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月25日 星期一 04:06

混音器基础

深入研讨 理论知识 混音器基础

台子、控制台、混音器…随你怎么称呼它。传统混音控制台的设计基本上象征着整个录音的过程。混音台是录音和混音环境的中心;不同的声音信号汇聚到带有推子和旋钮的混音台中,让录音工程师能进行前所未有的控制。

mixer-basic-1

总的来讲,硬件混音台就是一个带有旋钮和推子,用来平衡和混合不同声音的巨型控制面板,我们DAW上的混音器与之相比其实大同小异。虽然初次碰见会让人生畏,但它其实很容易被分解:垂直的一列,被称作通道条,经过多次的克隆——想象一下,24通道的台子就是同样的通道条复制了24次。有的混音器配备了直接进入“通道条”的内建EQ、压缩等。在这篇文章中,我们将解释这个词的原始定义:混音器上的通道条。

每个通道条会有一个输入信号,同时也有自己的输入增益、音量推子、声像盘以及用于独奏和静音的按钮。这些通道随后会进入Master通道。在那里,所有的信号整合起来,并输出到音频接口上。这样,你就可以在监听音箱或耳机中听到了。

在模拟声源和外部设备的硬件世界中,你需要将大量的外部信号集合到一起,进行混合,建立路径,加入外部延迟或混响单元,然后录制成最终的混音。印制(录音)到磁带这类带有噪声的媒介上,还需要信号足够得响亮,高于磁带的噪声,而如果太大声,又会引起失真。

当我们只在数字领域工作时,还有谁会在乎这些东西呢?你至少需要理解,DAW的混音器与这种“多推子到输出”的概念有相似之处,原因是:这是将所有东西整合、处理、混合在一起最直观的方式。如果你不知道输出端的输入来自哪里,或需要理解推子前和推子后的差异,或想要建立串联和并联的路径,那么你就来对地方了。让我们开始吧!

通道解析

当你在DAW的编配页面创建新轨道时(无论是单声道或立体声),DAW的主混音器部分会出现一个相关联的通道条——思路是,轨道中装着音频,它的信号会流过通道,在这里可以对信号做一些改变(注意,“轨道”和“通道”实际上会经常互换使用,虽然技术上来说,它们并非同样的东西)。当你在项目中增加更多声音时,轨道数会增加,混音器中的通道条也会增加,不过,你只需要理解软件混音器中一条通道条的工作原理即可。MIDI轨道与音频轨道的工作原理大体上是一致的。

如果你要将外部声音注入到计算机中,从输入阶段开始探索是个好主意。外部声音——外部设备——话筒、合成器、吉它DI、MIDI设备等——必须先连接到你音频(或MIDI)接口的输入端上,这些输入会分配到DAW的虚拟输入上。一旦激活“输入监听”按钮,就能听到外部信号;开启“录音准备”功能,就能录制到轨道上。

使用音量推子可以设置每个通道的电平——它就是位于通道条中十分显眼的垂直滑动条。在物理世界中,你可以抓住它上下推动,但在虚拟世界,你需要点击并拖动(或使用滑鼠滚轮)来提升或降低轨道的音量。如果你想保持几个通道条推子之间的相对平衡,可以使用“通道链接”功能锁定参数,这样就能同时改变选中的通道了。可以参看下面关于该技术的具体讲解。

逐步解:如何在Cubase 7的混音控制台中接多条通道

mixer-basic-2

  1. 这里,我们有三条通过Cubase 7混音控制台播放的音频轨道。每条轨道都没有发生削波,但它们汇整到最终的立体声输出(最右边的通道)上会发生过载。不过,它们之间的混音平衡是完美的,所以我们想同时拉低它们的音量,保持相对的电平平衡。
  2. 虽然,我们可以手动输入dB值,但还有一个更简单的方法:按住“Shift”,轮流点击这三个通道条,一起选中。然后“点击右键”,选择“链接选中的通道”。在出现的控制链接设置中勾选音量选框——这样即可将三个轨道的音量推子链接到一起。
  3. 现在,当我们拉低轨道1的推子,所有三个链接的推子都会一起移动。将它们同时拉低大约-15dB,保持相互间的比例。这里我们只链接了音量,但很多DAW会让选中的通道链接其他的混音器设置、参数或输入!查看DAW的操作手册了解更多。

通道条

图形显示框提供了每条通道输出音量的图示。它是以分贝(或dB)——一个表示信号电平的音频测量单位——进行测量的。模拟世界的分贝刻度是dBU,如果硬件混音台中模拟信号的峰值略微超过0dBU,并不是造成太大的问题——它会制造一点轻微的饱和失真。数字环境使用的单位是dBFS(0dBU大约是-16dBFS),“FS”代表“Full Scale(全刻度)”,所以0dBFS就是DAW数字信号在发生尖锐和不悦耳削波前所能达到的绝对上限了。

电平图表的信号通常会在绿色范围内跳动,代表信号是良好的,不过一旦达到了0dBFS的限制,就会变为危险的红色。不用太慌张,因为现代的32位(甚至是64位)浮点运算能愉快地处理每个单独轨道的数字“过载”。即便这样,因为数字环境的本底噪声极低,所以你完全可以将轨道设置在较为温和的电平位置,转而去调大监听或放大器。

Master输出是最终的通道,有时候也被称为“二次总线”或“混音总线”。它将所有通道整合(即Sum)到一条立体声通道中。我们之前说到过,在单个混音通道中超过0dBFS的削波是可以被处理的,但并不是在Master通道里。在最终的输出信号上发生过载会导致破坏性削波,所以最好将它保持在绿色范围中。我们会保持Master输出电平在-6dBFS之下,以确保安全——到母带处理阶段,你可以再用限制器来拉升电平。

信号路径、路由和编组

mixer-basic-3
虚拟混音器的信号流实际上跟物理混音台的是一样的,但它可以进行定制。

大多数混音器可以根据实际或创意需求进行信号路径的搭建和阻碍。每个通道条都有声像控制,可以将声音“摆放”在左右扬声器之间,在(虚拟)声音舞台上复刻乐器的位置。

为了实现这点,每个通道的输出都被划分为“左右”两个输出。如果将声像控制完全设置到左边,右边的增益就会减少,左边的输出就会提升一定的量,以此来补偿整体电平的下降(通常是+3dB)。这意味着,立体声并不是真正在立体声声场中移动,所以,如果你想要真正“重新定位”立体声,而不是调低一边,就必须用上外部插件(比如,Logic的Directional Mixer)。

插入

插入槽允许你在通道信号流的某一位置放置插件效果,改变音频的特性。当位于推子前时,效果会在信号路径的通道音量推子前作用,所以电平改变不会影响到插入装置的效果。这是最常用的插入类型,适用于电平独立的插件,比如压缩、噪声门限或失真。

当插件位于推子后时,改变音量滑动条的位置能影响效果的输入电平。比如,如果你想要在通道音量改变时,改变频率分析仪的显示,就会用到这一点。你需要了解这些差异,否则,可能你煞费苦心地调试了推子后的压缩器,然后拉起推子,结果导致压缩太重,毁掉了你小心翼翼调出来的效果。

默认情况下,每个混音器通道都会直接进入Master输出。但有时候,更实际的做法是将一组相似的轨道放到同一个通道条中共同处理。比如,鼓的元素就常作为整体处理。在有的DAW中,只需要鼠标一点就能创建编组通道。但更方便的方式是,创建新的轨道,将它的输入设置为选中编组轨道的输出。具体的方式因DAW而异,所以请仔细阅读软件的具体操作手册。

将编组与其他编组建立路径会让编组轨道变得更加灵活。根据情况,将十个人声通道输入到两个编组,分别是“Lead Vocals”和“Backing Vocals”,然后再将它们发送到最终的“Vocals”编组中。

逐步解:探索推子前和推子后送的区

mixer-basic-4

  1. 让我们看看在推子前和推子后模式中,发送和返送的区别——大多数DAW的概念。我们导入一个Loop到Ableton Live 9的新轨道上,在新的返送轨道上设置“混响”。混响的“干湿比”设置为100%,所以从返送中只能听到经过效果处理的信号,这是我们通常在返送通道执行的惯例。
  2. 现在,让我们增加轨道的“发送”量,平行地发送Loop信号到返送轨道。默认情况下,Live的返送设置为“推子后”模式,在Master通道中以黄色的Post按钮显示。如果我们拉低Loop通道的推子,我们可以听到混响的电平降下来了。这是因为Loop信号的发送位于信号路径的电平推子后。
  3. 现在,我们将发送模式切换为“推子前”。当我们拉低Loop的音量推子,这次,我们返送轨道的音量还保持在高电平,不受通道推子位置的影响。这是因为,发送信号在音量推子前,也就是,推子前,就发送到了返送通道。

送和返送

混音台的另一个功能就是辅助发送。它能创建信号的“拷贝”,无论是推子前或推子后,发送至返送通道的程度根据你的意愿而定(由“发送”旋钮控制)。发送可以来自多个通道,通常被应用在混响、延迟等效果上。

比如,我们可以发送不同量的人声、吉它和军鼓到Buss 1,将Buss 1设置为返回通道的输入端。这个通道会按照我们设定的发送电平播放相互平衡三个元素。如果我们给返回通道插入混响效果,将混响值的干湿度设置为100%,使用各自的通道条就能调节人声、吉它和军鼓的混响信号了。

其他通用的混音器功能

我们已经讲解了虚拟控制器的基本布局和路径,那么你的DAW混音台还提供了哪些其他的通用功能呢?无论是什么DAW,每个混音器轨道中都会出现两个熟悉的按钮,标记着M和S(不要与mid-side处理中的M/S混淆)。按下“M”会使通道的输出静音。按下“Solo”则相反,会静音除此之外的其他通道。

普通的独奏叫做“就地独奏”,你会听到通过轨道主信号路径的推子后信号。如果你想要听到进入音量推子阶段前的音轨(即推子前),那么你应该研究DAW的推子前监听功能,简称PFL。这样,即使将通道推子调到最低,也能听到信号。PFL通常用于现场扩声,只影响监听通道,不会影响主混音。通常,当你一个接一个独奏多个轨道时,之前独奏的轨道就会变为静音。这样做只保持当前轨道的播放状态,同一时间只监听一个轨道。如果你不想在独奏另外通道时静音之前的通道——比如节拍轨道——你可以激活DAW通道上的“Solo Defeat”或“Solo Safe”功能。

mixer-basic-5
当其他轨道独奏时,使用Solo Defeat或Solo Safe防止通道信号静音。

相位

按下通道的“相位转换”按钮能180度翻转信号的极性,这意味着波形会上下调转。虽然制作人称它为“相位”,但从技术上讲,它改变的是极性,而非相位。当你对同一空间录制的多个轨道(比如,一套鼓)进行混音时,这一技术将非常有用。因为有时候,话筒的摆放会导致录制的相位相互发生抵消,所以对波形进行快速的极性翻转能得到更好的结果。

保持有序

毫无疑问,我们可以用大多数软件中能找到的常用工具对混音器轨道进行操作。剪切、拷贝、粘贴、复制,以硬件控制器拥有者梦寐以求的方式重新整理你的虚拟控制台。你可以(也应该)给通道条进行着色和重新命名。虽然看起来很蠢钝,但是当你时隔一年后再开启工程时,应该会感激自己曾经这样做过。还有一些技巧,比如通道设置或整个混音器的保存/载入。

对混音器通道进行标记和着色,能保持配置的逻辑性。让你能在一段时间之后轻易地衔接上
对混音器通道进行标记和着色,能保持配置的逻辑性。让你能在一段时间之后轻易地衔接上

我们知道,混音器中的每条轨道都与编配页面(就是我们对信号进行音序控制的环境)的对应轨道相关。如果我们需要改变轨道的位置,可以在时间轴上拖动音频或MIDI片段。不过,你应该了解一下“轨道延迟”的能——通常捆绑在混音器控制里——可以将轨道的整体时间以毫秒或采样为单位向前或向后移动。这项功能是设计来补偿多轨道之间的时间问题的,也能够以分钟为基准重新定位轨道。这样能避免在编配填满后,需要点亮并拖动繁多的片段时,或者当你想要叠加多个Clap,并更改每个片段的时值,但主片段都锁定在“网格上”时。

静态的混音器设置会制作出静态的音乐。工程师很早就知道这点,于是想出了在混录到模拟磁带上时,亲手推动推子进行实时的控制技巧。实时的推子技巧将自动化混音带进了工作室,但现代的虚拟混音器已经有了“自动化”功能,让我们能够录制或画出精准的参数动作,让参数按照自己的意愿运动。

侧链路径

“侧链”是虚拟混音器、DAW和现代音乐制作世界里常被探讨的词。你可以只用它来做大家熟悉的House抽吸效果,但它还有许多更加有效和实际的应用。但究竟什么是侧链呢?

将标准的压缩器插入到hi-hat通道。当输入的hi-hat信号到达阈值时,便会被压缩器检测到,接着会触发对hi-hat的增益衰减。

这个“触发器”信号可以用其他的轨道替代,比如一个军鼓,那么影响hi-hat loop压缩的就不是hi-hat本身,而是达到阈值的军鼓信号。

许多硬件处理器(通常是压缩器或门限)都有侧链输入。信号可以直接从混音器外部进入,然后在另一个通道中插入设备触发的效果。DAW并没有脱离这个最初的概念:我们从混音器另外的部分抓取了信号,虚拟地“接入”到装置中。

如果两个混音元素同时出现,侧链可以小心且不动声色地将不重要的元素移走。在副歌部分,主人声可以轻微地压缩背景人声,或者背景音乐“回避”叙述的电平。

现代电子乐(就是现在的流行乐)制作人已经将这种“闪避”的技术转为己有。法国的Daft Punk是第一个使用4/4拍Kick Drum触发压缩器增益衰减的舞曲组合。在Eric Prydz的《Call On Me》中,你能看到极端化应用的侧链闪避,带来了流行舞曲的新风潮。

所有的DAW都已经将这个技术整合为一种标志性特征。要记住,你也可以很轻微地使用它!

Blame Prydz对闪避技巧的过度使用
Blame Prydz对闪避技巧的过度使用

混音器技巧

1.重置调节

你应该记住,大多数DAW都具有将参数重置为默认值的功能。实际的方式根据不同的宿主会有不同——Cubase使用的是Ctrl/Cmd-点击的方式,Live使用的是Delete键,等等——当用极端音量或声像来测试一些想法时,你可以使用这个功能轻松快捷地将它设置回零点。

2.干湿比

像平行(也叫做New York)压缩或平行失真这样的效果,会使用返送通道设置,与干信号通道进行混合。不过,很多现代的插件已经有了干湿比混合功能,你可以直接在想要应用的通道上插入这个效果,它能更容易进行旁通、设置电平和清理混音器。

3.在盒子外思考

想要在混音器中拥有另一个混音器吗?Blue Cat Audio的MB-7 Mixer 2.0是一个多频段混音器插件,能作为插入效果在DAW的轨道中使用。它将你的信号拆分为多个频段,让你单独改变各个频段的音量,声像和立体声信息。更好的一点,你可以在每个频段中载入第三方插件,使用常用的插件效果对多个频段范围进行处理。

Blue Cat的MB-7 Mixer 2能将信号划分为多个频段,并能对各个频段使用其他插件
Blue Cat的MB-7 Mixer 2能将信号划分为多个频段,并能对各个频段使用其他插件

4.另一个增益

这是一个常见的问题:你花了很多时间小心地对通道的音量推子进行自动化控制,对整个混音轨道的电平做了完美的配置。在更进一步的阶段,你想要对通道的整体音量进行1dB或2dB的提升,但你的自动化会让推子自动回到自动化设置的位置!要避免这个尴尬的境地,可以插入一个专属的增益插件来做自动化,这样,实际的推子就可以自由地进行调试了。

5.

跟硬件混音器一样,一些创造性的发送和返送路径能实现疯狂的结果。Ableton Live的混音器允许你平行地给返送轨道再次建立返送。右键点击返送通道的发送盘,选择开启发送。尝试将平行的延迟发送信号注入第二个返送的延迟,这样它就又回来了!

使用Live灵活的路径选项将返送信号注入自身,获得极端的反馈效果。
使用Live灵活的路径选项将返送信号注入自身,获得极端的反馈效果。

6.明地自定

正如之前提到过的,虚拟控制台提供了一些不错的保存选项,你可以召回自己最喜欢的混音器布局或插件链。如果在Master通道有你最喜欢的图表、分析或母带插件,可以将这个特定的通道链保存下来,以便用于其他项目。Cubase提供了三个定制的混音器,你可以有三套配置,并快速地进行切换。尝试在第一个中放置音频轨道,第二个中放置乐器/MIDI轨道,第三个放置辅助/编组轨道。

7.双屏

实际上,所有的DAW(甚至Ableton Live 9.1的更新)都允许你将项目窗口扩展到两个或更多屏幕上。虽然一个屏幕很容易操作,但使用低成本的二号显示器将所有重要的混音器同时展示出来会更加方便。你要是用过便知道!

8.你的选项

重新定义虚拟混音器功能和图表解析的尺寸是不错的主意。如果你只使用了一小部分的轨道,可以考虑拓宽所有的混音器通道来展示可用的功能,最大程度地利用你的空间。如果你喜欢塞入许多轨道,那么就缩小它们,让它们能同时显示在屏幕上。有一些DAW也能让你混合及匹配尺寸,那么最重要的通道条就能显示更多的信息,在远处就能看得清。你的DAW操作手册会有具体的操作指导。

9.平均

大多数数字通道图表(也叫做Peak Program Metering,或PPM)会监视输入的峰值。这意味着,它们只会在给定的时间里显示你信号的最高点。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耳朵听到音量的方式是与信号的平均(或RMS)电平一致的,与你过去在VU图表上看到的类似。如果你的软件提供了RMS图表,那么可以试一试,这样你就能更好地感受到整体混音的实际响度。

10.怕看不

抛开前面的一点,你应该偶尔关闭跳跃的绿色图表,用自己的耳朵去听。通过视觉指示了解轨道的情况确实是很方便的事,但记住,你的眼睛应该排在耳朵之后。花时间关掉你的屏幕,只用耳朵听。如果听起来是对的,那么它很可能就是对的。

11.离相位问题

发送和返送给了你多种加厚声音的选择,比如,使用平行失真、压缩和频率分离。不过要注意:因为本质上是混合了两个同样信号,所以有时候会发生一些古怪的相位问题。注意监听是否有奇怪的抵销或调制现象,在处理的时,为了减少抵销,可以考虑使用线性相位EQ。

12.

通常,你可能想在Master Output上对整体进行母带处理,但如果你载入了一些最喜爱的商业混音作为参考,那么它们也会受到这些效果的影响。要解决这点,可以创建一个最终的编组,然后将所有的混音通道注入到这里,作为“母带前”输出。这样,任何的参考音乐都可以发送到总输出,而不受处理。

原文地址:《Computer Music》杂志(2013年11月)

有什么想对作者说?

avatar
  Subscribe  
提醒
Logic Loc
Logic Lochttp://www.logiclocmusic.com
乐极客创办人,独立音乐制作人,混音师。

Pro Tools 11:修复WAV文件

如果你经常使用来自其他用户和应用程序的WAV文件,可能会遭遇到Pro Tools不识别的情况,即使它们在别的地方能够完美工作。

Soundtoys发布:Little Plate混响插件

插件开发商Soundtoys发布了他们的第一款混响插件——Little Plate。在12月22日之前,提供免费下载!之后的售价将为$99。

对话Yamaha高级副总裁Rick Young

也许你已经从网站广告、音乐商店,或有乐器贩售的地方获悉,今年是Yamaha公司成立的125周年纪念。我们找到了Yamaha美国总部的高级副总裁Rick Young,他与我们分享了这家世界最大乐器制造公司成立之初的逸闻趣事。他也谈到了近期的产品,比如世界一流的CFX三角钢琴,以及公司接下去20年的发展方向。 能讲讲Yamaha创始人和第一台簧风琴的故事吗? 当然。Torakusu Yamaha出生于1851年,是家里的第三个儿子。父亲Takanosuke Yamaha是德川幕府时代纪州地区的武士。实际就是今天的歌山县。他父亲主要从事天文和土地测量之类的工作。所以在Torakusu小的时候,家里面就有很多书籍和设备。随着他年纪渐长,对机械方面的事情就越来越感兴趣了。1868年左右,日本经历了一系列的现代化变革和恢复。这时的他来到了长崎县——那里是西方文化进入的主要区域。他对手表产生了兴趣,立志要成为手表维修员。于是,他便到那里去学习,与英国工程师一起工作。在几年的强化训练后,他产生了组建自己手表制造公司的想法。不幸地是,他没有足够的资金,于是又转移到了大阪。在那里,他掌握了医学设备的维修。 1884年,他搬到了滨松——这里是Yamaha公司现在的根据地——在滨松医院维修设备。1887年,滨松小学的一架簧风琴出现了故障。这架簧风琴是同年进口的,所以学校里根本没人知道如何维修。这不是一件小事——至少对他们来说,这是值得骄傲的资本——所以,得知有位擅长机械的年轻人,便立刻派人去找了来。他松开螺丝,发现里面仅有的两个弹簧已经损坏。在维修的同时,他画出了风琴的构造草图,他认为,“你瞧,我也许能自己造出来。”要知道,来自武士家族的人都有很高的爱国热情,想通过振兴民族企业来为祖国做贡献。 据说Yamaha先生扛着簧风琴翻山越岭… 大概在1886年左右,公共法令规定设立在各地区的小学要将歌唱作为选修课,所以他们需要购买负担得起的乐器为演唱进行伴奏。这时候,Yamaha在滨松制造了第一台风琴,为了获得批准,他不得不爬过富士山,沿着海岸线行走。他必须翻过一些高山才能到达东京,因为只有那里的官方机构能批准乐器在教育领域的使用。我相信他花了好几天才做完这件事。 在翻山越岭后,他的设计有没有获得官方的批准? 没有。第一版风琴并没有获得批准。主要的问题是它不能根据需要进行变调。所以,他又原路返回滨松,回到画图板上。接着,他又带着下一版风琴再次前往,如此来回,也有数次。本来依靠强有力的宪法就能做到这些事,但在那些日子,就得你亲力亲为。他带着风琴到了东京音乐学校,也就是今天的东京艺术大学,获得了他们的批准。 1889年,他以合伙的方式建立了自己的小型风琴工厂。然后,他花了五年时间到美国调研,去了所有的钢琴制造厂,尽可能广泛地进行学习。他也购买了一些木材和机器。当他回到日本时,一切才真正走上正轨。1890年,他在滨松建立了Yamaha的总部,那里有许多充满抱负的年轻人在工作。这就是最初起源的概况。 Yamaha是什么时候开始制造原声钢琴的? 第一架原声钢琴大概是在1900年左右完成的。我想我们应该是从立式钢琴开始的。1902年,才有了第一架Yamaha三角钢琴。1904年,Yamaha的钢琴和风琴双双获得了圣路易斯世界博览会的嘉奖,这时,我们才明确知道自己已经步入正轨了。 当Yamaha带着第一台钢琴亮相时,不得不挑战已有的制造商,那么最初的市场和竞争情况是怎么样的呢? 所以说世界博览会的奖项对我们来说非常重要。这给Yamaha带来了一定的声望,但市场方面,主要还是着眼于日本本土。直到1959年,我们才开始建立海外的分部。第一站是墨西哥。1960年,在美国建立了第二站。这里有一个关于Koichi Kawai的趣闻。当Yamaha在1899年结束美国调研之旅回来时,一直担任公司的主席,并辛勤地工作着。接下来的一年里,他挑选了一些有能力的年轻人,将工艺和生产线的重任交给他们。这些年轻人中,有一个叫Koichi Kawai,他11岁的时候来到Yamaha风琴工厂当学徒。当1926年劳务合约破裂时,Kawai离开了公司,建立了Kawai乐器研究实验室,后来发展成为今天的Kawai公司。他是在1927年与七个同事一起离开的。 是怎么进入架子鼓市场的?很多优秀的鼓手都在使用Yamaha的架子鼓。 实际上,算起来有一阵子了。1960年代早期,他到大阪与同事们一起工作,在那里建立了我们的大型架子鼓公司。事实上,这些年我们一直辗转建立了不少的机构。1942年,我们制造了第一把原声吉他。1954年,我们开始研发家用hi-fi设备。同年,我们还开始了摩托车事业。1959年,我们研发了电子风琴。 最初的Yamaha是乐器公司,那么乐器设计上的理念是如何影响公司进入其他领域的,比如摩托车和机动船? 因为我们在做一些冶金方面的工作——这为第一台摩托车的制造提供了技术支持。我们必须得做金属和木材方面的工作。特别在当时,就算是在今天,你也不能到当地的制造商那里,说你想买长笛的模具,或者那些我们生产过程中常用到的东西。事实上,这也是我们掌握日本国内业务的原因,也是制造生产机器的初衷。因为我们必须得精通这些,因为我们不得不自己制造几乎所有的生产机器。这就是摩托车的由来。我们有不错的冶金技术,有人就提议,来试着做辆摩托车吧! 当然,真正让我们开始做冶金的是钢琴框架的倒模。公司的基本理念和做决定的方式是,以音乐公司为核心,不断向我们擅长的领域延伸。我们在硅谷拥有工厂,建立初期,一切进展顺利,当竞争变得激烈时,我们就撤回了。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手机铃声领域——我们拥有合成能力,所以我们很早就进入了铃声领域,一直停留到我们认为可以撤出的时候。同样,还有运动商品;我们仍然在日本国内拥有这些业务。机动船是源于摩托车那边的。我们甚至制造过高尔夫球车。 Yamaha曾经也制造过汽车? 是的,我相信我们做过。我想那大概是价值百万美元的东西吧!它是顶级的概念车。我们从未生产过日常使用的汽车,但我们的产品有用在别的汽车上。我2010年买的Volvo就配备了Yamaha的发动机。我们为Lexus做了所有的木质内饰。原因就是我们对于木质工艺有很深的研究,可以做出优异的作品。这些由来已久,从制造三角钢琴时就一直延续了下来。 在顶级三角钢琴中,Yamaha是如何区别于其他品牌的? 我认为我们的故事应该是这样的:不断创新,不断吸收来自市场的反馈意见,不断地调查和研发。新的CFX——我知道你演奏过——我们花了十九年在对其水准进行设计。我们工厂中的年轻人会像音乐人那样去思考,很多本身也是音乐人。他们一直在寻找心目中的“圣杯”。号角吹奏者总在寻找完美的乐器吹口或背带。作为键盘手,你会想要最好的采样、键盘触感等。 完成它的过程里,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技术只能带你到达有限的境地——有时候,你需要配合你的愿景。这是真理,即使是乐器制造也需要融合技术和工艺,比如三角钢琴。 技术如今带我们到达了另一个高度,我们可以制造出像CFX这样的原声钢琴。人们总是说,我们的钢琴比别的品牌更经久耐用。因为你并不是跟初学者一起工作,而是那些知道你在说什么,并想要将钢琴变为他们身心延展产物的人——这是我们不断追求的。 我认为Yamaha故事中最重要的部分就是一致性。无论我在哪里的录音室弹奏C7,我都知道我会得到什么样的结果。 一致性,我们觉得是特别重要的。我们想要设立最高的质量标准,只有这样,才可以一个接一个地进行复制。我们没有经历“灰暗时期”或者类似的事情。演唱会乐手的水准能够专业地演奏CFX,他们可以察觉到其中的细节,因此能讲出自己更喜欢某个产品的原因。如果只存在一点偏差,那么一致性就还不错,人们不会察觉。事实上,我们认为,当你谈到性能方面,一致性就更重要了。你想要初学者能弹奏性能不错的原声吉他。你想要他们能够吹奏音调准确的长号或小号。这会让你更容易学习,训练出更好的耳朵。所有这些都是息息相关的。在我们制造的不同乐器中,一致性都是倍受重视的。 能给我们讲讲Yamaha进入家用风琴市场的故事吗?我最早接触的电子键盘就包含了Yamaha电子琴中的自动伴奏和类似合成器的功能。 我们在1932年完成了第一台管风琴。那时候,制造管风琴是一件大事——至少对我们来讲是。它叫做Magnum Organ。当然,公司是从风琴制造起步,然后逐渐壮大起来的。 因为要做家用风琴,所以在1959年,我们进入了半导体行业。最初的电子风琴型号是D1,全部使用的是分立式晶体管。但晶体管对湿度的敏感性引起了一些用户的抱怨。所以技术小组将精力集中到因半导体兴起的集成电路上,并引入到电子琴中。这样极大地减少了失败率。在1969年,我们决定引入半导体的制造。随后,它开始迅速发展,并出现了第一架使用FM合成的电子琴——它就是1981年的F70。半导体技术对声音生成的研究有开创性的提升,比如合成器的FM和AWM(高级声波记忆,比如采样)。所以,回想起来,我们为了解决电子琴晶体管的问题使用了半导体,随后将其引入自行生产,最终引领我们做出了新的合成器类型。 可以讲讲FM合成器吗?Yamaha在什么时候看到John Chowning将FM应用到音乐上,并说,“这就是未来”? 我知道现在的日本主席当时也在公司工作,这些事发生在斯坦福。在某个时间点,他说,我们有很多围绕是否生产,是否能成功的讨论。最终,我们决定生产出来,因此也载入了历史。 说实话,1980年代中期的DX系列合成器能为你创造出打击乐、原声乐器和钟铃声一类的音色,这是那个时期模拟合成器无法做到的。实际上,当时没有任何便携的设备能做到。 绝对的——这就是我存了两个夏天的钱买DX7的原因!好的,软件合成器和小型计算机平台,比如iPad,较以往来说越发强大,特别是在录音方面,Yamaha Motif系列也许还是最成功的集成键盘工作站。你对硬件键盘工作站的未来有什么展望? 好问题。我认为这个展望应该跟原声钢琴类似。数字钢琴比以前更好了,在大多数音乐诉求中,都能完全让人信服。我们应该知道——我们制造了它们!但原声钢琴一直有它存在的理由。类似地,至少在较长的一段时间里,高质量的合成器工作站还是占有一席之地,能为消费者提供“一站式”的服务。我们看到,那些更高端的工作站在市场份额上有所下滑——我们并不像以往那样进行销售了——但我们会研发新的版本,提供更多功能以及能赚钱的声音,这会让它们变得不同。 我们即将推出新的MOFX系列,我认为人们会想要购买;有一群人从一开始就有购买的想法,他们一直跟随着我们——他们了解我们的操作系统,知道如何让机器做出他们想要的东西。硬件合成器工作站在20年内还会活跃吗?我也不知道。不过在可预知的未来,音乐人还是会需要它们的。毫无疑问,我们会为下一代继续努力工作的。 扩展阅读:Yamaha 125周年之里程碑乐器 1887: Torakusu Yamaha带着他的簧风琴前往东京 跟许多家喻户晓的名字一样,Yamaha也得名于一个人。作为武士的后代,年轻而具有机械天赋的Torakusu Yamaha在日本滨松从事医疗设备的维修。1887年,他帮助一所小学维修了一架损坏的簧风琴(美国造)。在那之后不久,他受到启发,想要自己动手制造。为了获得官方对其在教育领域应用的批准,他扛着模型翻越了富士山——大概150里路的旅程。 跟所有的客户一样,他们想要做一些改变,所以他又原路返回,制造下一个版本。现在,Yamaha乐器在学校乐团拥有声望——还不用说那些我们非常依赖的原声和数字钢琴以及合成器——表明,这些长途跋涉并不是徒劳。你一定看过无数DX7和Motif的图片,这里我们会为你介绍一些不为人知的Yamaha乐器。 1887: Yamaha的第一架簧风琴 这是Yamaha先生第二次从滨松前往东京时所带去的版本,也是获得日本官方批准的版本!在Yamaha位于加州普安那公园的美国总部,有可以弹奏的复制版。 1900: Yamaha立式钢琴 Yamaha第一架华丽的立式原声钢琴。 1902: Yamaha第一架三角钢琴 Yamaha的第一架三角钢琴。 1959: Yamaha Electone D1风琴 在1930年间,Yamaha制造了教堂管风琴,但最早进入家用风琴市场的是这台Electone D1。它使用了分立式晶体管产生音调,但后来转向的模拟集成电路芯片在不同的温度和湿 度状况下有更好的音调稳定性。 1976: Yamaha CS-80合成器   迄今为止,最让人垂涎和有气质的模拟合成器。CS-80具有半配重的触感,复音触后响应,以及双信号路径——相当于整合了两个独立,可层叠的合成器。Vangelis的原声带《Blade...
- 广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