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著名制作人Dr.Luke

专访:著名制作人Dr.Luke

细数Dr.Luke制作过的艺人,你会找到太多熟悉的名字——Ke$ha、Katy Perry、Miley Cyrus、Kelly Clarkson、艾薇儿、Daughtry、Lady Sovereign、Britney Spears、B.o.B等(终于有个男的了…)。作为Billboard十大制作人之一、ASCAP(美国作曲与出版协会)年度最佳制作人与创作人,艾薇儿的《Girl Friend》、Katy Perry的《I Kissed a Girl》、 Flo Rida《Right Round》…只是Dr.Luke创作和制作过的作品中的一小部分。

开场白

110740-doctor_luke_617_409

Waves:这几年你的事业非常成功,包括之前荣获的ASCAP 2010年度创作人大奖(右图点击放大)。感觉怎么样?需不需要休息一阵子?

Dr.Luke:我想可以买块切糕放松一下了!工作还不错,正在忙Katy Perry新唱片。我尽力完成计划,一个项目接着一个项目。

可以跟我们讲讲你的职业生涯吗?

我并不认为自己对职业做过什么选择,年轻时做音乐也从来没想太多。一开始就只是学习音乐、弹弹吉他、接着开始玩一些节奏,慢慢它们就合起来了。还有其他的一些技能,虽然跟制作无关,不过作为制作人,那是你完成作品必须掌握的。

身在洛杉矶(对你成为制作人)有关系吗?

世界每个地方都有很多新奇的事情发生,不过 LA 的确是世界娱乐的中心。有很多有创造力的天才与音乐人。你发现你身边的人都是你需要的。这里还有大量的电影产出,艺人也会聚集在这里,所以这里会酝酿着很大的创造力。

灵感 & 合作

有哪些制作人带给过你灵感?

Max Martin,他非常牛逼。我也很喜欢Stuart Price,他是很棒的制作人。我签约的一个制作人叫Benny Blanco(24岁,已制作13首单曲排 Billboard 第一),也很不错。还有Rick Rubin,这里有太多有才华的人。我只能说实在太赞了。

Max Martin
Max Martin

Max Martin和Benny Blanco,你从他们身上学到了什么?

太多了。以前我能将一首歌做到前40,但就是做不到第一。那时Max让我要有一些野心,勇敢地去做。他为我打开了思想的大门,当然还有事业上的。他告诉我要坚持、对副歌要狠、直到听起来非常出彩。还有太多的东西,一时很难全部讲出来。

Benny,他太有才了。你知道,大多数时间我们都在解决音乐中的问题。当你有很优秀的主歌和副歌,不见得就有很好的衔接,你会觉得“这部分不错,这部分不错”,但你不得不坐在那里面壁苦思,寻找完美的过渡。但我发现Benny能用完全不同的方式去完成它,都是我从来没想过的。

你跟他有什么不同的地方?

以前我总是追求漂亮的旋律,包括旋律和带旋律的节奏。但他会去做一些很酷的声音,并根据节奏剪切一些东西。这可能是大多数传统创作人反对的制作方式,但绝对是一个新的思路。

听起来你们有很好的合作关系。

是的,而且很有趣。能跟这么多有才华的人一起工作,我感觉自己很幸运。他们只是其中的两位。很多合作过的人都不错。

说到Benny Blanco,我想问问你关于《Tik Tok》的事情。可以告诉我们制作的流程吗?

Benny Blanco
Benny Blanco

我们从一个简单的想法开始,先做出一个 Beat。当 Ke$ha 过来的时候,非常迅速地完成了主歌。接着我们对其中一些歌词进行了修改,然后开始处理副歌,想不同的副歌,包括对歌词的修改。最后处理的是桥段。这一切进行得很快。随后我花了一些时间做调试和混音,加入一些小的元素,可能没有人会注意到。不过总体上是完成得很快的。

你说的“很快”是指几天、几小时、还是一个月?

Beat和主歌是一天,以及对副歌的构思。然后花两天重写副歌,成为现在这个样子。之后大体就差不多了。最后只是花在桥段的一点时间了。

我最近听了Rivers Cuomo和B.O.B的《Magic》,你有认真听里面的歌词吗?特别是那句“每当我碰过一首歌,它就会变成金子。”

(笑)真没有。那应该是 Rivers 写的,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不是这样。人们也会去读其它歌词。但我认为歌词的重点就是要引人联想。我确定每人都会用某种方式让歌曲与自己产生一些联系。

在混音的阶段,你也是亲自动手吗?

Serban Ghenea(长期合作,目前 Billboard有85首TOP1单曲出自他手)混音更加牛逼,然后才轮到我。作为制作人,我的工作是保证歌曲每个环节的品质。Serban有很棒的混音系统,他可以即时让你听到混音的效果。你可以在自己的工作室中聆听,如果你说“嘿,底鼓需要一点高频”,他可以马上做到。

你自己也会做一些混音吗?

我从来不认为自己是混音师,尽管我认为自己的粗混已经能达到某种水平了。但Serban做过之后,你会立刻发现,他才是混音师,我根本算不上。总之,他介乎于牛A和牛C之间。

Waves & 最爱的产品

哪些有名的歌曲用到过Waves的产品?

全部。我从一开始就在用Waves的产品。L1、Renaissance EQ、Renaissance Compressor。

最喜欢哪些Waves的工具?

首先,所有的东西都离不开L2 Ultramaximizer。我一直在用,这个是默认的。

在Master上还是单独的轨道?

Master上。我会用L2、有时是L3,使用一些“极端模拟”的预置。然后调整阈值和增益衰减,这能给我一个基本的感觉。通常我会挂上它,开始琢磨,“等等”,然后全选所有轨道,衰减3dB,再将 Master 拉回来听听看。这样就可以检查工程是不是太响。我最近开始使用GTR 了——很棒!(虽然出了很久)对我来说是很新的东西,刚在Katy Perry的作品上用过。

你是将它用在吉他还是其它乐器上?

吉他上。我还用了SSL 4000和Chris Lord-Alge,用里面一个叫做“Rock Vocal”的预置,将它放在一些即兴演唱的轨道上,虽然它们不是一个摇滚风格的音轨。当时我有一个主唱人声,听起来已经很好了,但我想让即兴的部分有一些不同,我就想看看 Chris Lord-Alge 会怎么做。最后感觉很不错!

你知道我还一直在用什么吗?——MetaFlanger。

在哪种类型的轨道上?

吉他和人声上。吉他通常是Mono模式。让我们假设自己有两支演奏同样内容的吉他,一支在左边、一支在右边。我会用 MetaFlanger,然后调低干湿比,默认干湿比从60%开始,我会将一边调到 25%~30%左右。我觉得它是最好的镶边器。

这一个问题是替那些设备控问的:如果你在一个荒芜的小岛上,只能带走少量的设备,你会带些什么?

合成器我比较喜欢 Juno 106和Prophet 5;吉他是1959 Gibson Les Paul;贝斯是Fender Precision;如果我能带Pro Tools和Waves的工具,就更好了。

麦克风呢?

我有一支纯金的 Manley,很酷,因为它是纯金打造的。不过,我一直用的是Manley Reference。真的很好,基本上每个艺人我都会让他们用这支。

如果新人有幸跟你合作,你会给他们哪些指导和点拨?你想让他们学到什么?

如果他们走的时候想,“他真的很酷、对人也很好”,我就很开心了。我认为最重要的是——如果这首歌并不是很出色,就不要浪费时间去折腾它。

实际上,我应该收回这句话,因为我认为将那些不好的歌曲做好也是一种很有益的教育。在你认为它达到理想水平之前,千万别停下来。每天都要假装明天是世界末日,并将你懂的一切都放进歌曲中——是的,你的一切。

只有这样,你才不会在歌曲反响不好的时候去想,“多希望自己能做得更好啊。”

视频:Dr.Luke在ASCAP大会上分享制作经验

视频大意: 

你是如何保持创造力的?

我也不清楚,你得不断地尝试,你必须得喜爱音乐。然后做东西的时候得有一些理由,比如有灵感。不要把金钱作为你的终极目标,驱动力应该是些别的。我始终这么认为,你可以为了钱做一阵子,但它不可能持久。你的驱动力应该要是做出好的音乐,或者受你经常听的那些音乐的启发。

对我帮助最大的一件事是,身边有很多有才华的人。他们会给我提供一些东西,并且一起想一些主意。这对我的创造有很大的帮助。

(工程)都是音频,没有MIDI。你是对Kick/Snare/Hihat使用了量化吗?

大多数来说,都是在网格上(对齐)的。不过,我们会有选择性地让一些东西不在网格上。(问同事)经常这样做吗?偶尔吧。(对观众)合成器偶尔会不对其网格。对鼓就不是(鼓还是要对齐网格)。

对于你谈到的音频问题,我们用的不是MIDI,我个人可能比较偏执于音频。

所以你就是直接把采样放在上面吗?

如果你想看,我可以给你展示一下。

这是一个Kick,然后是叠另一个。它们都有某些特质。但总之,全部放到一起,就是一个野兽般的 Kick 了。有的负责高频、有的负责的是60Hz以下的部分。我们的做法就是导入音频。这个我猜应该是Ke$ha在《Blow》里的声音吧。有时候会从合成器中这种声音,有时候会从歌里,因为有时候你还会在另外的歌曲中用到这个声音。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