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raffage:美妙的细节

0
499

很多卧室制作人都梦想着能将音乐当做自己事业。无论是否会有薪水报酬,他们都享受其中。Charlie Yin就是这样的一位制作人。在空闲时间里,他会去制作节拍,因为他热爱制作。

在这条路上,旧金山湾区的Giraffage开辟了自己的天地。过去两年,Yin通过自主发行的专辑建立名声,带来了一系列适合派对的歌曲编辑和非官方Remix(大多数是在他UC伯克利念书的时候),成为了这个圈子里蹿升最快的节拍制作人(Beat Maker)。Giraffage以流行的色彩、丰富的旋律编织,成功进入Fool’s Gold和Dim Mak厂牌。与此同时,他也成为了炙手可热的Remixer,并在全球各种音乐节的舞台上演出。换句话说,Yin的节拍让他从卧室中走了出来。

现在,正是Giraffage忙碌的时候,但我们还是让这位旧金山的艺术家给我们留出了几分钟,做了简短的交流。Yin的内心还是一位卧室制作人,他很友善地回答了我的问题,分享了自己在创作过程中的心得和这些年总结出的制作方法,探讨了如何将音乐转变成现场演出以及如何写出这些甜蜜动人的旋律——这些都是Giraffage事业取得成功的原因。

你通常是如何开始制作新歌曲的?

对我来说,每首歌曲都不同。我没有固定的方法,都是我各种捣鼓而来的。有时候,我会从鼓组循环开始,有时候,我会从一段很酷的和弦进行开始,有时候,我会围绕一个采样开始——没有既定的路线。

你会专门花时间坐下来做音乐,还是等灵感来了才做?

我并没有尝试留一些时间去做音乐。[我做音乐的动机]主要是这个过程中会获得很多快乐。所以,只要有时间,我就会去做。现在,比起刚开始做Giraffage项目时,可能会不太一样,在这个圈子里,有很多时间的约束,我必须按时完成。但在创作方面,我的感觉是差不多的[对我而言]。现在,我没有过去那么多的时间,因为我要做巡演之类的事,但在每天结束前,都是我享受音乐制作的时间,我希望这不会改变。

Moments在汽车的副驾驶上演奏《Moments》:

你是怎么设计鼓音色的?你会挑选很多采样吗?你会采样唱片或现实世界里的声音吗?

我有很大的音色库——如果感觉被困住了,我就会到那个音色库中,找找过去我屡试不爽的鼓音色。我翻了很多采样包,组成了这个音色库,从Vengeance采样包里找,从Sample Magic的采样包里找,还有很多网上找到的。我曾觉得这很疯狂,有人采样了一台模拟鼓机,最后的音色库大小有近15GB;但后来,我也这样了,花很多时间去寻找音色。

你会根据乐曲,对单个鼓音色做调整吗?

是的,肯定会。对于底鼓,或低音元素,我通常会调整它,让它跟歌曲的音调相符。但如果是无调的音色(像是掌声),我会上下调整采样的频率范围,让它更适合我制作的歌曲。调整鼓采样是很小的事,但能让歌曲听起来很紧致。

你是如何在歌曲中使用其他采样(非鼓)的,比如人声片段,或者说,在《Hello》中的拨号音和一些现代声音?

通常使用采样时,我会尝试将它们放到一个已有的歌曲构思中,而不是围绕采样去做一首歌。如果歌曲的某个部分需要一个小东西,我会想扔一些采样进去,看看是否能带来不一样的风味。有时候,我会围绕一个采样去构建歌曲,但大部分时候,我都会先有一个稳定的架构,再去加入奇怪的,类似于拨号音的采样。

Giraffage在Boiler Room的现场演出:

你的很多歌曲都因为旋律内容的优势而获得赞赏。你是如何写出这些旋律的?你是用MIDI控制器演奏的,还是用鼠标点的?

我会尝试即兴演奏旋律,而不是输入它们。我有一台键盘控制器,但我刚买了一个吉他到MIDI的转换器。它可以从我的吉他上捕捉音符(通过拾音器),将它们转换成MIDI音符。我最近常常用它将音符发送给软件合成器和VST。我以前是吉他手,所以,比起键盘按键,吉他指板会让我感觉更舒服。

那么,在演奏出这些想法后,你会去编辑,挑选出某些部分吗?

是的,可以说,大概90%的旋律,都是我即兴演奏的。然后,我会在Live中调整MIDI音符。但通常,我会花很多时间即兴演奏。[笑]

然后,你会怎么编配轨道?你大部分时候是在Session View中,还是利用这些片段,按照歌曲的顺序制作?

我是一个非常线性的创作者,所以,我不会使用片段[作曲时],我只在现场演出时使用。我接触音乐制作时的软件是用的General MIDI,从左到右,所以,我一直是那样工作的。当我开始一首歌曲时,都是在Arrangement View中。

感觉即兴演奏旋律和想法很有意思,也是很快的制作方式。在此之后,你会花很多时间配置和整理歌曲结构吗?

就我自己而言,编曲过程真的很快;我会花很多时间思考旋律和和弦进行,而不是在歌曲结构上。我认为,这跟我小时候听的数学摇滚有关。那是一种结构很怪的音乐。不过现在,我会考虑结构,但不会太多,我会顺着思路,想想“接下来用什么有意思的声音?”,而不是想着特定的公式。我认为,这会带给我更怪,但更有趣的编曲。

你觉得,自己早期的作品和现在的作品之间,最大的差异是什么?

最初,Giraffage是一个以采样为基础的项目——我会从各种地方寻找采样,不考虑版权。[笑]但现在,我很在意版权问题,这对我的创作会有影响。因为之前的整个项目,都是不考虑这一点,只管用那些听起来不错的声音。现在,我得保证这个采样是干净的,或者去用免版税的采样包。

Giraffage在Outside Lands音乐节上表演。摄影/Holy Mountain
Giraffage在Outside Lands音乐节上表演。摄影/Holy Mountain

你的制作技术有没有经历变革?

我以前会在鼓声上使用EQ和效果,让它变成我想要的样子,但去掉的东西太多了。现在,我几乎不用EQ。[取而代之],我会去找那些适合歌曲的鼓采样,尽量不用EQ和压缩做调整。

Giraffage的作品通常会包含多少轨道?

我的一首歌平均有40到50轨,几年前的作品都很复杂。[笑]现在,我有意去减少轨道数,可能平均就20来轨了。

这些轨道中有一半都是鼓和节奏元素?

[笑]是的,每个鼓元素都有一轨,所以,会占据一些空间。

你需要多少时间完成一首歌曲?一天,一周,还是一个月?

我是一个短跑运动员般的制作人,不会去反复斟酌。当有一个很稳固的想法时,我可能一两天就能完成一首歌,但这些想法到来的时间很难说。要开始做一首歌很不容易,但一旦开始,我就会直捣黄龙,非常快速。

这几年,你做了很多合作。甚至,在The-Dream听了你给《Love/Hate LP》专辑做的Remix后,他也选择跟你合作。将来,你还打算跟谁合作?

对我而言,跟The-Dream合作是件很疯狂的事,我可是他的乐迷。最近,我正在跟Slow Magic合作一首歌,我很早之前就想跟他合作了。我喜欢他的音色,之前一起巡演过。所以,很高兴,我们终于合作了。

作为一个独立制作音乐的人,你会不会觉得合作是一个挑战?

跟Slow Magic的合作,是通过网络进行的。我们从未在同一个地方写过歌,但这种感觉很舒服。像和The-Dream的合作,就是他站在我背后,看着我工作。

会不会浑身冒汗?

是的,我超级紧张。老实说,那样工作很难。我一直在卧室里做自己的音乐,所以,跟十几个人呆在同一个房间里做音乐,感觉有点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