缩混多轨鼓组

缩混多轨鼓组

随着鼓机和采样器在音乐制作中的地位越来越重,真鼓的混音已经慢慢被大家淡忘。Paul White打算在这里为大家讲解一下这项重要混音技能的基本内容,并分享一些获得最佳鼓声的秘籍。

在合成器和采样器的世界里,相互分隔的声音对我们来说是理所当然的事。但说到真鼓的混音,事情就变得不同了——这都是我们对套鼓采取的拾音方式所致。通常流行音乐的制作会对每支鼓做近距离的拾音,再加上一对吊顶话筒以立体声的方式捕捉套鼓的整体声音和房间氛围。有时候,也会有单独的踩镲话筒出现。

首先,在回放真鼓录音时,你会发现每支话筒都捕捉到了不止一个鼓或镲片的声音。当然,吊顶的话筒会捕捉所有的东西。但你会发现,即使在近距离话筒上也有来自整套鼓的溢音。实际上,如果是在现场或小型录音室中(整个乐队一起演奏)录制的鼓声,还可能会有来自其他乐器的溢音。虽然溢音可以让整体的声音更有连贯性,本身并不是问题,但当你将它们混合在一起,需要控制平衡和套鼓音色时,就会造成问题。所以,你要怎么才能获得对单个鼓声的控制,同时又保持整体鼓声的真实性呢?

清理底鼓

首先,让我们来关注底鼓。因为近距离拾音的话筒会收入来自军鼓和通鼓的溢音,所以,用门限做第一步清理是不错的办法。因为其打击乐的特性,所以鼓需要快速的启动时间(Attack Time),这种设置会产生有益的副作用:如果使用快速启动的门限,那么应用了门限的鼓上会出现剪切的效果,给声音带来额外的辨识度。设置门限,让它在声音结束后完全关闭——如果设置得太长,那么在鼓声之后会跟随着溢音的尾巴;如果设置得太短,那么鼓的自然衰减又会不见。为了消灭溢音,就需要设置合适的释放时间(Release Time),同时,也可以控制鼓头或镲片壳上的鸣响。如果门限受到其他鼓声的触发,可以使用能调节频率的门限,去掉一点侧链输入信号中的高频。

这时,单听底鼓会感觉很不自然,因为门限会去掉自然的氛围声,但你暂时不用担心。如果底鼓的电平不够平滑,那么可以在门限后加入一个压缩器。如果声音缺乏辨识度,这样的配置也会很有帮助。如果设置的启动时间并不太短(5到10ms),那么鼓头的敲击声会在门限衰减应用前进入压缩器,减少声音在混音中的突显能力。为了最好地实现这个效果,可以使用较严厉的比例,大约4:1。调整阈值,让增益衰减在最响的节拍上达到10dB左右。然后设置释放时间,这样,压缩器的增益就会在下一拍到来之前回到正常的位置。

如果底鼓听起来很“笨重”(通常出现在现场的录音上),那么你可以在压缩器后加入一个均衡器来做调整。在5和8kHz的位置直接做一些提升,给声音加入更多的光泽感。不要担心这样的操作会增加噪声或高频的溢音,因为门限已经将它们清理掉了。如果你的设备配置强制你在压缩器前,甚至是在门限前进行EQ处理,也不用太担心——你也可以获得不错的声音,不过可能需要在调整EQ的同时改变一下动态设置。

如果这些工具不能制造出你想要的声音,那么你可能也想要试验一些基于包络的动态处理,比如SPL的Transient Designer或TC Electronic的Triple C。这些装置能够对鼓声包络的振幅做全面的变化,允许你轻松地增加或减少启动(Attack)和持续(Sustain)的时值。

在做任何进一步的声音调整前,拉起吊顶话筒的声音,看看底鼓的声音怎么样。吊顶会在一定程度上改变声音,也会掩盖门限的作用,所以你的底鼓应该听起来更加自然了。这时,如果你需要,可以再调整EQ。但要知道,当你将剩下的混音加入到一起时,鼓声也会不同,所以不用花太多时间做极端细致的调整。

看不见的底鼓:

drummixingdiagram

在缩混鼓组时,压缩的用途很广泛:从处理电平到创造音色变化和加入人工效果。可能你一开始接触压缩器时,别人会告诉你它们是作为插入效果,直接加入到信号路径中,而不是一个回路效果。不过,音乐人的思维与常人不同,不可避免地,有人会想“这样可以,为什么不换种方式呢?”所以,它变成了现在的样子。实际上,在发送/返送效果回路中使用(而不作为插入效果使用)压缩器的理由,是为了给鼓额外的厚重感,同时又不摧毁演奏的动态。

如果以传统的方式进行压缩,为了让低电平的细节的音量提升起来,那么动态范围中较大的部分就会被挤压。这样会让鼓手演奏动态中大多数明显的细节变得平滑——也就是打得较重和超级重的节拍之间的差异。虽然对于品质不太好的演奏,这样的处理是很理想的,但对于优秀的鼓手,这样的处理会破坏品质。

试想一下,让发送到辅助通道中的鼓声进入压缩器,再通过效果返送回到混音中。如果压缩的阈值设置得很低(比如低于鼓声电平40dB的位置),比例为2:1,启动和释放时间较短,那么,你可以将它混合进去,增加低频的细节。这样处理的好处是,你不必为了保留演奏的动态而去做妥协——因此,大家亲切地称这种技术为:“看不见”的压缩。

这种方法的缺点是,它只在模拟领域起作用——如果在数字领域发送,这种处理的延迟会导致压缩器输出的与未处理的信号发生相位问题。不过,这也不妨碍你在音序器中使用它——只需要将压缩器的输出并轨到硬盘上,然后使用音频编辑工具,将它与原始的音轨放在一起即可。如果你觉得必须实时调整,那么也有不会产生相位问题的选择:在压缩器后直接插入一个环境混响插件(使用最低的混响时间)。很自然,这种方式的会对空间产生细微的改变。不过,你可以将返送信号以单声道的方式注入,以减小影响。

隔离军鼓

大部分常用的军鼓话筒会拾取到来自底鼓和通鼓的溢音,也可能会拾取到很多踩镲的声音。同样,你可以使用门限来清理它。使用能调整频率的门限对侧链输入的部分低频和高频做削除,这样能帮助你避免底鼓、通鼓和踩镲造成的假触发现象。如果你无法完全隔开踩镲的溢音,也不用太担心,因为加入吊顶声音后,应该会遮掩不少,你只用确保溢音不要太过突出——最后,让踩镲的溢音只在某些节拍上出现。

如果你不能防止门限被其他的鼓声触发,那么引入吊顶话筒,看看是否能有效地隐藏溢音。如果不行,那么就减少门限的范围(Range)设置,允许节拍之间的溢音通过,即使这么做会损失一些隔离的效果,但它能帮助你制造出更加自然的结果。就算你的门限对所有的军鼓节拍做了干净的处理,还是需要加入吊顶一起听听。你可能发现了,门限会让军鼓变得很干。你可以加入一些混响,让它与其余部分的鼓保持一致。

如果军鼓需要额外的清晰度,那么可以尝试在4和8kHz之间加入一点高频EQ,或者尝试一下市场上的那些心理声学强化器——可选择的范围很广,比如BBE、Aphex、SPL和Joemeek。另外,你可以在100到150Hz的范围内做一些提升,增加声音的厚实度。使用一点压缩可以很方便地解决电平不一致的问题。

隔离通鼓

因为通鼓只会在鼓组加花的时候演奏,所以你会发现,通鼓话筒大部分时候都在捕捉溢音。同样,加入门限,不过通鼓可能是立体声的,确保你使用了两通道的门限设置,并以立体声的模式链接。去除门限侧链输入的低频会减少来自底鼓溢音的假触发现象。调整门限释放时间(Release Time)以匹配通鼓。与军鼓一样,你可以使用阈值控制和侧链滤波器。如果在你做了最大努力之后,一些假触发依然存在,那么你可以调整范围控制,让部分溢音通过。通常,这样可以起到掩饰的作用。

解决触发问题的另一个简洁方法是使用自动化混音,如果可以,那么就静音或调低鼓组加花之间的通鼓轨道。在硬盘录音机上,你甚至可以擦除溢音之间的部分。不过,你最好提前做下备份,以防改变主意。很自然地,这些策略也可以使用在军鼓轨道上,如果你已经隔离了触发问题或有很多录音棚时间…

与其他的鼓一样,压缩可以用来控制电平并加厚声音,而EQ可以用来增加厚重感和冲击力。最佳的均衡处理频率要根据你通鼓的大小和调音的状况来决定——在80Hz到250Hz的范围之间进行试验,尝试挑出每个军鼓共鸣的位置,做一些提升后就可以了。在另一种情形下,通鼓被作为副组在录音阶段混缩为了立体声,那么你的关注点就可以放在较低的通鼓上——保持较高的通鼓不变。与军鼓一样,在4到8kHz的位置做提升可以增加辨识度,少量的混响可以帮助你找回门限夺走的“现场感”——只要让通鼓和吊顶混合起来能够获得理想的效果就行。

声像问题:

如果你计划以立体声的方式缩混鼓组,那么你需要决定是否以立体声的方式使用吊顶话筒。因为,除非你坐得很靠近鼓手,否则是不会感受到太多立体声扩散的,所以录音中使用立体声鼓组是否真的那么重要呢?还有,如果这样,你想要你的听众以哪种方式“看到”鼓组:从观众的视角还是鼓手的视角?无论你采用哪种方式,只要确保一致性就行——仔细聆听吊顶声音,然后对单独的鼓声做声像分配,以匹配你所听到的。

踩镲和吊顶

如果使用了单独的踩镲话筒,那么很可能踩镲的声音会比其他轨道的溢音更响。所以你不需要再使用门限了,除非你要处理的录音非常麻烦——在很多歌曲中,都会一直出现踩镲。所以,应用门限可能没有实质的帮助。不过,通常你可以滤掉大量的低频,这样至少低频的溢音会减少。你也可以去掉不必要的泛音,让吊镲的声音变得更加清脆——设置高通滤波器,将滚降点往上移动,只要不影响踩镲声音即可。如果踩镲不够明亮,可以给它加入一点“空气感”EQ,使用高频的拉升均衡器或钟形均衡器,将Q值(频带宽度)设置得较低,集中到15到16kHz的部分。

立体声的吊顶话筒是获得良好鼓声的重要部分。这些话筒会拾取镲片的声音,为单独的鼓增加清晰度,也能帮助所有的鼓件更好地编织在一起。对于摇滚中的鼓声,你可能需要从近距离话筒的平衡做起,然后再提升足够量的吊顶声,让镲片的声音听起来不错。对于爵士或一些独立音乐,通常会使用更多的吊顶声,更少的近距离话筒声。

还有一个潜在的问题。一旦你拉起吊顶话筒的声音,获得了足够好的镲片声音,很可能鼓组的低频会失去焦点。在多支话筒录制同样的声源时,这会是一个问题。在这种情况下,首先要尝试的就是相位转换。如果转换两支吊顶话筒的相位可以解决问题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了。但如果在加入吊顶声音的同时,低频听起来仍然很糟糕,那么就只能去掉它们部分的低频来减小冲突了。

如果你在良好的现场环境中拾取鼓声,那就不需要太多吊顶的声音。如果可能,可以加入一些人工的混响。但如果它们是在小而干的录音棚里录制的,那就需要模拟你所选择的环境了。板式混响是常用在鼓上的,如果你追求紧致的声音,短促的混响设置会有更好的效果。

对于复古的鼓声,你可以压缩吊顶来为镲片增加更多的冲击力。但使用这种方式的时候需要小心,确保它不会破坏到其他的音轨。你需要将鼓组与剩下的整个混音放在一起听,特别是贝斯乐器以及其他的节奏部分,才能知道是否有效。这时,你可能想要改变近距离话筒和吊顶话筒之间的平衡,做最后的EQ调试。

除非你录制的原始素材是完全不能用的,否则现在的你应该已经获得了不错的鼓声。但是,在你告别鼓之前,可能还需要做最后的一项调整。在所有轨道播放时,你可能会发现之前加入的混响不太适合,可能太多或太少,或者不适合你正在缩混的歌曲。仔细去听,确保鼓组拥有一样的声音——需要让人信服这是一起演奏的鼓,而不是分开录制的,除非你故意要做出不融合的效果。在这之后,你可以坐下来享受余下部分的混音了,因为最难的部分已经完成了!

原文地址:http://www.soundonsound.com/sos/feb01/articles/drummix.asp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