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rvey Mason Jr.:R&B金牌制作人

Harvey Mason Jr.:R&B金牌制作人

Harvey Mason, Jr. 1968生人,六届格莱美得主,身份包括作曲人、音乐制作人、电影制作人,合作艺人包括Elton John、Whitney Houston、Britney Spears、Chris Brown、Justin Timberlake等等。

在过去十年的R&B圈子里,Harvey Mason Jr. 或 The Underdogs 的名字基本上成了重磅金曲的代名词。可以说,凡是R&B乐迷都听说过 the Underdog,如果没有听说过,那至少很多他们耳熟能详的歌曲均出自 the Underdog。Harvey Mason Jr. 是这个二人组合中的一员,深受 Darkchild 青睐并推荐。我们非常高兴带来这位R&B金牌制作人的独家专访。

Harvey Mason Jr.:R&B金牌制作人

你父亲也是音乐人,这对你成为制作人产生了什么影响?

我从小就在音乐的包围下成长。当我还是小孩的时候,就在录音棚看我父亲工作,这让我产生了很大的兴趣。这也是他享受并且维持生活的事情。它的确影响了我对事业的选择,也把我引入到了这个行业,告诉我怎么通过这些养活自己。它也带给了我对音乐的热情和鉴赏力。我父亲的那一代人里有很多伟大音乐人。我很幸运自己能呆在他们周围,见证一些音乐的诞生。

你是怎么跟Rodbey “Darkchild” Jerkins取得联系的?

我刚念完大学,那时候我一直在大学里打篮球。结束这些之后,我开始思考自己的职业道路。我那时候常常写歌,所以我开始给艺人写歌和制作音乐。我跑去洛杉矶给唱片公司主管,艺人,其他制作人或别的愿意听我东西的人播放音乐。那时候,Brandy和她的A&R听到我写的《Truthfully》,碰巧Rodney是这张专辑的执行制作人。他非常喜欢这首歌,想让我到洛杉矶去。于是,我到了那跟他聊了一阵,随后他让我跟他一起制作这首歌。他是我很尊敬和喜欢的制作人,所以这次跟他的合作是再好不过的切入点了。然后我们就开始一起制作这首歌,一周后,我们完成了它。他告诉我,他要去给Whitney Houston做制作,问我想不想一起。之后,他又不断邀请我去跟他工作,做了很多其他艺人的制作,整整持续了两年。

那么《Truthfully》是你作为制作人的第一个主要作品吗?

之前也有一些小的专辑,也有一些名气稍小的艺人,但我想《Truthfully》应该是一个转折点,是它将我引入Rodney的团队。这也是我第一次接触到高层的执行主管。他们从那时候开始注意到我的创作。所以那应该算是我第一个主要的作品。

告诉我一些the Underdog背后的故事,这个制作团队最初是怎么建立起来的?

实际上是从Darkchild那里开始的。当时Damon Thomas正在为Babyface工作,他想要换一下环境。于是,他找到Rodney和我,想跟我们一起工作。后来,Damon来到我们的录音棚,跟我们一起做了一些音乐,我们相处得不错。但是最后因为一些原因没能一起工作了,Damon可能不是完全适合Darkchild的工作方式吧。所以,Damon去了别的地方。后来,当我离开Rodney时,我跟Damon又重新取得联系,我们商量着重新一起合作试试。我并不太想加入别的阵营,我跟了Rodney两年,我更想做点自己的东西。Damon和我都同意这一点,所以我们就开始一起创作了。我们写的第一首歌叫做《I Like Them Girls》,很多艺人都喜欢,但是我们最终还是给了Tyrese。这就是我们团队建立的方式。我们并没有真正的合作关系,没有团队的名字,也没有银行账户,但是人们想要给我们的音乐付款。所以我们不得不立刻起一个名字,建立一个银行账户,这就是事情的起因。

之后the Underdog有加入新成员吗?

一直都是我们俩。之后,我们签了一些创作者和制作人到公司。Eric Dawkins在the Underdog早期扮演着很重要的角色,Steve Russell和Tank跟我们一起写过很多歌。所以有很多人跟我们一起合作过,但是Damon和我建立了这个团队,所有主要的计划都是我们制定的。

谈谈你创作的过程吧。我们跟很多制作人聊过,每个人都有自己创作音乐以及跟艺人合作的方式,你是怎么样的?

我们一直都为艺人量身定制歌曲。我们不会随意地写歌。我们希望知道我们要给谁写,包括了解艺人的特质。当我们被雇佣去做一项工作时,比如我们刚合作的Mary J.Blige,她会到我们录音棚里给我们听很多歌曲,我们会跟她交谈,会考虑她的生活和事业,了解她的想法,然后开始给她量身定制歌曲。后来,我们会去艺人的地方做这些事,这样他们就不必到我们录音棚里呆上一整天了。跟艺人们在一起很好,你可以感受他们的影响和想法,了解他们事业的状况。我们还需要去了解他们过去的作品,再研究现在我们要做的东西,这样才不会做得不着边际。另一方面,我们想做得很独创,做一些别人不会做的。这些参考条件都是你要考虑的,最终你需要在这些边界上找到合适的位置,让你的作品保持新鲜。

我有一张你主要作品的清单,我希望知道一些关于它们的故事。第一个是Omarion 的《O》。

这首歌是给Omarion量身定做的。我了解他想要诠释专辑名字《O》或者一些很酷的想法,因为我们很乐于跟他工作。Tank在这张唱片里帮了很大的忙。他最初在弄这首歌,后来他拿给我们,我们再加入一些东西。这就是the Underdog的工作方式。我们会回到屋子里去找寻想法,一旦有了可以开始的想法,我们就会聚在一起去完成它。这是Tank开始的一个想法,我们听了,也很喜欢,然后尝试着去发展它,包括这首歌的歌词。当然,我们是先做出这个曲子才写的歌词。我们给Omarion听,他觉得不错,就确定下来了。那是一张很有趣的唱片。

Marques Houston 的《Naked》。

那应该是我们给Marques唱片做的第三首歌了。我们已经做好了两首。我们想在他人声上做一些推进。我们认为他没有在过去的唱片里充分展示自己的演唱实力。所以我们想让他用假声来展示他的实力。我们确定了基本的调,接着做出了曲子。我不记得究竟是谁提出了“Naked”这个概念,不过它很适合Marques。我们创作了歌词,Marques很喜欢,接着他完成了人声的录制。这首歌对我们来说,主要就是在找最好听的人声部分。我们定制歌曲,就是为了展示歌手的特质。我认为这是他完成的最好歌曲之一。

Justin Timberlake 的《Still on My Brain》。

那是the Underdog早期的歌曲。那时候我们都在录音棚里,Justin也过来一起完成他的第一张个人专辑。他给我们听了这张专辑做好的一些歌曲,是跟The Neptunes一起弄的。我们完全被难倒了,我们认为那是很有开创性的音乐。他也给我们听了一些跟Timbaland做的歌曲,像《Cry Me a River》。他放完这些歌之后,说自己需要一首音乐性强的情歌,这样可以展示他的声音。在听了这些东西之后,我和Damon坐在钢琴前,尝试着不同的和弦进行。Justin会不时地哼出一些旋律,我们就是在一台钢琴上想出那首歌的。接着我们完成了制作的工程。这首歌是和艺人一起完成的,他给了我们很多的贡献。

Tyrese 的《How You Gonna Act Like That》。

我们继续做了Tyrese后来的专辑,因为我们对他的感觉很好。他的歌曲需要正确的态度,大部分时间,他是在对女孩子诉说。我们对怎么给Tyrese写歌把握得很好。我不记得是谁给的概念。那首歌是关于一个女孩伤害男孩的故事,是男孩做出的回应。我们先有了歌曲的概念——通常并不是这样——然后我们顺着这个概念完成了歌曲。我们做出曲子,Eric Dawkins参与到了创作中。后来给Tyrese听,他很喜欢。

2009年你开始做自己的作品。跟与别的团队配合相比,制作自己的东西又是怎么样的?

作为the Underdog,我们做了很多唱片。所以,我和Damon决定走一条不同的路线,做一些自己的东西。所以在2009年,或许是2008年,我开始制作自己的音乐,回到我最初的状态。我做了很多有趣的唱片,甚至还涉及到了电视剧和电影。那一直都是我的目标。我花了一些时间来开发新的机会。我做了很多Clive Davis,American Idol,Jennifer Hudson的工作。我一直在给自己做东西,所以不跟Damon合作也并不奇怪。做我自己想做的事,确实给了我很大的机会。我会选择有趣的项目,花时间去完成它们。

在 Chris Brown 的新专辑里,你们又重组了the Underdog。这会是永久的吗?你们是怎么决定回到一起的?

这个想法是一些高管们提出的。其中之一是Chris Brown的A&R,他认为我们一起做事会很不错。我跟Damon都赞同这一点。过去三年我们都没有一起写过歌了,这次机会让我们又回到了一起。我们写了两首,一首是在专辑《F.A.M.E》里,另一首是在专辑《Fortune》里。我觉得时机刚好,这些歌应该是他想要的,也是高管们期待的。从那之后,我们又恢复了共同创作。没有人知道这会不会是永久的,但是我们确实很享受一起创作的感觉。Eric Dawkins回来做缩混,Steve Russell也带着一些年轻人来跟我们工作。我们总是充满能量地去做我们在做的事情,一直继续着,期待有人能接纳。

你现在在忙谁的工程?未来会去做谁的工程?

我们正在做Mary J. Blige唱片里的一些歌。另外,我们跟她完成了一首电影《The Help》的原声音乐,那首歌很特别,是我们跟Mary J.一起创作的。我们在跟Jive唱片的一些新艺人合作,比如Jacob Lattimore。我们还在做Jason Derulo的新专辑。还有Nicole Scherzinger的新专辑。还有Jennifer Hudson的一首影视歌曲。另外一件很酷的事情就是我们在跟Tia Toscana合作,她是从“美国偶像”出来的,我觉得她的声音很不错。我很期待她的唱片,以及她的想法。我们还跟The Braxton合作,我给他们做了一些电视剧配乐。可能他们会出自己的个人专辑,这会很有意思。

这么多年来,你在R&B领域已经是顶级的制作人了。现在有很多充满才华的制作人出现,你会感受到竞争吗?还是你们会有一种特殊的情谊?你会坐下来享受他们的作品吗?

首先,可以肯定竞争是激烈的。任何时候,都不止一人在竞争唱片里的同一位置。而唱片的制作量越来越少,意味着位置越来越少,这是一种竞争;不过同时对手之间都彼此认识,这是一种感情。有做了很长时间的人。也有刚入行的新人,我们会注意他们,试图给他们正确的引导。我们有时候会主动去指导年轻人怎么做,有时候他们也会主动来找我们问问题,这之间充满了友爱和尊重。那些做了很长时间的人,会经常跟我们交流,合作,一起完成工程。如果你是R&B艺人,你会常常看到几个顶级的制作人为了做出最好的作品,聚在一起为一个艺人忙碌。竞争并不是说互相攻击。我们相处得很融洽,而且互相尊重。我会很欣赏和感谢其他人做的工作,我会从很多制作人的身上得到灵感。当我通过颁奖典礼的机会见到他们时,我会主动去找他们聊天。所以,这其实就是一群很有意思的人。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