这个团体包括: 5个萨克斯,以及两组长笛、单簧管和低音单簧管。 4个长号 4个小号 钢琴、吉他、贝斯和鼓 很多歌者,同时会有一两人演唱 演出的素材有抒情歌,也有高能量的演唱。 通常,PA系统使用了大约22支话筒。这一次,因为场地限制,我们只能使用16通道的控制台。一条通道给了背景音乐,之后,我们又发现有一条通道是坏的,所以,我们实际只有14条通道。 现场环境的挑战 通常,PA系统的配置和声音检查是很复杂的。这让我们很难有时间去优化录音。 舞台是一个充满噪声的区域,话筒间会有声音窜出。 音乐人的话筒使用程度可能是不一致的。特别是多位歌者使用时,电平变动会很大。 话筒通常达不到录音室级别。如果使用了直通盒(比如,钢琴和贝斯),会有很大的噪声。 不能为了录音效果停止演出,去做调整。当然,也没有重来的机会。 所以,我的方法是尽量让配置变得有用,然后依靠Ronar的强大功能,帮助我克服出现的任何问题。 使用Sonar进行补救 让我快速将那些与Sonar无关的事项做个交代: 我咨询了声音工程师,看看怎么使用话筒,会让现场PA和录音都获得最佳效果。在我们的情况中,我们给萨克斯设置了5支单独的话筒,因为大部分的独奏都来自萨克斯,而萨克斯会叠加到较为小声的乐器,如长笛和单簧管上。我们用了一支吊顶和一支底鼓话筒。吉他放大器也有一支话筒。钢琴和贝斯使用了直通盒。还有两支人声话筒以及给铜管独奏者的话筒。 铜管只用了两支话筒。我们赞成将话筒悬挂到长号的后面,拾取长号和小号的声音。这些悬挂的话筒中,有一支靠近套鼓。我们增加的隔音板,减少了鼓在话筒中的分量。 我们给铜管、吊顶和底鼓使用了录音室品质的话筒,其他位置使用了可靠的动圈话筒。 最佳工作流程?主要是看速度 当我几年前第一次处理多轨现场录音时,我很担心录音文件过于巨大。使用44.1 kHz和24 bit录音,每条轨道通常都会超过1GB。 我理想的配置是让整个工程储存到一个Sonar项目中,这样,我可以当成是一个整体去混音。之后,再将项目划分成单独的歌曲。我一直觉得这是很笨的方式,但毕竟是我心中的梦想。 实际上,Sonar的处理很快,这个配置不仅可能,而且毫不费力。在我的案例中,我将整个项目移到了固态硬盘中,而不是在普通的硬盘,这一点很重要。 在混音过程中,我给16条轨道使用了60个效果。演出很出色,不用考虑冻结轨道。最终,我可以在几分钟里快速地浏览整场演出的粗略混音。 消灭混浊和噪声 当不能对每样乐器进行近距离拾音时,来自话筒的溢声,很可能让声音变得浑浊。这会让混音很难进行,甚至产生明显的人工现象,比如梳状滤波。我们需要花时间去检查每条轨道,减少不必要的声音。我有三种处理技巧: 高通和低通滤波器,收紧乐器及泛音。 不要连续使用话筒的噪声门限(比如,人声和独奏话筒) 噪声衰减处理。在这个例子中,我用了iZotope RX4。不过,在我的工作流程中,我会等到粗混完成。然后,我会独奏每条轨道,听听看是否需要进一步衰减噪声。低音直通箱通常需要这么做。除此之外,建筑的HVAC系统也会给许多轨道引入低频噪声。我的工作流程是退出Sonar,使用独立版本的RX4,在Sonar文件夹中的音频文件上直接应用。 底鼓在哪里? 在这个项目中,我们发现,底鼓的通道不见了。这真是让人失望,因为,虽然底鼓在这种风格中并不占据主导,但它与节奏部分息息相关。我立刻感到担心,这会变成一个出现严重问题的录音。 但是,请等一下。也许,这是应用新功能的好机会。 我将吊顶话筒发送到两条辅助通道中。我用EQ,修剪了第一个辅助通道,让它负责镲片和军鼓。 事实证明,在吊顶话筒中,有足够的底鼓和通鼓。 我在第二条辅助轨道中用EQ去除了镲片,应用了非常窄的滤波器,滤出了底鼓的基频和第一泛音,也让一些通鼓出现在这条辅助通道中。 虽然不是经典的摇滚底鼓声,但也非常优秀了。它似乎没有太多的冲击力,所以,我用了瞬态塑造工具,让底鼓更像“底鼓”。 一开始,我认为,我可能需要尝试新的鼓声替换功能来合成底鼓,但上面的技术效果不错,我不需要再尝试了。很高兴我知道了另一个Sonar的解决方案,以后,或许会用上。 现在,继续收紧混音 修复了各种问题,减少了噪声后,我可以做更传统的混音处理,比如增加压缩、混淆和其他常见的处理,调节立体声摆位。 我不会深入细节,因为这跟其它项目的混音没有区别。主要的不同是,到这个阶段,我仍然会将整个演出当作一个整体处理。 我的目标是快速让混音中的所有轨道听起来不错,歌曲之间,不用太多大的调整。 最后:单独歌曲混音 记住最重要的是速度。我用了一个小时,完成了这场两个小时的演出,获得了一个音质不错的连续项目。 下一步,插入分离点,给每个歌曲做它们需要的特殊调整。但这是一个两难的境地。如果我成功地做了一个不错的混音,很可能回有音乐人来说“嘿,可以给我再混一版,把里面的男高音弄得大声一点吗?”或者“可以在Cheri的歌曲上多加一点混响吗?” 在过去,如果我真的想要满足这些要求,很可能需要为每首歌单独保存Sonar项目。 实际上,我这样做了很多次。真是浪费时间,又占用硬盘资源的事。不过,Sonar新的混音场景功能极大地改变了这个问题。 在混音场景中,我可以将整个演出保留在一个Sonar项目中。我将默认的场景保存为纯器乐的,第二个默认的场景保存为带人声的歌曲,因为带人声的歌曲有不同的设置。 然后,如果任何歌曲需要做其他调整,我就为那首歌保存一个新的场景。 之后,如果有人想要更精炼的混音,我可以直接召回我在那首歌上使用的设置。 总的来说,结合Sonar的各种功能,我可以获得非常快速的工作流程,方便地完成制作,保留所有灵活性,方便之后进一步提炼混音。 作者:Craig Parmerlee 编译:Logic Loc 原文:Cakewalk Blog
- 广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