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月27日 星期三 12:43

Giraffage:美妙的细节

来源Ableton
人物采访 制作人 Giraffage:美妙的细节

很多卧室制作人都梦想着能将音乐当做自己事业。无论是否会有薪水报酬,他们都享受其中。Charlie Yin就是这样的一位制作人。在空闲时间里,他会去制作节拍,因为他热爱制作。

在这条路上,旧金山湾区的Giraffage开辟了自己的天地。过去两年,Yin通过自主发行的专辑建立名声,带来了一系列适合派对的歌曲编辑和非官方Remix(大多数是在他UC伯克利念书的时候),成为了这个圈子里蹿升最快的节拍制作人(Beat Maker)。Giraffage以流行的色彩、丰富的旋律编织,成功进入Fool’s Gold和Dim Mak厂牌。与此同时,他也成为了炙手可热的Remixer,并在全球各种音乐节的舞台上演出。换句话说,Yin的节拍让他从卧室中走了出来。

现在,正是Giraffage忙碌的时候,但我们还是让这位旧金山的艺术家给我们留出了几分钟,做了简短的交流。Yin的内心还是一位卧室制作人,他很友善地回答了我的问题,分享了自己在创作过程中的心得和这些年总结出的制作方法,探讨了如何将音乐转变成现场演出以及如何写出这些甜蜜动人的旋律——这些都是Giraffage事业取得成功的原因。

你通常是如何开始制作新歌曲的?

对我来说,每首歌曲都不同。我没有固定的方法,都是我各种捣鼓而来的。有时候,我会从鼓组循环开始,有时候,我会从一段很酷的和弦进行开始,有时候,我会围绕一个采样开始——没有既定的路线。

你会专门花时间坐下来做音乐,还是等灵感来了才做?

我并没有尝试留一些时间去做音乐。[我做音乐的动机]主要是这个过程中会获得很多快乐。所以,只要有时间,我就会去做。现在,比起刚开始做Giraffage项目时,可能会不太一样,在这个圈子里,有很多时间的约束,我必须按时完成。但在创作方面,我的感觉是差不多的[对我而言]。现在,我没有过去那么多的时间,因为我要做巡演之类的事,但在每天结束前,都是我享受音乐制作的时间,我希望这不会改变。

Moments在汽车的副驾驶上演奏《Moments》:

你是怎么设计鼓音色的?你会挑选很多采样吗?你会采样唱片或现实世界里的声音吗?

我有很大的音色库——如果感觉被困住了,我就会到那个音色库中,找找过去我屡试不爽的鼓音色。我翻了很多采样包,组成了这个音色库,从Vengeance采样包里找,从Sample Magic的采样包里找,还有很多网上找到的。我曾觉得这很疯狂,有人采样了一台模拟鼓机,最后的音色库大小有近15GB;但后来,我也这样了,花很多时间去寻找音色。

你会根据乐曲,对单个鼓音色做调整吗?

是的,肯定会。对于底鼓,或低音元素,我通常会调整它,让它跟歌曲的音调相符。但如果是无调的音色(像是掌声),我会上下调整采样的频率范围,让它更适合我制作的歌曲。调整鼓采样是很小的事,但能让歌曲听起来很紧致。

你是如何在歌曲中使用其他采样(非鼓)的,比如人声片段,或者说,在《Hello》中的拨号音和一些现代声音?

通常使用采样时,我会尝试将它们放到一个已有的歌曲构思中,而不是围绕采样去做一首歌。如果歌曲的某个部分需要一个小东西,我会想扔一些采样进去,看看是否能带来不一样的风味。有时候,我会围绕一个采样去构建歌曲,但大部分时候,我都会先有一个稳定的架构,再去加入奇怪的,类似于拨号音的采样。

Giraffage在Boiler Room的现场演出:

你的很多歌曲都因为旋律内容的优势而获得赞赏。你是如何写出这些旋律的?你是用MIDI控制器演奏的,还是用鼠标点的?

我会尝试即兴演奏旋律,而不是输入它们。我有一台键盘控制器,但我刚买了一个吉他到MIDI的转换器。它可以从我的吉他上捕捉音符(通过拾音器),将它们转换成MIDI音符。我最近常常用它将音符发送给软件合成器和VST。我以前是吉他手,所以,比起键盘按键,吉他指板会让我感觉更舒服。

那么,在演奏出这些想法后,你会去编辑,挑选出某些部分吗?

是的,可以说,大概90%的旋律,都是我即兴演奏的。然后,我会在Live中调整MIDI音符。但通常,我会花很多时间即兴演奏。[笑]

然后,你会怎么编配轨道?你大部分时候是在Session View中,还是利用这些片段,按照歌曲的顺序制作?

我是一个非常线性的创作者,所以,我不会使用片段[作曲时],我只在现场演出时使用。我接触音乐制作时的软件是用的General MIDI,从左到右,所以,我一直是那样工作的。当我开始一首歌曲时,都是在Arrangement View中。

感觉即兴演奏旋律和想法很有意思,也是很快的制作方式。在此之后,你会花很多时间配置和整理歌曲结构吗?

就我自己而言,编曲过程真的很快;我会花很多时间思考旋律和和弦进行,而不是在歌曲结构上。我认为,这跟我小时候听的数学摇滚有关。那是一种结构很怪的音乐。不过现在,我会考虑结构,但不会太多,我会顺着思路,想想“接下来用什么有意思的声音?”,而不是想着特定的公式。我认为,这会带给我更怪,但更有趣的编曲。

你觉得,自己早期的作品和现在的作品之间,最大的差异是什么?

最初,Giraffage是一个以采样为基础的项目——我会从各种地方寻找采样,不考虑版权。[笑]但现在,我很在意版权问题,这对我的创作会有影响。因为之前的整个项目,都是不考虑这一点,只管用那些听起来不错的声音。现在,我得保证这个采样是干净的,或者去用免版税的采样包。

Giraffage在Outside Lands音乐节上表演。摄影/Holy Mountain
Giraffage在Outside Lands音乐节上表演。摄影/Holy Mountain

你的制作技术有没有经历变革?

我以前会在鼓声上使用EQ和效果,让它变成我想要的样子,但去掉的东西太多了。现在,我几乎不用EQ。[取而代之],我会去找那些适合歌曲的鼓采样,尽量不用EQ和压缩做调整。

Giraffage的作品通常会包含多少轨道?

我的一首歌平均有40到50轨,几年前的作品都很复杂。[笑]现在,我有意去减少轨道数,可能平均就20来轨了。

这些轨道中有一半都是鼓和节奏元素?

[笑]是的,每个鼓元素都有一轨,所以,会占据一些空间。

你需要多少时间完成一首歌曲?一天,一周,还是一个月?

我是一个短跑运动员般的制作人,不会去反复斟酌。当有一个很稳固的想法时,我可能一两天就能完成一首歌,但这些想法到来的时间很难说。要开始做一首歌很不容易,但一旦开始,我就会直捣黄龙,非常快速。

这几年,你做了很多合作。甚至,在The-Dream听了你给《Love/Hate LP》专辑做的Remix后,他也选择跟你合作。将来,你还打算跟谁合作?

对我而言,跟The-Dream合作是件很疯狂的事,我可是他的乐迷。最近,我正在跟Slow Magic合作一首歌,我很早之前就想跟他合作了。我喜欢他的音色,之前一起巡演过。所以,很高兴,我们终于合作了。

作为一个独立制作音乐的人,你会不会觉得合作是一个挑战?

跟Slow Magic的合作,是通过网络进行的。我们从未在同一个地方写过歌,但这种感觉很舒服。像和The-Dream的合作,就是他站在我背后,看着我工作。

会不会浑身冒汗?

是的,我超级紧张。老实说,那样工作很难。我一直在卧室里做自己的音乐,所以,跟十几个人呆在同一个房间里做音乐,感觉有点奇怪。

有什么想对作者说?

avatar
  Subscribe  
提醒
Logic Loc
Logic Lochttp://www.logiclocmusic.com
乐极客创办人,独立音乐制作人,混音师。

Sonar:PA录音的经验之谈

很多人用Sonar和其他DAW制作高品质的录音作品,但也有人将Sonar当作创作的一部分使用。我发现自己使用Sonar的方式有些不同,我用它来处理演出或俱乐部中的现场录音。这种使用方式会遇到各种问题,这是在受控的录音室配置中无法察觉的。这篇文章会展示我在处理现场录音时的工作流程以及我在Sonar中发现的一些好功能。 目标 在大部分情况下,我的主要目标是制作用于音乐人研究和提升演奏技巧的录音。 在某些情况下,演奏和制作的品质会相当高,足以当作小样素材,进行团队的推广。 我尝试在48小时内完成音乐人的混音和母带版本,此时,活动的场景还历历在目,所以,速度和效率是非常重要的。 有时候,音乐人会要求给其中一首歌做进一步的编辑,比如,加入他们的个人简历。灵活性和设置的召回能力很重要。 改变期望 很多年前,我用Audacity完成这样的项目,那时候看起来也够用了。然而,期望值变化得太快。 今天,很多音乐人都拥有了便宜的立体声现场录音机,比如TASCAM DR-40。这些录音机跟定点相机的意义是一样的。大约100美元,就可以在理想的环境中,获得相当高的品质。 这成了许多音乐人评判其他现场录音的标准。即便我能快速做出结果,但如果我不能在总体上超过TASCAM DR-40,那么,我就在浪费自己的时间(我注意到自己也喜欢这些小型现场录音机,有时候也会使用它们,但这不是这篇文章的主旨)。 幸运地是,我找到了一种Sonar的工作流程以及一套“首选”功能,这让我每一次的作品都能超过立体声现场录音机——只用现场PA系统设置好的话筒。 简单介绍我的背景 我的主要身份是一名乐手(铜管演奏者)。我会在交响乐团、演唱会乐队和爵士乐团中演奏和录音——从小型编制到18人的大乐团。 我在录音室和现场PA系统方面有几十年的经验,但我从不认为自己是专家,现在也是。我从Sonar 7开始使用,但真正成为DAW的用户是在过去三年,所以,我仍然感觉自己是个新手。 我不会在文章中展示那些深奥的技巧。我的重点是整体的处理,而不是处理本身。 案例研习 这个案例研习的是全编制的“维加斯风格”爵士乐团。这个团体包括: 5个萨克斯,以及两组长笛、单簧管和低音单簧管。 4个长号 4个小号 钢琴、吉他、贝斯和鼓 很多歌者,同时会有一两人演唱 演出的素材有抒情歌,也有高能量的演唱。 通常,PA系统使用了大约22支话筒。这一次,因为场地限制,我们只能使用16通道的控制台。一条通道给了背景音乐,之后,我们又发现有一条通道是坏的,所以,我们实际只有14条通道。 现场环境的挑战 通常,PA系统的配置和声音检查是很复杂的。这让我们很难有时间去优化录音。 舞台是一个充满噪声的区域,话筒间会有声音窜出。 音乐人的话筒使用程度可能是不一致的。特别是多位歌者使用时,电平变动会很大。 话筒通常达不到录音室级别。如果使用了直通盒(比如,钢琴和贝斯),会有很大的噪声。 不能为了录音效果停止演出,去做调整。当然,也没有重来的机会。 所以,我的方法是尽量让配置变得有用,然后依靠Ronar的强大功能,帮助我克服出现的任何问题。 使用Sonar进行补救 让我快速将那些与Sonar无关的事项做个交代: 我咨询了声音工程师,看看怎么使用话筒,会让现场PA和录音都获得最佳效果。在我们的情况中,我们给萨克斯设置了5支单独的话筒,因为大部分的独奏都来自萨克斯,而萨克斯会叠加到较为小声的乐器,如长笛和单簧管上。我们用了一支吊顶和一支底鼓话筒。吉他放大器也有一支话筒。钢琴和贝斯使用了直通盒。还有两支人声话筒以及给铜管独奏者的话筒。 铜管只用了两支话筒。我们赞成将话筒悬挂到长号的后面,拾取长号和小号的声音。这些悬挂的话筒中,有一支靠近套鼓。我们增加的隔音板,减少了鼓在话筒中的分量。 我们给铜管、吊顶和底鼓使用了录音室品质的话筒,其他位置使用了可靠的动圈话筒。 最佳工作流程?主要是看速度 当我几年前第一次处理多轨现场录音时,我很担心录音文件过于巨大。使用44.1 kHz和24 bit录音,每条轨道通常都会超过1GB。 我理想的配置是让整个工程储存到一个Sonar项目中,这样,我可以当成是一个整体去混音。之后,再将项目划分成单独的歌曲。我一直觉得这是很笨的方式,但毕竟是我心中的梦想。 实际上,Sonar的处理很快,这个配置不仅可能,而且毫不费力。在我的案例中,我将整个项目移到了固态硬盘中,而不是在普通的硬盘,这一点很重要。 在混音过程中,我给16条轨道使用了60个效果。演出很出色,不用考虑冻结轨道。最终,我可以在几分钟里快速地浏览整场演出的粗略混音。 消灭混浊和噪声 当不能对每样乐器进行近距离拾音时,来自话筒的溢声,很可能让声音变得浑浊。这会让混音很难进行,甚至产生明显的人工现象,比如梳状滤波。我们需要花时间去检查每条轨道,减少不必要的声音。我有三种处理技巧: 高通和低通滤波器,收紧乐器及泛音。 不要连续使用话筒的噪声门限(比如,人声和独奏话筒) 噪声衰减处理。在这个例子中,我用了iZotope RX4。不过,在我的工作流程中,我会等到粗混完成。然后,我会独奏每条轨道,听听看是否需要进一步衰减噪声。低音直通箱通常需要这么做。除此之外,建筑的HVAC系统也会给许多轨道引入低频噪声。我的工作流程是退出Sonar,使用独立版本的RX4,在Sonar文件夹中的音频文件上直接应用。 底鼓在哪里? 在这个项目中,我们发现,底鼓的通道不见了。这真是让人失望,因为,虽然底鼓在这种风格中并不占据主导,但它与节奏部分息息相关。我立刻感到担心,这会变成一个出现严重问题的录音。 但是,请等一下。也许,这是应用新功能的好机会。 我将吊顶话筒发送到两条辅助通道中。我用EQ,修剪了第一个辅助通道,让它负责镲片和军鼓。 事实证明,在吊顶话筒中,有足够的底鼓和通鼓。 我在第二条辅助轨道中用EQ去除了镲片,应用了非常窄的滤波器,滤出了底鼓的基频和第一泛音,也让一些通鼓出现在这条辅助通道中。 虽然不是经典的摇滚底鼓声,但也非常优秀了。它似乎没有太多的冲击力,所以,我用了瞬态塑造工具,让底鼓更像“底鼓”。 一开始,我认为,我可能需要尝试新的鼓声替换功能来合成底鼓,但上面的技术效果不错,我不需要再尝试了。很高兴我知道了另一个Sonar的解决方案,以后,或许会用上。 现在,继续收紧混音 修复了各种问题,减少了噪声后,我可以做更传统的混音处理,比如增加压缩、混淆和其他常见的处理,调节立体声摆位。 我不会深入细节,因为这跟其它项目的混音没有区别。主要的不同是,到这个阶段,我仍然会将整个演出当作一个整体处理。 我的目标是快速让混音中的所有轨道听起来不错,歌曲之间,不用太多大的调整。 最后:单独歌曲混音 记住最重要的是速度。我用了一个小时,完成了这场两个小时的演出,获得了一个音质不错的连续项目。 下一步,插入分离点,给每个歌曲做它们需要的特殊调整。但这是一个两难的境地。如果我成功地做了一个不错的混音,很可能回有音乐人来说“嘿,可以给我再混一版,把里面的男高音弄得大声一点吗?”或者“可以在Cheri的歌曲上多加一点混响吗?” 在过去,如果我真的想要满足这些要求,很可能需要为每首歌单独保存Sonar项目。 实际上,我这样做了很多次。真是浪费时间,又占用硬盘资源的事。不过,Sonar新的混音场景功能极大地改变了这个问题。 在混音场景中,我可以将整个演出保留在一个Sonar项目中。我将默认的场景保存为纯器乐的,第二个默认的场景保存为带人声的歌曲,因为带人声的歌曲有不同的设置。 然后,如果任何歌曲需要做其他调整,我就为那首歌保存一个新的场景。 之后,如果有人想要更精炼的混音,我可以直接召回我在那首歌上使用的设置。 总的来说,结合Sonar的各种功能,我可以获得非常快速的工作流程,方便地完成制作,保留所有灵活性,方便之后进一步提炼混音。 作者:Craig Parmerlee 编译:Logic Loc 原文:Cakewalk Blog

回味40年:经典调音台

今天,跟我们来一趟怀旧之旅,一起聊聊这四十年里那些标志性的调音台吧!

从Stems文件中提取分轨

你们现在应该都听说过Native Instruments推出的Stems格式了吧?你播放的歌曲将包含四个部分,每个部分都可以单独隔离出来——比如,去掉鼓的部分。在某些在线商店中,已经开始对这类文件进行售卖了。但就目前而言,我们还是只能在NI提供的软件和硬件上使用Stems,对文件进行分离。
- 广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