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min van Buuren:传奇制作人/DJ

Armin van Buuren:传奇制作人/DJ

在跳舞音乐的世界里,很少有人能拥有荷兰超级明星和Trance先锋Armin van Buuren这样的人气——他震撼了全世界无数的俱乐部和音乐节。

“UAD-2插件与其他插件的区别就像白天与黑夜。没有它们,我无法了解我的制作。”——Armin van Buuren
“UAD-2插件与其他插件的区别就像白天与黑夜。没有它们,我无法了解我的制作。”——Armin van Buuren

这位周游世界的制作人/DJ被DJ杂志五次评为世界第一,他的事业和作品为他赢得了许多奖项和提名。

除了发行自己的第五张专辑,他还是“A State of Trance”(周播电台节目)的主持人——通过全世界100余家电台,积累了3300万的听众。

这里,van Buuren将谈论他的作品、录音室合作以及Apple Logic Pro X和UAD强大的插件。

A State of Trance,取得了很大的成功。你想过它能做这么长时间吗?

我料想到“A State of Trance”会做很多年,甚至一直做下去。不过现在的Trance流派正在自我改造。Mark Sixma、Jerome Isma-Ae、Orjan Nilsen、Andrew Rayel和David Gravell这样的新人,正在给人们带来了越来越多的新鲜声音。

作为DJ,站在观众和制作人之间的位置,是很有意思的。我可以跟随音乐的发展,追逐我最喜欢的声音。

我经常跟自己说,我不能只是为做(A State of Trance)而做。音乐必须要有启发性。我想说,每一周的两个小时根本不够。每一次,我都会有足以填满3、4个小时的音乐。为了我的DJ set,我得去听所有新的Trance音乐,当然,这也为我提供了便利。

你与很多制作人/音乐人有过合作。这些合作是怎么开始的?

说实话,我没有标准的工作方式。有时候,人们找到我,说有一段不错的人声。但每首歌的诞生方式都不尽相同。

很多时候,我会从钢琴开始,然后发出小样。《This Is What It Feels Like》是从6/4拍的Rhodes部分开始的,这在舞曲中,算是很奇怪的拍号,但歌手(Trevor Guthrie)却能在它上面完成很棒的创作。

专辑《Mirage》中的《Feels So Good》则是在厨房中创作出来的。那一天,我的兄弟正好在那边弹吉他,晒太阳。

我喜欢在某一时刻被灵感触发。我不会总是从四拍底鼓和贝斯律动开始制作。很多时候,只要听到一段不错的旋律,就能触发灵感。对我来说,不存在所谓工作的“黄金”法则。

除了使用已有的采样或预置,你会经常制作自己的音色吗?

对于合成器部分,大概是一半一半,我会用已有的音色库,也会制作自己的预置。我们也会录制很多真实的乐器。

《Intense》这首歌,邀请了Miri Ben-Ari演奏小提琴。我用MIDI写完小提琴部分,然后飞到纽约去找Miri,在Pro Tools中完成录制。然后,我回到荷兰莱顿市的家庭工作室中,把原文件拷入已完工的Logic项目中。最后的母带环节,我又将所有文件发回纽约,交给The Lodge完成的。

你的长期合作伙伴之一,是制作人Benno de Goeij(排名第一的是Jochen Miller)。能给我们讲讲你们录音和混音的工作流程吗?

Benno是我的好朋友。一起工作时,我们通常会从人声或旋律开始。有时候,也会对其他好听的音乐进行重制。我的大部分工作是在Logic Pro X上完成的,我喜欢MIDI带来的可能性。

你选择的宿主Logic Pro X对你和Benno的工作流程产生了怎样的影响?

我喜欢Logic Pro X的原因是,我可以导入通道条,包括MIDI和总线路径。Benno和我的工作方式大概是这样:我们所有的设备都连接到了工作室楼上的一台老的Apple服务器上。它储存了我所有的采样,我可以使用这一台服务器同时开启两个工程,高效地工作。Benno和我都各自打开同样的工程,导入带有MIDI或音频信息、自动化之类的通道条,有效地合并我们的想法。

在这些项目中,你们会怎么进行监听?

我们喜欢让其中一个人带上耳机,另一个在主PA上混音或编曲。两个DAW上的设置都是一样的,所以我们可以在两个DAW上打开任意的项目。这样的工作方式非常顺畅。

我们通常会将所有音轨都通过总线——一路是底鼓,一路是贝斯,一路是合成器主音,一路是人声,一路是效果。我们这么做是为了给混音留足动态空间。我们希望Lead音色不超过-10dB,底鼓也不超过-10dB。

当你混音时,会压缩总输出线路吗?

我们自己做参考时,会尽可能地压缩,让声音变得响亮。

不过,如果是把音乐发去做母带的话,我们不会进行压缩和限制,动态空间会至少留到6dB。这样,母带工程可以继续加入EQ和效果,拥有更多操控空间。

参考混音对于时常巡演的我们来说很有帮助。作为DJ,我每周都要演出,这些混音适合用来测试音乐。这是一条黄金法则——即便只是粗混的版本——如果编曲存在问题,你也会立刻听出来。

“音乐有太多不确定性,”van Buuren说道。“新的技术、新的音色和新的插件层出不穷——甚至,还有新的音乐制作方式。”
“音乐有太多不确定性,”van Buuren说道。“新的技术、新的音色和新的插件层出不穷——甚至,还有新的音乐制作方式。”

你会在参考混音的总输出线路上放些什么?

我们通常只会放Precision Limiter插件,或者是Teletronix LA-2A。

底鼓是舞曲中很重要的部分。你是如何雕琢它的?

最近,我喜欢上了Xfer Nerve软件出品的鼓机。你可以通过它整合声音,制作自己的底鼓。通常,我们会选择已有底鼓的高频,自行添加低频——用合成器来填入一些需要的低频。然后,我们会加入一些压缩,让底鼓更有劲,帮助融合,让声音成为一个整体。

在雕琢混音的低频时,你会用哪些UAD插件?

Ampex® ATR-102磁带录音机插件和Studer® A800多通道磁带录音机插件,能给贝斯音轨做漂亮的修饰。

另外我最喜欢的还有Pultec Passive EQ组合。我喜欢不加任何提升地使用——只是插入它,便能让现场元素和合成器完美地融合——只是通过它的虚拟电路。

有喜欢的UAD混响吗?

The Lexicon® 224数字混响插件用在人声上很好。它能增加动态,不会弄脏声音,能给音轨注入魔法。

当需要动态处理时,你会用什么?

我会在每条鼓轨道上使用SPL Transient Designer。它能让声音拥有不错的瞬态。如果你想要一闪而过的瞬态,“哇”,你真的可以试试这个插件。

我也喜欢Precision De-Esser插件,它通常用在人声轨道上。Teletronix LA-2A也很适合人声。FATSO™ Jr./Sr.磁带模拟&压缩器特别适用于鼓组,能够让军鼓的声音更清脆。

随着事业的发展,你会不会惊讶自己的工作流程发生了如此大的变化?

是的。我来自老派的MIDI制作世界。当我在96年制作音乐时,使用的是Apple G3,很多外部设备,大型混音器和DAT机器。现在,插件提供了太多的可能——但出于一些原因,我还是会尽可能地利用每个系统!我喜欢UAD,因为你可以不断地添加插件,直到触及性能的边缘。它们是我目前的基本工具。没有它们,我已经无法工作了。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