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带处理:响度与动态

0
1627

响度战争还在继续!有的人已经自信满满地踏入“最响亮”的阵营。增加响度,同时不能摧毁动态。这么有难度的事情究竟是怎么办到的呢?让Joe Alnano来为你分析分析。

母带处理涉及到许多细节的调整,但最被人熟知的——很多人将它看作是母带处理的等价物——是音频文件的最终响度。这看似简单的一步,被无数的人讨论或论述,其重要程度可见一斑。究竟响度是什么,为什么大家会有如此多的争议?

Fig_1
图1 各种砖墙限制器 / “响度最大化处理器”

加油

我们或多或少都听到过很多关于“响度战争”的讨论——简单来讲,这就是一件让唱片尽可能响亮的事(许多人都希望自己的音乐能在电台或播放列表中“脱颖而出”)。许多艺人和工程师(特别是负责母带工作的工程师)感觉到,过度地追逐“响度最大化”会破坏歌曲的动态,让其失去生命力。但如果电平比其他的歌曲小很多,那么又会让听众下意识地认为歌曲缺少冲击力,产生抵制情绪。

那么,工程师是如何调大混音电平,让歌曲具有竞争力(至少,在电平方面),同时又不削弱歌曲的生命力呢?你需要学会控制并且理解这种音量提升技术。

平均电平和峰值电平

我们感知到的电平(音量)是音轨的平均电平,而非峰值电平。在不发生过载和失真的情况下,电平能达到的响度是由音频的峰值电平所决定的。对于不太熟悉这些概念的朋友,我会做一个简单的解释。[sl paid=true]

当你弹出一个音符,它的波形上有两个部分。音符初始的瞬态——比如钢琴音锤的敲击或鼓槌敲击鼓面——和音符剩下的部分——音符的主体,即音符先持续再衰减的部分(如图2)。它被称作是平均电平。

Fig_2
图2 瞬态峰值与平均电平

初始的瞬态部分可能比音符的主体部分要高出10到20dB,但持续时间仅有10到20毫秒——这么快速的高电平,人耳是不足以辨别出的。所以,听者对响度的感知主要取决于平均电平——音符主体(持续部分)的电平。瞬态被人们下意识地看作是“冲击”和“敲击”声——就像现场乐队演奏底鼓或军鼓时那种直击胸膛的感觉。当你尝试增加混音电平时,最关键地就是提升波形的平均电平,让唱片的声音真正地变响。但当你增加整体电平时,瞬态又会接近数字电平的最大点(0 dBfs,数字电平表的顶端),发生削波,制造出刺耳的失真声音。此时,增加整体(平均)电平的也只能就此作罢。

正常化——并不是最正常的做法

许多DAW和母带插件都提供了自动设置最响电平的功能,它的执行依据是让最响的瞬态达到0 dBfs。这个功能又叫做“正常化”。通过它来设定歌曲的最终电平意味着录音将带有许多大的动态,比如,在带有突出鼓组的高能量摇滚混音中,如果保留瞬态,那么响度可能就会比木吉他弹唱的民谣情歌低。

Fig_3
图3 比起没有大动态的情歌(上方),大动态歌曲(下方)的平均电平反而更低。

将这首摇滚歌曲按照鼓组的瞬态做电平限制。假设在一张混音带中,我们将它排在一首情歌的后面,那么它较低的平均电平会让听众感到失望——听众的下意识反应可能是“额…这首歌无法打动我” 。

工程师们发现,如果能够限制波形中的瞬态,那么歌曲的平均电平还能更高,听到的响度也会更大。通常,我们会用到限制器(Limiter),因为只处理瞬态,所以我们将采用非常高的压缩比例和非常快的启动和释放设置。在数字领域,有这样一类特殊的软件限制器,我们称之为砖墙限制器(Brickwall Limiter)或“响度最大化处理器”。它的设计初衷是为了尽可能不动声色地衰减瞬态。这就是母带工程师们提升唱片平均电平的方式——它们通过对瞬态的电平进行限制,安全地将平均电平进行等量地提升,并且不发生数字过载/削波(如图4)。

图4 典型的砖墙限制器/响度最大化处理器上有一个控制,能够在降低限制阈值的同时提升平均电平。
图4 典型的砖墙限制器/响度最大化处理器上有一个控制,能够在降低限制阈值的同时提升平均电平。

这些特殊的限制器发挥了重要作用——唱片比以往更响了——但同时也有一些问题是你需要注意的。

限制中的限制

不管砖墙限制器设计得多好,我们仍需要遵守物理规则。我们能削减的瞬态是有限的,超过这个限度之后,声音便开始变得不能接受。你可以不动声色地衰减大约6 dB的电平——节奏可能听起来没有之前那么强烈,但混音基本上是没有变化的,唯一的不同是电平提升了6 dB,响度大了许多。

但目前的情况是,大家都在追求更响的平均电平,更激进的瞬态衰减,这就是你要注意的地方。当瞬态衰减超过6 dB左右时,对混音的影响将会非常显著——鼓组(通常是最先受到影响的)可能会变得“模糊”(声音将缺乏冲劲,变得黯淡无光),在混音中显得薄弱。如果这些瞬态是鼓组突出的关键,那么所有重要的节奏内容都将受到影响——我就曾经听到一些歌曲,当进入某些段落时,底鼓完全消失了,罪魁祸首就是过于激进的限制。这不仅影响了底鼓和军鼓的律动,也让整首歌失去了生命力。

如果你不断降低限制的阈值,那么歌曲将会丧失冲击力。缺少了冲击力,编曲将会被揉作一团,听众将会很快感到疲倦。

图5 带有完整瞬态的混音波形(上方);经过砖墙限制后,混音的瞬态电平降低了,平均电平增加了(下方)。
图5 带有完整瞬态的混音波形(上方);经过砖墙限制后,混音的瞬态电平降低了,平均电平增加了(下方)。

更科学的电平

那么,怎样可以既将平均电平提升到一定程度,让你的混音出类拔萃,又避免这些问题呢?好的,首先要确保自己知道,为了响度,歌曲将失去多少的冲击力。我们的耳朵会对变化做出适应,所以,你需要将原始的混音放在一边,及时进行AB对比(在另一轨上),了解改变的程度。因为提升了平均电平,所以在进行对比时,需要根据提升的程度,临时调低“母带版”的电平。当你将原始的混音与最大化后的版本做AB对比时,那些损失的冲击力和清晰度将会立刻反馈出来。

另外一些工程师会分阶段应用限制。比如,在对混音做了砖墙限制后,底鼓和军鼓的电平比原始版本损失了太多。虽然限制后的声音听起来还不错,但我们仍需要到单独的混音轨道上(或者是鼓组主干)去调整,尝试拉低鼓组的瞬态,对被压缩较多的鼓组做一些衰减。这样一来,当应用母带限制器的时候,整体将不会有太大的改变,而鼓组的平衡却得到了更好的保留。

因为电平被提升到了数字限制的0 dBfs绝对值,所以你需要保证所有的回放装置都能处理它。你应当将输出上限(Output Ceiling)控制(限制器/最大化处理器上的另一个控制)在略低于0 dBfs的位置——大约-0.3 dBfs是相对标准的选择。如果你并不在意最大响度的绝对值,那么-1 dBfs将是更加安全的选择。它能让你避免一些DA重制时可能存在的“采样间峰值”现象(许多限制器/最大化处理器上都有两个数表选项,一个用来显示实际的数字输出电平,另一个用来预估转换器的这种现象)。

Fig_6
图6 限制器/最大化处理器,设置了7 dB的瞬态衰减/平均电平增益和-0.3 dBfs的输出上限。

虽然大家仍在追求响亮的母带处理,但渴望超越别人的响度已经不再是一种热潮了。虽然有的艺人/客户还是会拒绝不够响亮的母带,但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放弃最后2到3dB的响度了——这些额外的电平增量常常会让整个混音的品质下降。通过母带处理,让歌曲最终的响度略低于那些最响的歌曲是最佳的处理方式,这样既可以保证听众获得相对合理的听音电平,又保留了歌曲中的动态和冲击力。这样的做法会带来更加积极的效果,比起过分地削减要划算得多。

那么,带上这些知识,谨慎地做一些操作,你将会得到优秀且响亮的唱片——这才是我们最终追求的![/s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