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M之声:Matthew Koma

0
229

在美国,Matthew Koma享有“EDM之声”的美誉——理由很充分。

这位声线婉转柔和的歌者,与各种制作人和词曲创作者有过合作,比如Afojack、Hardwell、Showtek、Madeon、Fedde Le Grand和Nicky Romero。他收获了Billboard舞曲榜第一的成绩(2012年的歌曲《Spectrum》),与格莱美获奖者Zedd联合创作了《Clarity》(2012)。近日,他又为Tiësto最新单曲《Wasted》献声。Koma甚至受邀为Bruce Springsteen的单曲《Rocky Ground》制作新版本。

欢迎来到MusicRadar.com的技术版块,你算是新面孔了!

“是的,你知道美国最近几年发生了很多变化,”27岁的纽约小伙说道,他正在完成自己首张个人专辑的收尾工作。“在我成长的岁月里,榜单被摇滚、R&B和说唱音乐占据着,但你看看2014年的主流文化,EDM已经吞噬了大片疆域。它进入了每个人的生活,改变了音乐——将音乐带向了它的轴心。”

在探讨别的之前,我不得不问问你给Bruce Springsteen制作的Remix。你是怎样为这位元老级摇滚领袖的单曲加入EDM元素的?

“实际上,我是他多年的追随者,别的不说,这件事肯定值得骄傲。我是绞尽脑汁了!我坐在录音室里,听着他的干声。你得忘掉之前的东西,问问自己,‘这首歌需要什么?’唯一的操作办法就是将它跟其他歌曲一样看待。”

“我尝试在音乐性上做了一些改变,但几周都没有收到回复,我在想是不是自己搞砸了。我不停地思考,‘是不是应该先打安全牌?’;我很担心因此得罪老大。但又过了一阵,我收到了回复,大家都说很喜欢,甚至为它拍了一段视频。在电台听到它时,我明白这是我人生中的重要时刻——自孩童时代起,他就是我的英雄。”

Matthew-Koma3-460-85

所以,在你的成长时代,并没有接触到跳舞音乐?

“完全没有。我生活在一个音乐氛围很浓的家庭;我父亲[Gerald Bair]是创作歌手,哥哥在乐队里,妈妈也经常唱歌。可以这么说,我听的东西是非常传统的,乐队的东西,比如Bruce和Soul Asylum。写歌的方式就是一把吉他和一台磁带机。当我还是孩子的时候,对流派和分类并不感兴趣。对我来说,所有的都是音乐。”

什么时候开始用电脑做Beat的?

“你得知道,我生活在纽约,周围有各种你能想象到的音乐风格。节拍(Beats)是我生活的一部分,但它与我在家听的音乐并没有太大关系。其实,那时候美国的电子音乐还是很地下的。如果你喜欢跳舞音乐,你就只是喜欢‘跳舞音乐’,没别的了。你每天会光顾特定的俱乐部,有着非常独特的生活方式。”

“时间一长,我开始认识这个圈子里的一些人,慢慢谈到一起合作。最初,我感觉电子音乐离我的认知很远——它跟写歌没什么关系;就是一些律动、中毒的旋律和套路。但很快,我发现了其中的不同,顿时,又兴奋,又激动。你并不能因为这种音乐类型不在你的认知范围内就忽视它。对我而言,这是一种新的思考方式……如何让传统的歌曲创作与这个新的领域发生碰撞?如何将两者融合在一起?”

“我并不是第一个这么做的人,但那时候,这种想法还是比较特别——尤其是在美国。对大部分的艺人来说,如果你是punk,那你就只做punk;如果你是garage,那你就只做garage。如果你做的东西有一点偏差,就很容易被人批评。时至今日,这一切都变了。所有的风格相互交融,彼此间的界线模糊了;不同的艺人开始合作不同的音乐。”

你是什么时候开始用电脑制作音乐的?最初是不是主要用吉他和四轨录音机?

“的确,我有Yamaha的四轨录音机,但在11岁时,我就开始捣鼓Acid了。对我来说,那就像视频游戏一样。我感觉很好玩,慢慢就掌握了。哇,我可以制作循环音乐和一些怪异的声音。看起来,不一定非得学会拉小提琴。”

“后来,我跟父亲去到一个专业的录音室,看到了叫做Pro Tools的软件。从13岁开始,它就成了我的语言。”

你从13岁就开始用Pro Tools了?

“[笑]就像我所说的,我很庆幸自己在一个音乐家庭中长大。父母看出我很喜欢这些东西,就给我买了一套Pro Tools。一样地,我带着孩子的天真与热情去捣鼓它。有的孩子一天花20个小时在视频游戏上,而我每天花20个小时学习录音和混音。我希望自己的音乐听起来更成熟,不再是卧室里的粗糙小样。”

“当然,有一些音乐人仍然在质疑计算机音乐。你知道:‘如果直接通过60年代的真空管放大器将鼓声录到磁带里,声音肯定会更好’。人们至今仍在争论,接下来的几百年里也不会停止。对我来说,考虑的重点是便捷性以及Pro Tools能让我实现的东西。我不希望自己一辈子都用磁带机混缩鼓组,想想要是我需要录制和声怎么办?我想,答案是显而易见的。”

你有没有研究过Ableton、Cubase、Reason、Logic这些?

“当然有,但是Pro Tools是我用起来最顺手的。从接触它的第一天起,我就理解了;我明白屏幕中所有东西的意思。当然了,Pro Tools并不是所有人的第一选择,许多跟我合作的人都说你是不是疯了,为什么不换到Logic上,可是我就是喜欢在Pro Tools上制作音乐!它是我的一种本能……也是让我感到最舒适的创作环境。”

“即使我要制作‘EDM音乐’,我仍然会侧重在音频、真实乐器和人声上。特别是人声。Pro Tools是我做这些的最佳选择。MIDI的兼容性可能不如其他平台,但我用起来很好,能满足我的需要。在人声上,它能带给我最好的声音,用来录音或编辑绝对是不二之选。我能让我立刻看到自己做出的改变。”

Matthew-Koma1-460-85

2014年了,你用的什么设备?

“很简单的Mac移动工作站,加上Apogee的声卡。另外,我唯一需要的是Radial的设备箱,加上API的硬件放大器,以及来自Inward Connections的压缩器The Brute;还有我的U87和航空箱——这就是我的工作室。你可以将它带上飞机;跟随我旅行到别的工作室;也可以放在家;或在酒店中搭建起来。我是个快乐的背包客!”

市面上有许多优秀的,经典的软件压缩器。你完全可以不用设备箱了……

“的确!我有CLA Blue Stripe,用在贝斯、人声和合成器上效果很好。有一些EQ也是非常优秀的——SSL EQ很适合用在真实乐器上,FabFilter Pro-Q能为合成音色注入生命。Brute是我目前的最爱。我很痴迷于它。该死的混蛋!”

Pro Tools使用RTAS插件,而不是VST。这会不会带来麻烦?会感觉失去了很多吗?

“插件只是插件。如果插件只有VST格式,你可以找到重新封装的工具解决。Pro Tools的工作方式与Ableton或Logic没太多不同,而且Pro Tools算得上是最好的音频平台了。”

所有的混音都是在计算机中完成的?

“如果在录音室里录了一些鼓,我可能会坐在Neve的台子前工作,但99%的工作会在计算机里完成的。在混音/制作阶段,插件才真正开始发挥作用。”

“我的首选是Melodyne——它是我现在最厉害的武器。不仅仅对于人声,也可以用于音频,制造出原汁原味的声音。我喜欢将合成音色和吉他做叠合——录制两遍,你会得到一些有趣的东西。对于吉他,我会选择AmpliTube;它们的Fender合集非常精确。当然,iZotope的东西也很不错。天啊,要说的东西太多了。”

“对于合成音色也是一样的……有很多优秀的插件;很多都是必备的。FabFilter Twin能带来一些奇怪的声音。Omnisphere是EDM的必备。当你去寻找新合成器时,得记住一点,所有合成器都只是音乐工具,跟吉他或架子鼓一样。很多人拥有Fender Stratocasters,很多人拥有Omnisphere,但真正让你被人注意的,是你用它们做了什么。”

“现在的技术让音乐行业变得相当公平。任何买得起笔记本的年轻人都能用上GarageBand,假以时日,就能拼凑出一首曲子。到SoundCloud注册一个账户,这个世界就是你的了。从一个灵感的诞生到制作成人们能够听到的作品比以往容易太多了。”

“但是,有一点很重要,因为大家都能用上同样的工具,所以你得找到更加独特的声音。就像那句老话说的:若随波逐流,你终将迷失。”

Matthew-Koma2-460-85

你为很多制作人献声。你倾向于独自创作人声,还是在录音室完成整个制作?

“我不喜欢在录音室里创作人声部分。那样会很拘谨。我喜欢带上歌曲到外面去。这样才会得到最好的想法。当然,制作方面更多是合作。我喜欢独自创作人声部分,但如果遇到像Tiësto这样的制作人,我会按照他的指示,在录音室里创作一些东西。”

你接下来要发行的个人专辑会以“节奏”为重点,但很多视频里,你都坐着在弹吉他。假设,一个喜欢硬核的EDM粉丝到咖啡厅里看你弹琴,他们会受得了吗?

“如果我要做原声独奏演出,那肯定会与DJ set不同,当然,也不同于整个现场乐队在户外音乐节上的演出,但在某些点上是有重合的。你可以让Coldplay和Avicii在同一个舞台,但音乐风格就得不一样。也就是说,我们可以将界限弄的模糊一点。”

原文地址:MusicRad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