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月18日 星期一 20:05

Gui Boratto:总能带来惊喜

人物采访 制作人 Gui Boratto:总能带来惊喜

他是一位杰出的音乐人,即便在他最喜欢的厂牌/家族Kompakt中也一样。

你无法通过一场演出去定义他,因为他总能带给你惊喜。你应该听过不少Gui Boratto的作品,这并不奇怪。因为他在我们很多人还没有出生时,就开始做音乐了。这位巴西艺人将其折衷,充满色彩的制作才华用在了新专辑《Abaporu》里,评论家和粉丝们早已迫不及待了。

我们与这位从建筑师转行的DJ/制作人(虽然他并不称自己为DJ)聊了聊他最近的经历,《Abaporu》的意义,巡演生涯以及在国际机场遇见自己偶像的故事。

回看自己在Kompakt发行的第一张专辑《Chromophobia》,与《Abaporu》有哪些不同的地方?

恩,也许《Chromophobia》稍微稚嫩一些,之后的《Take My Breath Away》是它的续集。第三张专辑偏黑暗一点;它表现了我的摇滚情结。回看这些专辑,我认为《Abaporu》会更有《Chromophobiain》的风格和气氛。这其中有更多的成长和快乐。

这之中有不少Techno的倾向。有一些是流行的,有一些是为舞池设计的,有一些是偏轻松的。我很想让它更加多元化,表现一段有趣的音乐旅程。

制作人领域有各种的流派、风格和音色,你是如何看待自己的?

我不会这样或那样看待自己。我是音乐制作人,更多考虑的是我所喜欢的音乐。到目前,我已经有了很长的制作生涯,但我从不会用特定的方式去描述自己。

你曾说过,你做的音乐是受自己的生活影响而来的。在这张专辑中,生活产生了怎样的影响?

DJ巡演的生涯很棒,我很喜欢,很感激自己能有这样的机会。但大家都知道的,巡演的压力会很大。很多时候,你都是一个人。即便你身边有很优秀的巡演经理人,你还是会想家。你总是会很晚或很早吃饭,作息不规律。

在漫长的巡演过程后,要怎么保持高产呢?我会很早去吃饭,多花时间与家人待在一起,强迫自己去睡觉,调整生物钟。

你经常什么时候去录音室?

通常是早上5点。我喜欢每天的这个时候,没有任何干扰,城市中的人们都在熟睡,这时的我可以全身心投入到音乐创作中。我在一周之内都保持这样早睡早起的习惯,到了周末,就会恢复到了最饱满的状态。

你经常说“有人叫我DJ,但我并不是”。为什么呢?

首先,我是一个制作人,并不是DJ。DJ这个词被用得太多了。如果你的笔记本上有Traktor,你就是DJ了。如果你可以在CDJ上把两首歌混在一起,你就是DJ了。拜托…

这个世界上,只有很少一些人能成为优秀的制作人和DJ。最好的例子就是Laurent Garnier。长期以来,他都是一个非常特别的人。他在录音室中和唱机前都是十分专业的人。也许,Richie Hawtin也能算在这个列表中,但在我看来他更多是一个DJ,而不是制作人。

那么,真正的DJ需要什么?

我可以混音,但我并不是DJ。我不能做到Sven Väth他们在唱机后面所做的。真正的DJ可以即兴创作,可以将新歌与老歌混合在一起,让它们听起来像是一首。这需要真正的技术以及在观众面前淋漓尽致表达的情绪。这需要很多年的经验,我并不是说刮擦唱片之类的。我说的是,如何吸引别人的注意。这需要很多年的经验。

那么,除了制作人外,你还很会弹吉他,这应该是很早就会的技能吧。你最喜欢的吉他手是?

有很多最喜欢的,但如果不得不去挑选一个,应该是Led Zeppelin的Jimmy Page和Django Reinhardt。两个完全相反的人,一个很摇滚,一个擅长演奏吉普赛爵士。他们都是艺术大师。

我喜欢的还有很多。比如,Jeff Beck,我喜欢他的演奏方式以及他弹奏的电吉他。在我10岁的时候,我会一边放着黑胶唱片,一边弹吉他。我在学习如何演奏得更好,因为Jeff小时候就是这样。

我曾经见到过它一次。我不是追星族,也不会因为旁边有名人经过而感到不同。我的意思是,就算是麦当娜出现,我也不会为之动容。但那次我在机场,等一个航班。他走了过来,白色的头发,带着墨镜,穿着十分摇滚的装扮。旁边有人提着十个吉他箱子,追赶着他。那时候,我意识到…他是Jeff Beck!那时候,我内心开始震颤,冒起鸡皮疙瘩。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感觉,但他是我的偶像,我就这样突然看到了他!如果我有机会看到Jimmy Page,应该也会如此。

《Abaporu》这张专辑的名称是巴西的一副著名的画作,由Tarsila do Amaral于1928年创作完成。你是据此得来的名字吗?为什么?

这幅画作是Anthropophagite运动的艺术再现,为了摆脱欧洲艺术和巴西文化的影响。她的想法是破除欧洲文化,建立新文化。

在这张专辑中,我受到了很多不同的影响,比如摇滚、流行、爵士、布鲁斯,我将它们转变成了我自己的东西。现在,我所做的并不是记录历史。我想和她一样,将自己受到的所有音乐影响放进锅里,煮成新的佳肴。

你妻子在《Beautiful Life》中贡献了人声。能讲讲这背后的故事吗?

是的。这是一段很有意思的故事。当时,我问她,能不能给《Chromophobia》贡献点什么。我们坐在家里的录音室,我让她给《Beautiful Life》写点歌词。一开始,她很用力地演唱,听起来很有激情。但这已经是一首高能量的歌曲了,我不想再加入这样的感觉。于是,我让她放松下来。几分钟之后,我们重新尝试,她用倾述的方式,通过话筒记录了一些字句。简直太完美了!我喜欢这样的效果,就这样,《Beautiful Life》诞生了。

她有为你其他的乐曲献声吗?

2003年,《Plastic City》这张EP中也有她的声音。然后是我在Kompakt的第一张专辑。几乎每张专辑都会有她的声音。除了《Take Control》,那是巴西歌手Mari的声音。

有什么想对作者说?

avatar
  Subscribe  
提醒
Logic Loc
Logic Lochttp://www.logiclocmusic.com
乐极客创办人,独立音乐制作人,混音师。

Ableton Live:模块世界

探索Live的全新模块化乐器。

LevelView:实用的响度表

LevelView是一款高度创新的实时响度表。
- 广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