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4月16日 星期五 08:48

Fatboy Slim:谈数字DJ的转变

人物采访 艺术家 Fatboy Slim:谈数字DJ的转变

记得《Future Music》上一次被邀请到Norman Cook1布莱顿的家里已经是2000年的事了。那时,他刚完成了大家翘首以盼的作品《Halfway Between The Gutter And The Stars》(1998)的录制,也就是白金销量专辑《Youve Come A Long Way,Baby》(2000)的后续作品。

“天啊!真的是很久没见了,”他沉重地叹了口气,“那时候的我跟现在完全是不同的人。生活也完全不同。那时候的我刚卖出了一大堆专辑,赚了一笔钱,根本无法想象。不过那还真的有些弄乱我的大脑,我开始沉浸在那段时间的享受中了。我只知道我喜欢做音乐,喜欢表演,希望那些美好的时光永远都在。所以我每天都在Party,无尽地Party!”

“不过,大概到了三年前,我开始意识到事情应该有所改变。我开始觉得一切有点难以控制了,所以我终于下定决心要戒酒。事实上,我不再接触当时的一切——所有疯狂的事情。那些事情给我留下的只有疲惫。而我也意识到,自己已经到了不能享受那些生活的年纪。我开始修复我的人生,给自己一些救赎。突然间,我找到了一个全新的自己。”

“坦白跟你讲。我认为几乎所有的表演都得借助一些药物类的帮助。可能是酒精,或者是更猛的东西。我认为如果我没有像风筝那样飞起来,就无法真正享受音乐。但是到现在,我已经三年都没有碰过那些东西了。我还是喜欢音乐,喜欢做一个DJ。简简单单地去做事,让我重获新生。而且因为这样,我可以清晰地记得所有表演的细节。”

在他的工作室里,很多设备也发生了变化。作为Fatboy的粉丝都应该知道,他是经典设备(像Atari2,Akai的S-9503和TB 3034)的爱好者。但是这些经典设备都已经被他收起来了。“最近有建筑工人进进出出,”他解释到,“我只是不想让我这些做音乐的宝贝受到损害。”

他说Atari仍然会用在之后的一些工程上,不过现在他的日常工作已经完全交给了一对MacBook Pro。“是的,我被强行拽入了21世纪,”他咧着嘴笑。“但问题是,我还是很那适应这些家伙。都说‘欢迎来到未来世界’,对吧!”

那么,是什么让你转移到以笔记本为基础的配置上的?

“这完全不是我自愿的。当我还沉浸在Atari和Akai设备中工作时,身边的每个人都在不停地跟我说,‘你不要再用这样的东西做音乐了’。我想我是被我的经纪人逼迫的。他们不停地给我强调Ableton的好处。比如,它有那种把很多歌曲绑在一起的编辑方式。”

“我知道我应该在技术上对我的工作方式做些改进,这样是好的。就算你只知道我见过的DJ Set。我团队的人都厌倦了我在黑胶上工作。所以,这就成了大家的问题。从一个轨道到另一个轨道进行混音是件很碰运气的事。因为结果有时候会很好,有时候却会很糟!所以,Darren Emerson和Jon Carter把我带到一边,向我展示了那些销售中的产品。我认为我是一个害怕改变的人,主要是怕改变之后,不能像之前那样顺畅地工作了。”

你的第一个新工具是什么? 

“Serato5。Darren和Jon说服我说,现在是改变的时候了。当然我尝试着尽快去了解这些DJ科技的功能,然后逐渐喜欢上了它。Serato给我拓展了全新的视野。让我能在我的Live Set上发挥更多。如果是过去,我的团队通常都得猜测我放的是什么歌曲,速度是多少。但因为Serato,让这些随机因素都消失了。”

“这也是我享受作为一名DJ的原因。我享受可能犯错的过程,也不在乎是否会弄得很糟。因为Serato,你不得不多考虑一些事情。你得更有组织能力。本来我认为年纪大了,不太能做得特别有组织性。但幸运的是,在这个转变阶段的同时我正好也开始戒酒了。因为戒酒让我有了清醒的头脑,所以事情也就变得简单多了。”

“最初是因为DJ接触到舞曲音乐的。当我感觉很难找到想播放的东西时,我就开始做自己的音乐了。那时候要是没有音乐,我就会不厌其烦地用Atari做。”

“我很大部分的工作是做一名DJ。虽然在Fatboy Slim事业起步后,很多人没有看到作为DJ身份的我了,但我一直都是DJ。这是我最初喜爱的东西。也是我做得最好的事。”

“不幸的是,30多年来,就算你怀着再美好的愿望,你最终还是需要一些情绪来刺激你进行表演。所以,酒精成了我生命中很大的组成部分,因为我喜欢成为喧闹人群的一部分。”

“在戒酒后,我真的担心自己不能再做DJ了。我觉得自己会变成废物。还好,扔掉酒瓶后,我找到了Serato。所以,才有了使用新科技的我。这真是太神奇了!感觉就像我第一次做DJ的时候,那么得兴奋。Serato上都是我梦寐以求多年的东西——出色的混音和编辑方式。有了它,你会很自然地联想到一些演出的场景,然后就知道怎么去安排你的Set了。”

“只有上帝知道我用了多少年的黑胶,而如今这一切都变了。这些日子,我需要的一切就是CDJ设备和CD,Serato以及Rane 57混音器。笔记本会告诉我,整个Set进行到了什么位置。但我还是会想让它尽量与众不同一点。当我应该注意人群反应的时候,我不会把时间浪费在看屏幕上。”

“唯一可怕的事情就是,科技可以代替你完成这些工作,完全不需要用到我。这样就会很糟糕。我很不想登上那样的舞台。我还是想要控制发生的事。我还是想在Set进行到一半时想,在这用这种或那种歌曲,会不会很有效果。你都可以用Serato做到——你只需要想出什么时候适合放入,速度都会自动同步。如果效果不是太好,也没人会在乎。这就失去了乐趣,不是吗?”

是什么说服你进入工作室工作的?

“到工作室里去工作对我来说的确很困难,并且这样的困难还持续不断。虽然,有很多创作工具能用于DJ,但是要坐在工作室里,从Scratch开始创作一首歌,事情就会变得不一样。”

“我用Atari做了20几年的音乐。大多数同龄的电子音乐人可能都是以同样的方式开始的——Atari和S950。这两样东西再加上一个混音台,你就可以做出音乐了。我就用这样的方式做出了《Youve Come A Long Way,Baby》。Atari和Akai让我买下了这栋房子。它们改变了我的生活。”

“在我内心的深处,我对改变工作方式的事还是耿耿于怀。如果你是吉他手,你可能很多年都会用六十年代的Fender Telecaster和Vox amp,因为没必要换你的设备。人们不会找到你,跟你说‘你还在用Vox amp?你应该换用Line 6插件了。’对于我,Atari,S950和TB-303是最初开垦事业用的工具,就如Telecaster和Vox amp对吉他手而言那么重要。不应该因为商店里有新的工具,就抛弃它们。”

当你看到两台笔记本一起运行Ableton时有什么感觉?就你现在的工作配置!

“我知道。可是还是觉得奇怪。感觉不对。”

你用Ableton做过音乐了吗?

“我做了很多小的片段,但在我想怎么把它们从笔记本里拿到外面的时候,常常会陷入困境。笔记本里有一种特定的限制,让你做出的音乐都属于一种类型。你可以在电台里听到,很多音乐的完成都是没有用到音乐键盘的。它们可能就在宾馆房间或飞机上完成了。有的人就只是在笔记本前面驼着背工作,用电脑键盘输入音符。”

“我不是在抱怨什么。也不是说这样的音乐就是垃圾。我只是说这样的方式很不同。但我确实不愿意做这样的音乐。”

你最近在忙什么音乐项目?

“Rizzle Kicks的单曲《Mama Do The Hump》。当时,我打开笔记本,在屏幕前盯了几个小时,最后还是决定说‘我们去楼上吧’。我有几个月没有打开过Atari了,但是它用起来还是很棒。我拿出所有的碟片,把上面的灰尘擦掉,然后给Jordan和Harley播放了一些采样。其实那时,我忍不住想笑。因为我发现Atari和Akais可能比这两个小伙子的年纪加起来还大。他们看着我的设备,忍不住问,‘这究竟是什么东西?’的确,他们太过于习惯计算机里的一切了。”

“当我开始烧录一些采样时,听到Akai里那种吱吱嘎嘎的lo-fi声音,他们跟我说非常喜欢。于是,我们就这样完成了第二首单曲。完全没有用到笔记本。”

有机会听到Fatboy用新东西做的音乐吗?

“这并不在我的计划表上。我有一个小女儿,我想看着她长大。所以我不想花太多时间去研究新的东西。这可能会是创作上的阻碍。但有Atari,我拿出一些黑胶,开始采样,然后加入一些节奏就可以了。”

你也可以用Ableton做到这些。可能用Ableton会更简单一点…

“我知道!你不需要说服我。我知道Ableton能做什么。[他打开笔记本,开始演奏一个压缩很重的音乐。]我昨天做的。我每天会拿到五六十首歌,我都会听一遍。选出可以在我Set里播放的东西。有时候,里面可能只有一段Bass或者鼓让我喜欢。如果我从不同的歌曲里找到4到5个不同元素,我会把它们放在一起做成新的音乐,最后到现场去表演。这就是Mash-up。”

“但是,像我之前说的,当我试着把笔记本搬到外面世界去时,我就会犹豫。我会很困惑,然后…直到一刻过去。我会关掉所有的东西,去厨房泡上一壶茶。”

“可能有时候,我应该咬紧牙关做完吧。我觉得,我应该坐在这,用Ableton做一首歌出来。这对我来说会有帮助。”

对于软件合成器呢?

“我用过这些,但是它们声音都太相似了。当然,你可以用它们做出让人惊叹的‘噪音’,但是它们不能带给我任何灵感。我知道,我并不是第一个这样说的人。但是这个时代,无论谁都能有无限的音色。如果你要某种Bass音色,你可以直接从网上去找一个拖下来。如果你想要那种Wobble Bass,在Massive里就有。我不需要这些东西。我不需要数字音乐的任何东西。我有点厌倦这些机械的声音。虽然看起来,我剪切了20年的采样,但我还是会想要做一点别的东西。”

“别把我看成那种顽固的只会抱怨的勒德分子6。我的确是带有一点这样的感觉,但我并不是每时每刻都拒绝‘改变’的。我也不认为只有Atari和Akai才是唯一合理的音乐制作工具。Ableton是很好的工具。我只是还没有把我的创作欲望跟笔记本联系起来。我觉得不久就会好起来的。因为我有这样的感觉。”

如果你是现在开始做电子音乐的年轻人,你还会选择那些老的设备吗?

“这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因为我花了大部分时间跟这些东西相处,也习惯了这样的工作方式。它们给了我很多的乐趣。任何用过老式Akai采样器的人都不会忘记第一次想让滤波器起作用的场景。通过MID控制,来调整那些花了50便士买来的黑胶唱片上的Loop。那些记忆永远都不会消失。”

“但如果我现在是18岁,我不认为我还会对Akai感兴趣。我应该会用Ableton。我的意思是…好了。我应该会做两种音乐,两种不同速度,不同感觉的音乐。把他们扔进Ableton里,这样我可以找到一种方法把它们混合在一起。”

“你可以想象如果我在今天这种Big Beat7时代用那样的方式演出吗?Christ,这是会让人充满愤怒情绪的!对于我,Big Beat就是我表演的东西。从这或那找来一些东西,然后看看它们能产生什么反应。在Akai上工作确实是很辛苦的。很多时候,都要看你的感觉。你需要剪 切,然后改变时间伸缩的长度,直到它听起来正确为止。虽然有时候,出来的作品会不太好,但过程一定是充满乐趣的。”

“好了,不要再说了!我知道你想说用Ableton也能做到这些事。其实,我几年前几乎是要转变过来了。我的经纪人让我完成Herve的单曲《Mashines Can Do The Work》。里面有很多Old School的东西,主要的框架都是用Ableton完成的。我带着对这个工程无限的热情准备开始工作,不过当我打开Ableton时,立刻被困住了。压缩,滤波器和EQ…我觉得这块拼图只剩下最后一片让我拼上去了。”

“我觉得很奇怪,如果你要我换到Ableton上,我应该会在原地兜一个大圈。因为之前我用Atari,Akai和一堆采样在工作。我会把Ableton当做那些配置的现代版本。嗯。它会是很棒的操作工具和采样音频音序器。如果我这样想的话…我真的应该行动起来,做一点东西了!”

有什么想对作者说?

avatar
  Subscribe  
提醒
Logic Loc
Logic Lochttp://www.logiclocmusic.com
乐极客创办人,独立音乐制作人,混音师。

Foxes:影响我的十张专辑

词曲创作者Louisa Rose Allen(Foxes)谈论改变她人生的十张专辑。

MixChecker Pro:终端设备的混音对比

这不是一次升级,而是一款全新的产品。

Ableton Live:节省CPU资源

如果计算机无法带动你的Live工程,那么,你不妨读读这篇来自Joshua Casper的文章。下面,我们将告诉你如何在Ableton Live中节省CPU资源。

- 广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