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4月14日 星期三 05:57

Boys Noize:德国电音领袖

人物采访 制作人 Boys Noize:德国电音领袖

作为Beatport三届最佳电子艺人与独立音乐大奖得主,过去的五年里,“80后” Boys Noize(艺名,原名 Alex Ridha)已成为德国电音界最多产的艺人之一。

他从汉堡市的一个小DJ,变为制作人、Remixer、艺人、到现在拥有自己的厂牌,合作艺人包括 Kelis、Kano、化学兄弟、黑眼豆豆、Big Bang(韩国)…最近还与大神Skrillex成立了一个叫“Dog Blood”的电音项目。

作为艺人,他的处女作《Oi Oi Oi》成为新一波电子乐的地标。从那时开始,他开始使用各种经典合成器、鼓机和先进装备填充他的工作室,对声音和采样进行着各种创造…

Boys-noize-oi-oi-oi
专辑《Oi Oi Oi》

在上次我们采访后,你就搬到新的工作室了?

“是的,搬家很开心。虽然算不上最好的地方,但以前的房子实在太乱了,去厕所还得经过工作室(笑)。不过在那里也做了很多不错的音乐;还有一个地方是在家里,这很重要,我无法固定时间去工作室,新专辑里大多数的作品都是在晚上完成,没法朝九晚五做音乐。”

为这张个人专辑的制作,你推掉了很多巡演?

“整个夏天都没有参加音乐节,只有一两个专场。我完全沉浸在创作的状态中,只做音乐的感觉很好——每天都去工作室录点东西,玩一会儿。过去两年我主要为别人干活,那段时间积累了很多关于自己专辑的想法。但一直没有机会回到工作室去做我想做的。”

你合作的那些作品有没有影响到新的专辑?

“最大的问题——是否应该找牛人来客串?现在很多人也这么做,它能让双方都受益,我也有幸结识了各种类型的艺人,但我觉得:太多合作的音乐并不能展示个人真实的一面。”

“我不会让歌手在舞台上好好地唱完一首歌曲,我喜欢改变人声,给它们加入另类的效果。所以,给其它艺人制作完后,我决定不要从艺人的角度去写歌,我更想体现音色和质感。现在很多音乐都是‘功能性的’,它们的目的很明确:让人们嗨起来。那太简单了,对我来说没什么意思。我不会思考太多音乐的目的,我只是试图根据直觉来创作音乐。”

为什么决定要发起一种新式的现场演出?

“过去几年,人们对DJ演出的期待有所改变,我要站在局外人的位置来思考:在音乐节上,人们只想听到你的音乐。但在DJ的演出中,你可能要播其它人的音乐,所以必须打造‘Boys Noize”独有的现场。”

“我仍然在想怎么做,这很困难,舞台上只有我,能做的事情有限。我希望能使用Elektron的Octatrack,但它太小了,所以我打算用电脑、控制器、鼓机、采样器以及一些效果。最重要的是现场对我的音乐做一些 Remix,创造新的体验。”

elektron-octatrack-02
Elektron Octatrack

“Justice 在演出时会把专辑的歌曲经过全新的处理,多数时候,我更喜欢他们的现场版。因此我去年发行了一张EP,只用了三台机器,全部通过即时表演去完成。我很喜爱这种只用鼓机、采样器、和合成器完成一首歌曲的过程,我也会从合成器中采样一小部分,然后剪切,因为这在现场无法实现。但从内心来讲,我一直都是一名DJ。”

你从传统的制作人或歌手身上有没有学到什么技巧?

“我一直觉得制作人就是做音乐或者做节奏的人,其实远不止这些。制作人还要敏锐地察觉艺人的需要,同时做出变化。我不是按照传统方式学习的制作,所以在那些合作中我学到了很多技巧。”

“例如声像与摆位。过去做Remix,我所有东西都放在中间(笑)!现在我很在意声像,某些部分的声像处理会很极端。另一个刚学到的技巧:在延迟后面加一个相位器,会让声部变得特别宽广。Logic 的 Sample Delay 就很好,它可以对某个通道做几毫秒的延迟。但延迟太小会产生一些相位问题和梳状滤波,得谨慎。”

在过去的几年中,DJ的表演发生了什么变化?

“对于MP3、免费音乐、和新DJ的第一反应,通常是:过去真好,现在人们都不买音乐,那可是我在工作室中花了很多时间完成的!——你不能责怪伴随免费音乐成长起来的一代人。”

“最难过的是,你无法再去探索一些东西了,一些风格很快就会消逝,因为它一放出来,大家都听过。我做DJ有一些原因:我想听新的音乐,然后播放给那些没听过的人们,那种感觉很棒。例如 Electro Clash 算消逝得很快的,它依然被 DJ 偏爱了四年的时间。现在只需几个月,一种新的风格就会过时,制作人改变得太快了。现在好像大家都在做Deep House?也有的制作人会一直坚持自己喜欢的风格,不在乎别人是否喜欢这些音乐。”

现在人们消息更加灵通了?——他们跟DJ有同样的资源渠道——对未知事物也没那么期待了。

“是的,现在不是那个你去布满灰尘的唱片铺里找唱片的时代了——人们都有同等机会接触音乐。但对我来说,DJ的乐趣就在于播放那些人们不知道的音乐。我很难理解——为什么人们去夜店听他们在家里就能听到的音乐。在美国,你能看到电子音乐已经占据了主流。”

“播放大家想听的所谓‘主打歌’并没有什么值得兴奋的。如果非要我播放‘主打歌’的话,我会放弃DJ这个职业。虽然我的演出还是会有一些成品(笑~),但不会成为主角。另外现在DJ满脑子想的事情就是烟火,视觉效果等——太让人厌倦了,这跟音乐无关。”

谈谈传说中的ARP2600模块合成器吧!

“我在洛杉矶买了这台ARP2600,从一群超级疯子手里买的,非常幸运。我用MFB Urzwerb来做音序,因为我可以同时用上四个不同的CV信号作为输出,最多有32个步序。Urzwerg 跟鼓机是同步的,所以一切都是同步运行的。

arp_2600C_lg
ARP2600

当我带回这台ARP的时候,我不得不将它当做手提行李带上飞机。当它经过金属扫描时,所有洛杉矶机场的海关表情都凝固了。一分钟后,我被几个警察和拆弹专家围住了,进行了一个小时的检查(笑~)。”

压缩是你音色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你在《Missile》中使用的是什么压缩器?你喜欢在母带总线上用怎样的压缩设置?

“Prime 4000,是SSL的设计。在DAW的总线上,我通常会用Duende SSL Buss Compressor。我喜欢混得硬一些,在总线上让混音更有冲击力。设置我会根据歌曲来决定,但通常是较低的阈值,压缩比例是4:1,SSL的释放值通常设置为自动。”

说说你在所有轨道上都会用到的三个插件和三个合成器或鼓机?

“Elektron Machinedrum、Elektron Octatrack、和Roland Jupiter-6是我最喜欢的硬件鼓机。老实说,我喜欢UAD-2的插件,Native Instruments的Massive和Kontakt,以及 Sugar Bytes 的 Effectrix 或 Turnado。”

这张专辑中有很多“原声”鼓组,特别是《What U Want》和《Rocky 2》,是不是现在很流行这样的电子乐?

“主要的想法是让人们感觉这些音色不是太普遍,更自然,有现场的感觉。电子的音色配上真实的鼓组会让音乐更加平衡。我通常会直接从唱片中采样一些鼓——我积累了15年,所以我有很大的一个鼓声采样库可用。”

处理鼓组有什么特别的技巧吗?

“可能是门限和压缩的组合。我喜欢用门限来收紧鼓组,用压缩给它们更多的能量,这对于我采样的那些非现代的鼓组是很适用的。很多人平常不会想到在采样上使用门限,但在你压缩或给它们增加空间感之前,门限会让你远离那些噪音。”

接下来想收一些什么设备?

“可能是Eventide H3000 Ultra Harmonizer,用来处理鼓组和人声。”

现在你比较喜欢谁的作品?

“现在身边有很多优秀的制作人,不过我特别喜欢SCNTST、Jimmy Edgar、LE1F、Blawan、Djedjotronic,当然还有Jacques Lu Cont。”

有什么想对作者说?

avatar
  Subscribe  
提醒
Logic Loc
Logic Lochttp://www.logiclocmusic.com
乐极客创办人,独立音乐制作人,混音师。

John Peluso:重现披头士演出

在所有人悼念George Martin先生之际,这个作品的问世无比及时。这是一件独特的作品,将历史上最具影响力的录音项目搬上了舞台。

音色制作:Supersaw

“合成器探秘”系列将为大家解释,如何利用插件,比如Massive、Sylenth和Predator,制作各种经典的合成音色。

混音器基础

台子、控制台、混音器...随你怎么称呼它。传统混音控制台的设计基本上象征着整个音的程。混音台是音和混音境的中心;不同的声音信号聚到有推子和旋的混音台中,让录音工程行前所未有的控制。
- 广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