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带处理的秘密(1):Stuart Hawkes

0
571

走进世界上最好的录音棚,看看那些天才们都是怎么工作的…

在母带处理方面,有很多的学术理论,也有很多专职于此的工程师。曾经被看作是少数人才掌握的神秘技术,如今随着数字技术、软件母带和更多知识的普及,已经被更多人知晓了。

但是,母带处理究竟牵扯到什么呢?“母带工程师”一词来自黑胶时代,当时,训练有素的工程师会剪辑原始的磁带录音,用于最后的批量发行。现在,它是歌曲或专辑制作的最后一步,也是生产和分销的开端。当艺人或混音工程师利用多轨录音做出最好的混音时,他/她会将最终的立体声混音发送给母带工程师。母带工程师会通过精细的EQ、压缩、立体声处理、限制和其他手段,给立体声文件做最终的修正和强化。当立体声混音在各种回放系统上听起来都(尽可能)大致一样,各个音轨都打磨完成时,“ME(母带版本)”将进行最终的编辑、渐变、排序(如果母带处理的对象是专辑)、文件转换,最终提交。

现在,我们可以在母带总线上使用“一键式”的插件进行母带制作(我们有技术,还有软件工具),为什么还要付钱给专门的工程师?虽然你可以给自己的音乐做母带处理,但是大部分的厂牌和艺人仍然会将自己的歌曲交给专业的录音室,让经验丰富的工程师,在经过声学处理的房间,使用昂贵的模拟设备和巨大的全频监听音箱进行母带处理。你不仅是花钱雇佣了一名专家和一堆设备,也会拥有一双公平、训练有素的耳朵,为你的音乐做最后的打磨。

最后,我们访问了世界最受人尊崇的母带工作室,伦敦的Metropolis Mastering(metropolismastering.com)。20多年里,他们与世界顶级艺术家,如The Beatles、The Rolling Stones、Led Zeppelin、Adele、Blur以及其他客户。除了这里,你不会找到更好的地方去处理母带了。让我们与三位来自Metropolis的天才们一起,聊聊最终的母带处理…

Stuart Hawkes

行业内最好的一双耳朵是如何打磨出完美作品的?你将在这个专题中找到答案!

对于Drum’n’Bass的歌迷,他是Goldie《Timeless》以及许多DnB明星的母带工程师。对于更多的乐迷,他的魔法施展到了无数的重磅专辑上,如Avicii、Disclosure、Amy Winehouse、Rudimental和Ed Sheeran。在我们采访之前,Stuart正在自己的母带工作室,制作一位世界级艺人的歌曲(名字暂时不能透露)。完工之后,他邀请我们进去,嘴里还哼着那首即将发行的单曲…

Computer Music:在做完母带处理后,你脑袋里是不是经常回荡着那些歌曲?

Stuart Hawkes:“是的,经常这样…这并不是一件坏事!过去总有一些专辑困扰着我!比如这个:《Trasnsatlantic Ping Pong》,好像是Squeeze成员的作品[Glenn Tilbrook]。我记得在给他做专辑时,这件事真的困扰了我很久。每次睡觉时,我就会听到脑袋里那些非常抓人的旋律。非常聪明的歌曲作者。这让我很烦恼!”

CM:那么,你会从哪里开始做母带处理?你会用客户“DIY”的母带版本吗?

SH:“是的,有参考会很方便,因为如果你使用的混音是‘大师’默许的版本,或混音工程师限制过的版本,那我们就会知道,声音是怎么样的。因为这是唱片公司默许的版本。有参考是好的,这样你就不会偏离大家都赞同的版本。有可能你会做出更好的混音,但很多时候,这个混音版本听起来就很不错了——它经过了正确的处理,每个部分都很平衡,不需要再调整。有时候,他们会在音轨上用一个适当的限制器,我会觉得‘天啊,我什么都做不了了!’。母带处理就是品质把控。一条轨道并不总是有很多的处理要做——有时候你会做很多;还有的时候,你会觉得,已经够好了。”

CM:如果你不用上些昂贵的设备,会不会觉得对不起客户?毕竟是收了钱的。

SH:“如果一条音轨已经足够好了,我无法让它更好,无论我有多想这么做。我可以让它通过一些设备,但这么做也不会有奇迹发生。并不是说,‘如果我将它通过Shadow Hills’,就会更好听”——一条音轨可能不需要压缩;也可能不需要模拟的声音。它可能是一首EDM歌曲,当它的声音很“数字”,很“俗气”时,反而合适…这就是母带处理,让歌曲听起来尽可能得好。

CM:你现在是不是已经不需要经过尝试就知道什么起作用了?

SH:“还是需要很多尝试的,至少在一定程度上。就像我说的,没有什么灵丹妙药——我从来不会认为‘我会用这个,因为它的声音最好。’如果一条音轨需要加强低音,那么,这个EQ好,还是那个EQ好呢?我会想出一个,然后进行尝试,但我最常做的其实是盲听测试,这样不会欺骗自己。如果我做A/B测试,拿10万元左右的EQ和插件对比,那么心理上,我一定认为昂贵的设备声音更好。这是一种奇怪的心理:当你听到某些东西时,你的大脑会用某种方式去创建它。这就是心理声学,对吗?当你做盲听测试时,结果就不总是那么明显了。我配置好后,就可以在两个版本之间切换[点击鼠标,不用看屏幕]。‘对,我更喜欢这一个’,然后,我再去看自己选的是哪一个。结果可能不总是你期望的那一个。但客户不会知道你用的是什么;他们只会听最终的结果,所以,这个测试很重要。我会在每条音轨上做这样的测试。”

CM:那么,什么是你不会尝试的?混音里的元素需要分别处理吗?

SH:是不是需要分别处理?或者,这是你想用的方式?他们是否希望贝斯吉他成为最重要的元素?我不知道。如果你不在这里跟我一起,我只能按照我的方式去做母带处理,尽可能地提升它。这是一个简单的淘汰过程:如果你去掉了那些不会让声音变得更好的东西,那么在某种程度上,你留下的就是最好的。

“我认为,过去有这样一种趋势:母带工程师总是会去压缩音轨。我遇到的很多人都对我说,‘什么——你怎么没有压缩它?’不,压缩并不会让声音更好。‘但我总是会压缩它们:那些母带工程师都会这么做!’通过A/B对比后,我说‘看吧,这是压缩过的,这是没有压缩的:你认为有必要吗?’他们会说,‘不,确实不用。’你需要用你的耳朵,做盲听测试。即便最后你对音轨做的处理很少,那是应该的。”

CM:你有多少创造空间?你会收到特别的指示吗?

SH:“不,我可以做我想做的,但很明显,我需要记住,我可能会让某些人不高兴?你需要保持它的真实。人们不会说‘我想要这个,这个和这个’;他们可能会说‘这是参考,但是,按照你的想法去做?’发型设计和母带处理有很多的相似点!对你来说很准确,但你自己做不了,如果做错了一步,结果就变了。我总是会拿发型设计来做比较!”

CM:如果错了,结果就变了。但我们认为,“错误”是由客户决定的…

SH:“当你挤压音轨,特别是用压缩器和限制器,平衡就会变化;混音变了,就跟发送过来的样子不一样了。上一周,有一个客户问我,‘你可以保持混音的平衡,但把音量弄大一些吗?’…你不能那么做!我不可能调大音量,同事保持大量的动态空间——当它通过限制器或压缩器时,形状就改变了。当声音冲到最响时,就会触发限制,将它拉回来。所以,当音轨中有一个很大的军鼓时,就会发生闪避。”

“现在的母带处理,需要做到大多数人都觉得很响——响亮是现在的‘常态’,所以,你需要狠心地挤压。如果原版的平衡被改变得太多,你就不确定了。客户不总是理解,限制会改变声音的形状。我希望,我并没有太多地改变音轨的形状,仍然能看出原版混音的样子。希望,最终得到了提升!”

“事实是,作为母带工程师,我并不像制作人或混音工程师那么了解音轨,所以,我会很开心地限制它,做这做那——我认为音轨听起来更好了,但他们可能会说,比如,‘军鼓听起来不再突出了。’这就需要你走两步,再退一步。”

“当我发给客户时,我从不会100%肯定客户会喜欢它。有时候,我发出了一整张专辑,我会再花很长的时间,修改很多东西。当有客户表示赞同时,我会很惊讶!‘那么,你赞同我做的所有处理?’当他们过来告诉我,‘能改下这个,或调下这个吗’我会感到安心。之所以要改变很多,一定是有客户不满意的地方!”

CM:在交付的混音中,最常出现的错误是什么?

SH:“人们总是会发给我限制过的版本——压缩过重的音轨,被限制器或压缩器困住了。我需要加入自己的限制器,有很多的方式可做。同样,如果已经相当响了,比如,我想要增加一些低音,我会再次降低音量,增加低音,然后重新限制。我需要纯粹干净的母带前版本。”

CM:所以,你反对在混音时使用限制器吗?

SH:“我并不是完全反对它,但我这边没有‘撤销’选项。比如,你发给我的文件,上面有限制,很响亮,那么,我也无能为力——它们已经最大化了。我会给他们打电话,问‘你有没有未压缩的版本?’,他们说,‘没有,因为我已经通过限制器混音了,如果拿掉限制器,混音会崩溃,会有问题’。用它们的限制版本做母带处理会限制我,但那时唯一可以保持混音平衡的办法。”

“对于混音工程师,最好的方式是,让混音正确,然后,添加限制器,发过去,作为参考。通过限制混音算是很大的作弊行为,真的!如果你限制得很重,它们很容易混在一起;限制器会完成混音工作,将它挤压到一起。”

[separator]

编译:Logic Loc

出自:《Computer Music》2016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