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PA Microphones:适应改变

DPA Microphones:适应改变

2014年12月,丹麦的DPA Microphones接受了全球性私人股本公司Riverside的融资。Riverside也是德国扬声器公司Teufel和美国音频公司Blue Microphones的投资方。

CEO Christian Poulsen在那时说道:“DPA依靠强大的创新和产品研发能力,在市场上享有良好的声誉。在与Riverside联手后,我们有信心将DPA的潜能发挥到极致。”

随着市场竞争的日趋激烈,预算逐渐成为高端技术应用的门槛,DPA将利用投资对其产品做适配和提升——消息指出——DPA将做它们擅长的事:实验。

1992年建立的DPA,将重新调整其产品线——以及它们的市场——以瞄准不同领域的消费群体。产品被划分成了三个主要的组别:人声和演出市场(由DPA的d:facto人声话筒领导);可穿戴话筒;以及面向装置市场的话筒。

Christian-Poulsen
DPA的CEO:Christian Poulsen

可穿戴领域得到了特别的关注,尤其是在广播领域的应用。Poulsen相信,这将是公司未来的主要增长点。“无论是新闻播报员使用的领夹式话筒,或者舞台演员佩戴的话筒,都满足了类似的需求。同时,它们都与无线系统有关,”他说。

去年,DPA研发了全新的项圈话筒——故事要从丹麦版《老大哥》的团队会议讲起。如何从那些未知的普通人身上获得好的声音——有时候有衣服,有时候没有——不能通过技术的支援?真人秀的工程师想出了项圈话筒,后来DPA将它变成了产品。

“它不仅仅是《老大哥》的话筒。就连Microsoft的新CEO,都在他Steve Jobs风格的演讲中佩戴了这样的话筒,声音很完美。”

为了推广d:screet项圈,DPA做了一个推广活动,免费提供话筒给那些想出“100个最佳使用方法”的人们(参见:DPA Microphones的项圈话筒比赛:获胜者!

NO-MODEL-dfine-in-ear-headset-dual-ear-mount_single-in-ear
d:screet项圈话筒

“想法太多了,有些你根本想象不到,”Poulsen笑着说。“其中有一个是将它放在外出觅食的狗狗身上。这是我们有史以来举办得最成功的活动,因为它充分地调动了人们的积极性,激发了灵感。”

DPA刚通过它的d:fine产品线发布了一款新的话筒,主打入耳监听功能。

新的头戴式话筒已于2月末发布,主要针对广播主持人和嘉宾,现已开始铺货。

“我们与一家丹麦的电视台合作,因为他们想通过头戴式耳机听到制片人的声音,”Poulsen说,“不需要高品质的声音,但要能听清制片人在说什么。他们之前使用的是带透明管子的耳机,看起来像FBI的特工一样。但有了新的d:fine头戴式耳麦,你根本看不到他们带了耳机,因为所有的走线都与话筒在一起。”

DPA-dfine-in-ear-on-model-in-tv-studio
d:fine头戴式耳麦

适应改变

DPA也在装置市场中找到自己的位置——为欧盟委员会的翻译们提供话筒。去年,翻译们要求,除非给他们换上新的话筒,否则拒绝回去工作。在多次尝试和失败后,他们选择了DPA的d:vote乐器话筒。

“所以现在,我们有了一条完整的装置话筒产品线,”Poulsen说,“这并不是我们最初想要进入的领域,但它是一个不错的市场,利润很可观。在这个市场里销售话筒与别的市场很不一样。”

公司始终以保持适应性作为目标。DPA的一大优势就是,它们随时准备好与艺术家和工程师一起研发和优化设备:比如,d:facto电容话筒,就是与《丹麦好声音》的工程师合作的——他发现,电视节目的人声需要比现场演出更多的高频。工程师通过调整EQ来补偿——而DPA决定在话筒里实现这些。

去年,DPA受邀为Kate Bush的巡演定制话筒,将4018 d:facto话筒头整合到头戴式耳机中。为完美主义的Bush制造头戴式耳机可谓煞费苦心——且造价不菲——但Poulsen相信,就是这些持续的实验在推动公司的前进。

“我甚至不知道,我们是否会将那个头戴式话筒放入产品中,但我们始终在学习。之所以要做这些项目,是因为它们既有乐趣,又有教育意义。”

的确,音频行业的教育对Poulsen而言是极为重要的:为了这个目的,DPA在自己的网站上创办了“话筒大学”。公司积极地扩展着内容,力求将它变成一场音频技术资源的盛宴。

“我们发现,除了直接搜索某个产品,我们的‘话筒大学’是被搜索最多的部分,”Poulsen说道。

来自美国和欧洲录音学院的专家们,为这个不断更新着的教育网站贡献着他们的意见和知识。修订后的“话筒大学”还将有DPA技术的介绍视频。到目前为止,这些还只能通过DPA员工亲自介绍。Poulsen希望新网站能在春天到来之前开放。

dpa-dvote-4099-on-bass_3

声音从哪来?

“我们看到了现在录音领域中一个非常有趣的趋势,”Poulsen继续说道。“即便是大型的交响乐团,都在尝试将话筒放到每件乐器上。当你聆听它时,声音真的很优秀:只从那些近距离拾音的话筒中提升了10%,就会对声音品质造成极大的影响。”

这样的趋势也让DPA产生了兴趣,它们的d:vote话筒就是为近距离、高品质的乐器录音设计的。作为教育活动的一部分,DPA会指导用户配合它们特定的乐器,找到d:vote话筒的最佳使用方法。

dpa-dvote-4099-on-dobro_3

“我们尝试在每次乐器演奏时,找出声音的根源,捕捉每一个细节,”Poulsen说道。

“如果你使用的是全指向话筒,它将拾取整个乐器的声音。当你换回指向性话筒时,你需要知道它该放在哪里。”

“我们在话筒的离轴响应上远胜对手。当你发现小提琴或吉他的声音并不来自一个位置时,你会突然意识到离轴响应的意义。声音会来自弦乐,来自身体,来自乐器的开口。”

随着DPA教育网站的完成,我们都将有能力够判断出任意乐器的声音位置。说到DPA的下一次创新,预计将会更具挑战。

官方网站:www.dpamicrophones.com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