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hn Peluso:从录音室到工作台

John Peluso:从录音室到工作台

可以为我们介绍一下您的背景吗?

John Peluso:我成长于很多大型录音室中。我在Pilot制作公司工作,一间离我家只有1英里的电影录音室。那时的我大概只有10岁左右。之后,我到了许多小录音室工作,比如Ladies和Cash唱片公司。之后,我到了芝加哥 立体声母带公司为Verner Ruvalds工作,然后在Sonart/db、Streeterville录音室、Paragon录音室、Remington Road录音室担任首席工程师。

John Peluso:从录音室到工作台

二战时期,Verner曾经是[Georg]Neumann的助手。后来,他作为战后,从德国引进的知识和技术人才到了美国,在Shure Brothers工作。如果有人愿意,他可以坐下里讲一夜关于话筒的事…我知道知识是无价的,所以,我会坐下来听他讲。他给了我Neumann的原始笔记、设计标注——关于原版的47等。

Peluso Microphone Labs是怎么诞生的?

19年前,我们从芝加哥地区搬到了西南部的维吉尼亚。我开始给一些公司做设计,按照逻辑,我们是应该开始自己的话筒生产线了。我们是完全的家族式操作:我,我的妻子Mary以及继子Chris,是公司的主要负责人。在15或20年后,我们会退休,让Chris接手这家公司。

第一支话筒是22 47吗?(U 47风格的话筒)

是22 47,很短的那支。不久之后,就是CEMC6和22 251了。

22 47仍然是Peluso最畅销的话筒吗?或者22 47 LE?

实际上是22 47 SE。我平时都会推荐那一支。SE使用的钢管跟俄罗斯在潜艇声呐上用的差不多,所以很安静。

Peluso话筒是在哪里制作的?制造方式呢?

我们的金属加工、航空箱、木盒以及防震架都在亚洲生产。然后,我们在这里做最关键的工作。我们制造所有的电路板,做最后的话筒组装。

所有的话筒都使用同样的话筒头吗?还是会依据历史,选择不同的话筒头?

它们都是不同的。22 251使用的是CK12风格的话筒头,P-49使用的是K49风格的话筒头,P-67使用的是K67。我们的47使用的是我们自己版本的47话筒头,与Neumann的M7或K47完全不同。

新的P-87怎么样?使用了什么话筒头?

P-87使用了原版K87风格的话筒头以及独立的背板。与70年代制造的K87非常相似。

Peluso P-87

U 87/U 67和你的P-67是否有同样的话筒主体和头部网罩?

有一些差异,比如头部网罩的安装,因为开关会有差异。但是话筒主体和头部网罩的设计是一样的。

关于P-87的电路设计,有什么可以透露的吗?

电路上,遵循了1970年代的原版87电路——当然,没有蓄电池箱。我们自始至终都坚持使用高品质的元件,WIMA电容和低噪的金属薄膜电阻。

关于变压器?

变压器是按照我们的规格在日本定制的。我们努力让变压器符合原版话筒的频率和失真特征。但现在很难做到了,因为所有的变压器公司都会说,“我们不做那么糟糕的变压器,我们的变压器要好得多。”

过去的变压器使用更少的镍,这意味着,会有更多的低频失真,给低频增加一些肥腻的质感。当你使用含镍很高的现代变压器,就没有这样的失真了。很干净,很清脆,但失去了原版的味道。

复刻U 47、EL M 251和C 12很容易想到,但复刻U 87的公司并不多。

原版的四线话筒头很难制造。如果不太小心的话,可能会缩短背板之间的距离。所有的机械工艺都必须完美。

设计P-87时,最大的挑战是什么?有哪一个时刻是你记忆犹新的?

“记忆犹新”的时刻是我们发现使用高阻抗电路板,可以获得更高输出,但不妥协任何电路。

挑战是,让底噪达到现代的数字水平,也不改变电路。或者,是在话筒头上增加电压,不改变指向类型切换的工作方式。这与原版87有点不同,因为现代版本有更高的电压,会像电子管话筒一样——通过改变振膜背后的电压,改变指向类型。而在原版的87上,你需要交换前后面板,改变振膜后的极性。

有一家制造超低噪声场效应晶体管(FET)的公司,可以兼容这个电路。所以,我们利用它,让底噪比原版低了6 dB,输出提高了2  dB,没有走Neumann 87 A的路子。它们增加了话筒头的极化,这会降低话筒的负载。

还有什么关于P-87的事情是我们需要知道的?

它们的制造工艺非常准确!经过激光修边,话筒头拥有100%的准确度,所以,每支P-87都能够与另一支进行完美的立体声配对。

看来你已经完成最经典的产品了。接下来会做什么?

我们正在设计新的立体声话筒,拥有多种功能,都是目前停产的P-Stereo没有的,比如头部网罩的180°旋转。我们可能会做晶体管和电子管的版本。我们也在寻找其他的目标…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